追赶法船的一叶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我修炼这么多年,非常惭愧,从未写过一篇心得体会。每次看完同修的文章,总认为自己悟性差,也没写作能力,现在反省自己还是因人的观念太重,自私、懒惰、求安逸、只想索取不愿付出。所以这次我想写,就是不发表我也不后悔。

一、有幸得大法

我有位同学因身体不好学了不少气功,在九二年某一天我遇到她,很随意的说:“听说你练了不少气功,对身体有好处吧?哪天有空我也跟你练练,我近来身体感觉很不舒服。”她说:“好,你等着,听说有位气功创始人要到合肥传功,到时我喊你。”我说:“那好啊,能跟创始人学功,我去。”

九三年十一月二十日晚下着雪,我下夜班回到家,大桌上有两张票:一张是去合肥的汽车票,一张是听气功报告会的门票。我知道是同学送来的,当时心想:外面下着雪,路滑,我们这离合肥还有这么远,坐汽车不安全,我不去了,等她回来我把票钱付给她就行了。第二天早上睡的很沉,朦胧中听到楼下的老太太大声对她女儿说:“去合肥的车子马上就要开了,你还不快走。”一下把我从梦中惊醒(后来悟到那时师父已经在管我了,是在借别人的口叫醒我呢)。我跳下床,把窗帘一拉,是个大晴天,一看表离开车就五分钟了,因我家离开车地很近,我快速的穿上衣服也顾不上洗漱了,拿着票就跑,上车车就启动了。

在合肥农学院听一场师父的法轮功报告会,感觉讲的太好了,当听到:师父说在学习班上亲自给学员调整身体,要把学员的身体调整到奶白体状态,象初生的婴儿一样纯净时。我高兴的对身边人说:“这多好啊,我们都到中年了,谁身上没个毛病,一下能把身体调到这么纯净,我一定要参加学习班。”(我从来没接触过气功,只知道炼功祛病健身,初期是抱着强烈的求心来的。)回到单位请假特别顺利,家里也支持,第二天赶到合肥报名参加了师父在安徽省合肥市办的第一期学习班。

听到师父讲法越听越爱听,越听越想听,越听理越明,心胸一下开阔了,以前吃的苦啊,恨啊,怨啊,心里不平衡啊,被师父的真、善、忍的法理一一解开了,驱散了,消失了。那几天真的象变了一个人一样,世界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仅仅几天身体就被调整,净化了,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二、洪法

当时回来,见谁都说,滔滔不绝。有人说:你就参加了几天气功学习班,回来怎么象变了个人样。当时虽然就是那状态,有些人不理解但还是有有缘人愿意听的。

九四年四月十五日我又参加了师父在合肥办的第二期学习班,这次参加的人数比第一期多了不少,我们就包了一个中巴车,下班去,听完课晚上赶回,还不耽误白天上班。汽车司机也被我们讲动了心,也买票進班听了课。

这次我们回来在全地区不定时的联系同修集体交流心得、体会,纠正新学员的炼功动作。因我们单位条件较好,用个场地也方便,所以每次都由我们组织。因当时《转法轮》还没出版, 《中国法轮功》的修订本也不常看,只知炼功不知学法,所以心性提高的很慢。一直到九六年四月,我们参加了安徽省总站组织的“法轮功辅导员培训班”,我们通过几天的通读《转法轮》、交流,心性达到了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明白了学法的重要性。回来后立即组织大家定时定点集体学法,晨炼也由原来的僻静处转移到最显眼之地。

“维护不维护这个法,宣传不宣传这个法,洪扬不洪扬这个法,将来同化不同化这个法,都是你们大家自己的事。”(《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关于正法的意见 〉)通过学法,我们切磋决定一定要把法轮大法在本地区范围内全面洪扬。之后我们基本上每周都到周边的县、乡、镇、厂、矿去洪法。有条件的就组织大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就象办班那样,每天看一讲录像,再教一套功法。所到之处只要有人学,我们就负责到底,帮助组建炼功点,选坚定、热心的人为负责人。

就这样,法轮大法在我地区迅速传开。那真是“大法洪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精進要旨》〈拜师〉)

三、证实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听说合肥公安抓了大法弟子,我们马上到合肥同那里的同修一起到省委上访,要他们放人。那天去的人特别多,在省政府对面的广场都站满了来上访的同修,全省各地的都有。大概在上午九点左右,省委里出来很多警察,又来了几辆大客车。同修们胳膊挽胳膊,同时背着《论语》。那场面非常的壮观,当时没觉的什么,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啊。警察把我们的学员往车上拉,我们被送到了一个地方集中起来。后来由单位去人把各自单位的人给领回去了。回来后就听到,看到广播电视在铺天盖地的对师父对大法進行诽谤、造谣、污蔑。当时心里特别难受,想不通这么好的法,这么好的师父,政府为什么要取缔镇压?

我们的学法炼功的环境被破坏了,有许多人由于怕不敢炼了,公安三天两头来找茬,在单位也不放过,交书、表态、谈话搞的终日不得安宁。九九年十二月我们一行六人决定去北京上访,当时没经验,六人上火车坐在了一起,查票时被车警怀疑问我们去北京干什么,我们理直气壮的说是为法轮功上访。结果在半路就被绑架下车,被关在车站的铁门里,后被当地公安接回后,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有一同修被非法劳教一年。

之后,我们开始了散发真相资料,刚开始散发时,心里那个真是“怕”呀,那大概是在二零零零年的夏天,散发的时候口干舌燥,心提到喉咙眼,脸涨的通红,手脚都在发抖,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坚定大法的信念,怕心慢慢的磨掉了、修去了,每次上多高的楼走多远的路都不感到累。回来身体还特别的轻松,知道是师父在鼓励弟子。

因真相资料的事牵连到了我,邪恶把我又绑架到看守所。我没有一点怕,整天乐呵呵的,那些被关的常人问我:“别人進来都愁眉苦脸的,你怎么总是乐呵呵的?”我说:“我就是要把吃苦当成乐。”我就背《洪吟》〈苦其心志〉给他们听,还背师父其他的诗和经文。他们中有的人还叫我写下来说出去后看,我还告诉他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是按真、善、忍做的好人,电视上都是假的,他们都相信,我在里面炼功时他们还给我站岗呢。一个月后我出来了,在这期间家里人因我也承受了许多、许多。在这就不多讲了,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有福报的。

二零零二年五月底,我们这办了洗脑班,我是第一个被绑架進去的。当时心里着急,外面的同修还不知道,用什么办法通知他们呢?当时的“六一零”从外面找了三个邪悟者,她们开始讲什么我一句也听不進去,后来“六一零”的人说:“你只要转化了就放你回家”。这句话一下就打進了脑子里,心想,要能出去可以通知同修离开不進这个班。我说:“那我转化”。 (现在悟到那一念一出,就踏上了贼船,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他们可高兴了,指着那三人就说:你多和她们交流,叫她们跟你讲如何写“三书”。就这样我听進去,跟着就是一发不可收拾。最后发展到帮着邪恶去转化其他同修。结果只要進洗脑班的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转化了。当然也有人一出洗脑班后悟到不对,就马上声明从新返回到修炼中来,我就这样摔倒了,这一趴就是四年。

觉醒

二零零六年五月我看到师父的新经文《走出死关》:“我希望走错路的学员不要再一错再错,也许这是师父最后一次对这样的学员讲法。抓住机缘,无量众神在看着你们,我与大法弟子们也在盼望着你们走回来。”这使当时邪悟的我猛醒,我们的路走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悔恨、惭愧、心痛使我无颜面对往日的同修,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马上联系还在迷途中与我要好的几个人,我们学习了师父的法后,大家都表示要立即迷途知返。

我们这几个以前大多都是各点的负责人,各自回去都去找被转化了的其他学员,公开向他们承认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希望他们不要因为我们的错而错过这万古机缘,这样一来大多数都回来了,还有个别顽固的我们也不放弃,常和他们联系,不失时机的引导,在师父慈悲苦度和法理的感召下基本都从新走回修炼中了。

重返修炼后,当务之急是“补课”,我首先静下心来把师父所有的法系统的学了一遍,每天就是学法炼功,在师父的加持下,身心升华的非常快,我是关着修的,但在这段时间里我明显感受到体内的能量,是个人修炼时从未有过的。以前打坐一个小时是咬牙切齿的坚持下来的,现在一坐就是一个半小时,有时间还能继续。真象师父讲的就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看《转法轮》时法理一个接一个往脑子里打,意义、涵义和以前理解的也不一样了,一下就明白了很多,这时我才真正明白什么是“修炼”!悟到恩师一直没有放弃我这个迷途之徒啊!

师父说:“特别是有些学员在国内做的不好、犯了错误,正法没有结束,你赶快追上来。”(《美国首都讲法》)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弥补给大法的造成的损失,帮着同修把耽误的时间补回来。一下回来那么多学员,大法书和资料成了棘手的事,有人埋怨其他同修对我们有戒心不支援,我就说:别怨人家,是我们自己犯了错,要想得到别人的信任,首先要修好自己,按照师父要求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我就联系外地同修给予援助,这样基本人手一本《转法轮》。另外,我叫女儿教我电脑的基本操作,又买了打印机,在懂技术的同修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上大法网站,下载《明慧周刊》等资料。还学会了在钱上打印真相,灌制MP3、MP4,帮助同修上网“三退”。只要同修需要,我都责无旁贷的去做。

有一位同修是我单位的,后随儿子到了上海,沟通后她表示要重返修炼。但没书看。她周围也没大法弟子。我决定送书到上海。就在我第二天要动身时,突然发烧,腹泻象食物中毒一样,我知道是邪恶在干扰,就发正念说:你动摇不了我,我明天就是爬也要去。一路特别难受,老是要拉肚子,到每个停靠点我一下车就往厕所跑,到了上海第二天就象没事一样,一切正常。

随后我们恢复了学法小组,学法,发正念,散发真相资料,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达到了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在奥运前,当地邪恶也向部份学员進行干扰。但大家都互相配合,鼓励,发正念铲除,不为其所动。正法的脚步一刻也没停过,当地也没一位学员被绑架。得知邻县的弟子被绑架,那里的学员情绪低落,正法的事停了下来,我们就去了几位同修与他们沟通,交流也达到了很好的效果。师父说:“旧势力它们安排的有序,我做的也很有序。”(《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有这个愿望而已,没有师父的呵护我们什么也做不成。

在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中,也有些为了去执著心而剜心透骨的经历。那些执著随着修炼一个个放下后,回头一看真的什么也不是,不值的一提。我们就是这样一点点不知不觉修上来的,啰啰嗦嗦的写了这么多,也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象个流水账,不管怎样我终于把个人修炼过程写出来了,一是向师父和同修作个汇报,二是要去我怕写文章的这一执著。回顾自己整个修炼过程,是跌跌撞撞,跟头把式的走过来的,从入门到现在已有十五个年头了,就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也长大成人了,不能再让恩师为我们操心了,师父的法讲的再明白不过了,只有如何去做了。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在救度世人中正念正行,走好最后的路,兑现史前的誓约。

耽误了同修的宝贵时间,层次有限,有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感谢师尊!感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