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让我返本归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一九九六年五月我得法后,与同修相互配合,建立各乡大法辅导站,成立学法点,送宝书,传经文,教功法,风雨无阻。一九九九年大法和师父遭到诽谤,大法弟子遭到迫害时,我们走上了证法护法之路。

(一)在看守所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十月初,我们几十个学员在一起学法流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举报,被县公安和乡政府人员软禁在县公安礼堂,我们集体炼功,不怕县政府官员的各种威胁、恐吓和利诱,坚定信师信法的意志,坚持修炼。他们对我单独刑讯逼供,一位女科长问我:“谁叫你们在这里炼功的?”我说:“就是你们叫我们来这儿炼的。”

在这第一次被非法拘禁十一天中,我们整体绝食抗议,看守所所长见我们虽然不配合他们一切行为规章制度,却自律其心,行为表现威严神圣,他从此不干涉我们在那里的一切修炼行动,还号召全体犯人向我们学习,公安和狱警都认为抓错了人。

(二)去北京证实法

刚从看守所出来,我们无执无畏,排除一切阻扰,绕道去北京“信访办”交完上访信,填写表格后,被软禁在信访办的一个大厅里时,我们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進行了首次大交流后,一起庄严地炼了五套功法,让看管我们的便衣及所有工作人员大开眼界,美妙的动作让他们赞叹不已。在驻京办,我们高境界的行为使他们感动,把我们作为好朋友,希望我们有机会常去。多告诉他们些大法真相。(后来迫害升级,他们不得不违心的加重迫害。)

驻京办官员客气的把我们送上列车,放心的让我们自己返回。下车就被当地政保科戴上手铐,押到县公安局,几个领导专门审我,当看完我的上访信后,无条件的叫我丈夫和乡书记把我接回,而一同上京的同修们,却因怕心配合了他们,被罚款和非法拘留数天。

前面的顺利,我起了欢喜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和复杂的有求之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一个星期后,我被邪党人员骗到乡政府,那个乡干部把我押送到县看守所内,长出一口气后,当着我和所有公安干警说:“这下我终于可以放心了。”在那里我还不知向内找,又生了争斗心,拒绝家属亲戚的担保,但还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三)在劳教所证实法

刚去劳教所,同修们按照师尊的法理,互相鼓励,整体配合,开创学法炼功的环境。我们发挥特长给干警讲真相,我们所在的中队干部们,从我们的言行中知道了大法的美好,每天都叫其它劳教人员向我们靠拢看齐,处处以我们为标准。我们炼功时,干警们有躲到一边或坐到大门口给我们放哨,让其他犯人给我们站岗,发现劳教所领导和管教科长来了就给挡开了。

开始一段时间,我们每天集体在中队的操场里公开早上炼功、下午学法和交流。后来被其它中队不明真相的干警恶意举报到所里,管教科叫犯人看管我们,只要炼功就打我们。有一次,我的两个肾脏被他们严重踢伤,拉血尿半个多月。两个中队长看见我们被打伤,为我们伤心,劝我们:“何必吃这苦头,法轮大法确实好,你们回去后再好好炼吧!”她们还向我们要了一些大法书籍,都说她们退休后也要炼,中队长对我说,她母亲死得太早了,没有得到这个大法很遗憾。

劳教所经常突然袭击,搜查所谓“非法犯罪”物品,其它中队的大法书籍常被抢窃损坏,而我们所在的中队大法书从来没有抢走一份。我们用衣服缝成背包,把所有的大法书都背在身上,时刻准备以身护法,法在人在。所以不管邪恶如何猖狂也不敢动我们。有一次,有位老同修的手抄《转法轮》被一个不明真相的管教抢去了,我和老同修去要了回来。

当初中队板报上出现了一次诽谤大法的内容,被我们几个同修在被拳打脚踢的过程抹去了一些,没抹掉的部份,中队长叫人全部洗净,从新写上了生活小常识。

劳教所长在一次两千多人的大会上诽谤师父,攻击大法,我们几个一同站起来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吓得其他犯人发抖,所有干警目瞪口呆,女所长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大会无法继续進行,慌忙收场。

二零零零年六月劳教所设陷阱,把我们集中到一个封闭式的独院内進行高压和更残酷的不可告人的秘密迫害。在离开先前那个中队时,我们在最高处拉开了巨大横幅“法轮大法”,那是我们几个同修用了几个通宵用钩针和毛线织成的。横幅一展现出来,所有人都震惊了。在场的大法弟子全部恭敬的双手合十!好几分钟后,几个恶人回过神来,冲上楼来抢不过去就想用打火机烧,立即被明真相的中队长制止。叫我把横幅叠好交给她,她帮我们保管。

(四)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邪恶指使犹大指名点姓要和我“交流”,成群结队来看我,散播歪理邪说动不了我坚信大法的心,反而把它们带出来和卖给其他同修的邪书全部烧掉,销毁干净。它们又借附体想对我下毒手,我每次都请师尊加持,用正念反制邪恶,坚决不接受它们的任何东西。

邪党“十七大”那天,我没任何防备,刚把新请来的很多宝书拿出来,全部放在供桌上,准备吃过早饭就给急需的同修送去。正在煮面条,突然看见好几个邪党人员已经進入我家门了,当时的我没有一点怕心,只想如何把师父的像和宝书保护下来。在师尊的加持下,邪恶之徒可望不可及,干瞪眼,慌慌忙忙地溜走了。

早在过年前,朋友熟人都劝我七八月份邪党奥运前一定要出去躲一躲,等奥运结束后再回来。我们谢绝朋友的关心,坚决的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反过来给朋友揭露邪恶,讲清真相,还帮他们“三退”保平安。稳下心来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不被常人的“人权圣火”和邪党的“奥运邪火”所动。

七月三十日,邪恶之徒全县搜捕,许多同修被抄家,被绑架的同修有三十多个。我为流离失所的同修担心,人心浮动,致使邪恶乘虚而入,進了我的家门。我以身护法,揭露邪恶,向他们讲真相中,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几十个恶徒一无所获,仓皇而逃。

由于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