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之年修大法 钢针从体内自动脱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我今年71岁,于2007年10月得法。

得法前我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一个偶然的机遇,我割舍了多年的信仰。不是耶稣基督主不好,而是大法的美好让我不得不放弃信主。

那是2007年9月的一天夜晚,已是下半夜3点钟了,我下地时一个不小心,把大胯摔骨折了,当时怎么挣扎也起不来了。我的丈夫已去世,儿子、儿媳都是聋哑人,我们又是东西屋住,所以无论我怎么哭喊都没有人来帮我。痛苦中,我诚心实意的呼唤着:主啊!快救救我吧,让我站起来吧!无数遍的祷告也无济于事。

大约在凌晨5点多钟,我硬是挺着,抓住了座椅,把椅子都拽倒了,又好歹支撑着抓住炕沿,最后总算是爬到炕上,这时我已是精疲力尽了。

天亮后,在人们的帮助下我住進了医院,做了手术,打上钢针。10天后出院了,在家慢慢的养吧。

10月份,我的好朋友,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姐妹来看我,她劝我说:“炼法轮功吧!你会很快好起来的。”她给我讲了法轮功的美好,举了很多修炼大法后心性的提高和身体发生巨变的例子,也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我知道她说的一定是真的。于是我毅然决定修炼法轮功。

当时我只能看《转法轮》,不能炼功。尽管如此,大法师父也开始管我了。手术4个多月时,我去厕所时,一根钢针不知怎么自己从大胯里面掉到了地上。我惊喜万分。同修们也赞叹大法的神奇!师父太伟大了,我更加努力学法,不断的提高心性。

开始时,自己还依赖师父,希望师父快点给我把骨折治好。学法中我渐渐明白了,骨折不是无缘无故的,而是以前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力所致。正如师父讲的那样:“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洪吟》〈因果〉)。法理明白了,我不再求了,不再执著我的腿啥时候好了。

也就间隔20多天吧,第二根钢针又奇迹般的自己蹦出来了。这钢针有半尺来长,象织毛衣的针那么粗。同修们也夸我法学的好,有个同修还拿来像机照了象。

这时,我的人心上来了,老琢磨着第三根钢针啥时候能出来呢?这么执著,当然就不能出来。自己也想,第三根不能这么快了,这执著心得去呀!可是我不悟啊。后来住在市里的儿子回来了,说什么也非得让我上医院。大夫当然就是常人的手段,说:你不动手术拿出来,你一活动,万一钢针走到别处就有危险了等等。我的正念也不强了,半推半就的做手术取出第三根针。

过后学法中我逐渐明白了,师父说:“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个绝对的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本来修炼是严肃的修佛,每个执著心都得扎实的修下去,才能不断的升华上去。原本很神圣的事,让我的执著心弄得就不那么神圣了,真是后悔呀!接受教训以后,在学法中,我不断的归正自己,正念正行,用法约束自己。

学法前,每当聋儿媳跟我吵架,我也一样跟她吵,哑语我也会,我们谁也不服谁,我还气的够呛。学法后,我知道是非本是前世怨,是我以前对人家不好了,这世我得还呀!她再跟我吵时我就乐呵呵的对待她。由于我态度的改变,一家祖孙三代关系溶洽和睦了,孙子媳妇主动给我洗头,洗澡,洗衣服,打扫卫生等。

我每天晚饭后,五点开始看老师讲法录像,每天早上五点开始炼功,其它时间看看经文或明慧文章等。现在我的身体变化很明显,脸上原有的一大块老年斑不见了,脸色白里透红,皮肤有光泽且细腻,多年的失眠症不见了,能吃能睡,也不忌口了(原来有糖尿病),脑血栓的症状也消失了。我的这些变化在亲朋好友中也证实了大法的殊胜伟大。

得法后,我更加深知“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自己家儿孙五口人全做了三退。我又劝亲戚朋友们三退。有的人说,你看你啥都信,我们啥也不信也不退,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说什么风凉刺耳的话的都有。我知道这是给我提高心性呢。

学法修心炼功,以及在我身上发生的神奇事,让我认识到我终于找到真法大道了!我要一直修下去,直到生命的永永远远。

最后,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会勇猛精進,以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