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六日】在二零零五年冬季,因资料点出事牵扯到我,被我县公安恶警绑架進当地看守所。县政保科科长对我恐吓:你只要说出全县主要谁做的,与上线怎么联系的,就马上放了你。一开始我什么也不说,他们急了:县里法轮功的传单、光盘满天飞,你是站长,能说不知道?我坦然的对他说:“我知道,也不告诉你。”他气极了:“好,你不说,我就永远关着你。”当时我还觉的挺仗义:“关着我也不说。”后来一直在县看守所非法超期关押了我四个月。

后来,我悟到:在法理上我悟错了,我不说你也不能关押我,我做的是世间最正的事。就开始绝食抗议关押,结果绝食第十三天,堂堂正正的出来了,公安局都没敢提让我写“保证”的事。政保科长还假惺惺的对来接我的丈夫说:“慢点慢点,回去好好营养营养,多做点好吃的”。我丈夫愤愤的对他们说:“你们做的缺德事,好好一个人,看你们给折腾成啥样了”。

这次经历,在另外空间也是惊天动地的正邪大战。我進去后,外面全县大法弟子就开始了大面积的发正念。一个开着修的大法弟子,看到另外空间曾庆红指挥着七千万妖魔,紧紧的压着看守所,但就是進不了我住的那间号房,那里满屋金光,使它们无法入内。正好我在里面同一号房有一个将死的刑犯,整天嚷嚷着不敢睡,说:外面、院里、楼道里、甚至窗户上爬的都是蛇魔妖,那么多,就是進不来。

其间县公安局三次假造证据,罗列编造的罪名,上报省公安厅,说要判我四年刑,没批,后改报三年,又是证据不足,没批下来。(听他们内部人说:别的判刑什么的,都不经公安厅,走检察院、法院,唯独法轮功的事,都必须报省公安厅一个专管迫害法轮功的部门审批备案),表面上是我姐夫在省公安厅,他说了话。实际上是好几个县的大法弟子都在发正念,有的甚至跑几十里地,到看守所墙外、门口发正念,也在制约着它、清理着另外空间的邪恶。

按说,第一次绝食八天,就该出来了,但开始我在法理上没悟好,再就是里面确实有些可救之人,而且缘份很大,这里不妨简单的介绍几个。

女号有个卖假币的浙江人,五十来岁,常年病痛不断,神经衰弱。每天晚上睡觉,一合上眼,就看到两个白白胖胖的孩子躺在她身边。这次是中诱惑卖假币,在本地被抓。

后经我给她讲真相,她明法理后,很上進,主动跟我学会了五套功法,我每天在里边炼一遍动静功,她非得炼两遍,看到我发正念,她马上放下吃了半截的饭,也要坐到那,立掌一会儿。刚炼了才一星期,突然有一天黎明,激动的抱住我:“太谢谢你了。”又双手合十:“感谢老师,感谢大法!”我问她怎么了?他才当着全号十三人的面,讲出了以上她二十多年前的经历。

最后还说:“刚才做梦,梦到那两个死去的白胖的小孩站了起来说:‘不跟着你了,你炼的功太厉害了,永远不来了’,顿感一身的清爽,困扰我二十多年的病痛全没有了,我真的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是什么滋味啊!我出去还得炼法轮功,是大法救了我啊!我来这里不白来,就是这种缘份吧,要是在外面,原先也听说过法轮功,但国家说是×教,我都躲的远远的。可能老师看到我在外面再也得不到法了,就给弄到这儿了,我真幸运啊!”她说的热泪盈眶。说来也怪,本来按常规要判她三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可就在得法不到一个月时,被保释出去了。缘已结,功在炼,得法福无边啊!

还有一位六十八岁的老太太,因冤上访被诬为扰乱公共秩序罪,隔着两个县送到这里,也跟着我炼起了功。还让我教会了她好几首《洪吟》,整天背,感谢师尊给她展现的奇迹,她已满头白发,可最近一个月齐头皮长上来的头发,一寸之内全都是黑的。女狱警都觉的新奇:“没见你服什么药,是我们这儿的冬瓜汤使你头发变黑啦?”老太太笑着指着我说:“哪里,我是跟她学了法轮功才这样的。你也学学吧,挺管用的。”当晚女狱警把我叫到值班室,郑重的对我说:“你要是把我说服了,我就也炼法轮功。”那晚,我给她讲了足足两个小时大法真相,最后她快乐的对我说:“很高兴跟你交谈,你说的对我触动很大,给你透个底,你判不了了,昨天你的案子又被退回来了,你出去后,一定给我找本你们的书让我看看,我被你说动了。”

可能女狱警私下里传了,没几天,看守所所长又一次把我叫進值班室,问我:“听说你们法轮功挺神奇,私下问你一句,我糖尿病已多年了,受罪的很,老吃豆子面,忌口很多。这法轮功能不能治好我的病?”我看到他那无奈的眼神,郑重的对他说;“你的病小菜一碟,但我们大法不是来治病的,现在也是你的缘份,你要想修炼,师父给你清理身体,什么病都不会有。”我出来后,还找到他家里,给了他书和光盘。正好他儿子谈了个对像,对像的母亲就是大法弟子,从此以后,他再没打过被迫害送到他那儿的大法弟子,还多方帮助。

我出来时,全号十三个人,十二个都跟我学会了五套功法,会背许多《洪吟》里的诗句,也都有了很大的福报。我感叹师尊的慈悲、大法的神奇、还有众生与大法不同的结缘方式!

我还想说的是:我在监狱待过,在劳教所也待过,在看守所、拘留所都待过,当然不为别的,都是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的亲身体会是:迫害本不该发生,但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照样能利用这个环境,做我们该做的,等你做好了,你也提高了,你也就该出来了,自省、添正念、自我做好很重要。师父说过:“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不要被它们所谓的判几年几年所吓倒,无奈的承受。他们说的不算,主动权在我们。我真的从来没坐到时候,判我好几年,我都是几个月看似偶然的就出来了。师父在做着一切,另外空间许多正神也都在注视着我们,也都在关注着众生。

同修们,法正人间的时日在快速的逼近,让我们在修好的同时,助师正法,在不同环境中,尽快的、尽一切可能的救度众生,让众生与大法结下这神圣之缘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