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神奇让我的家人走進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十月经菊姐介绍進入大法修炼的新学员。几次想提笔写写自己包括家人進入大法修炼的点滴,但深知我们在学法、证实法、救度众生等方面不精進,做的很不好,我们觉的愧对“大法弟子”这个称号,愧对伟大的师尊,也就迟迟没动笔。这次通过和几个同修切磋,才让我鼓起勇气提起笔,我觉的这也是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见证伟大神奇的大法在人世间的体现!同时也要感谢周围同修,正因为有他们的无私帮助,才能让我们在修炼的路上一步步提高上来。

因和菊姐在一处打工有一年多了,慢慢的也就知道了她是法轮功修炼者,还是个老弟子,通过她平时的言行,让我感觉她的确不同于一个常人的表现,这无形中影响着我,这样在零五年九月,菊姐就给我带来了一本《转法轮》,读完第一遍,我的人生观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书中深奥的法理深深触动了我的内心,于是跟菊姐说:我一定要加入到大法修炼中去,随师返家园。回家跟妻子、小孩们说起,希望她们跟我一同修炼,她们不大相信,但也不干涉我。毕竟当时自己人心太重,抱着一种无所谓的心态在学、在炼。这样转眼过了一年。

老父诚信大法起死回生 全家人走入修炼

到了零六年九月的一天,我住在山里的父亲(当时已七十五岁)突然病重,被邻居送到我这儿来了,我一看,当时父亲已是手肿脚肿,无法站立,而且有些说胡话,说他看到我家地上有很多蚂蚁、蛇等,听的我头皮发麻。这样我们赶紧把父亲送到当地医院,在医院住了一个来礼拜,医生却一直查不出什么病,父亲的病情日见加重,每天一个鸡蛋大的稀饭都吃不下去,拉出的大便跟黑色柏油一样。又把父亲转到邻县的医院去治疗了四、五天,仍然毫无起色。前后住院十多天,花了五千多元,最后医生把我喊过去说:你还是把他接回去吧,回去后想吃点啥就弄点啥。我心想还能吃啥呢?这不是要我回家准备后事吗?

回到家转眼过了半个多月,老爸天天只能躺在床上,身体上碰着哪里都会痛出声来,眼看着病情越来越重了,来探望的亲朋和邻居们见了都摇头,都偷偷说这老头这次一定没命了。我暗自流泪,安慰着老父,猛然间才想起来:对,我是大法弟子呀!师父不是说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吗?我咋这么昏呢,父亲一病就急得把自己是个大法弟子的身份给忘记了呢?我立即把妻子和三个儿女一起叫过来,跟他们说:记的以前我跟你们说过我炼的法轮功吗?难道你们没发现这一年多来我们家什么药也没买过,我的身体也很好吗?(因我身体不好,以前家里中药、西药多的是)。师父教我们做好人,返本归真。一般人诚心相信可祛病延寿得福报,何况修炼呢?你们受恶党影响不大相信,这次老爸这样了,要是老爸相信的话,一定会产生奇迹,我也希望你们几个一起跟着师父走。他们几个佛性出来了,都说一定跟着师父,修炼下去。我再跟老爸心平气和的说了起来,从大法洪传,到“七·二零”,到现在,还有共产党杀人、腐败等等,加上老爸本身几十年的经历如在眼前,所以老爸说:那好,我信!

于是我就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为病的体质太差,一次无法念完一整句,我就教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等气力好些再连起来念,这样到第五天,扶起来竟然能坐近十分钟,两脚的肿处也消了一些;又过了五天左右,由两人扶着他竟也能走近五分钟,两脚肿处消了一半,出现了皱皮,早上能吃一碗稀饭加一个馒头,中晚餐也吃近一碗,气色、精神明显好多了。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简直就是飞跃,到了农历的十一月底,父亲已经完全能走路,好了。

父亲坚持要回山里老家跟母亲一起过新年,于是我就把他送回去。老家的邻居们看了都大吃一惊,都说是怎么治好的?长得比以前还胖,还红润呢。我们都说是神佛保佑,是我们师父治好的!

真的,我们从内心感激师父、感谢神奇的大法!否则就不会有父亲的第二次生命。就这样我们一家七个(四男三女)都走進大法修炼中来了,当时最大的七十五岁,最小的八岁。回家后,因爸妈一字不识,我就告诉他们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看师父讲法光碟,一心跟师父回家。

后来本县医院当时的主治医生来电话问我爸的事,听说好了,在电话那头觉的惊讶,显的不相信,可见当时他们是判了我爸死刑的。我爸今年七十八岁了(妈七十五岁),得法修炼了,现在骑自行车跑八十里路没问题,二老还经常上山砍柴,种有四亩地。通过这件事,邻居也夸遍了我妻子(同修),说给公爹擦背、换洗衣服照顾的这么好,是当今世上难得的好媳妇,给村里树了个好榜样。

十万伏高压电击中 老父安然无恙

父亲大病痊愈之后几个月,转眼快到零七年的端午节了,五月初二晚上下了雨,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地还是湿的,父亲去把自家屋后的竹子砍掉一小部份(竹林的竹子长得太高,顶着了上面的高压线,怕出事故,电着了过往行人)。就在一根竹子快要被砍倒的瞬间,意想不到的危险也随之而来,这竹子不但没倒,而且偏偏树梢碰着了上面的高压线(十几万伏),就这一瞬间,高压电通过竹子传导到地上,顿时火花四溅,噼啪作响。父亲当时左手扶着竹子,右手拿着刀,刀连着竹子,被电击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当时正好三个男邻居去竹林边上厕所,都看到了这情景,吓的目瞪口呆,心想这老头去年没病死,这次准没命了。哪晓得这时我父亲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了,一下子就神奇的跑到了他们三个人身边,手里还拿着那把砍柴刀。三个人这才回过神来,还不敢相信,在我父亲身上这儿揪揪,那儿抓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是怎么跑过来的?我爸说我也不知道,只感觉风吹一样轻飘飘的就到了这儿!

没过几天,县供电局的干部知道了此事,要我爸去检查,说车接车送,费用全包,我爸妈都说不用,身体硬朗着呢。供电局的不理解,村里的邻居也傻眼了:一般人赖还赖不上这样的好事呢,这老俩口,怎么当官的包接包送包费用的还不去呢?这件事直到六月份我去山区,几个邻居碰到我才跟我说起,回家一问,是真的,我就跟二老说:“我们那里一个厂,有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是个电工,四月份检修电器时,不小心被三百八十伏的电击了一下,人站左边翻一跟斗到右边去了,住院花了四千多元,一个月下来人还不利索,您七十多岁被十万伏高压电电击了,完好无损,有惊无险,你们知道是什么原因吗?这是师父的法身和法轮在保护着呢”。这件事又一次让我和我的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更加坚定了我们一家七个同修信师信法的决心,我们感激师父,感谢大法。在剩下的时间里我们也一定会和其他同修配合好,走好证实法的路,跟师父回家。

因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