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就是来听真相来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五年五月份得法修炼的,十几年来在证实大法中经历了风风雨雨,跟头把式的走到了今天,亲身感受了许多大法的神奇、美好,也曾告诉身边的人,向他们洪法,也想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只是受“没有什么文化”、“写不好”的旧思想观念障碍,未动笔,在同修的鼓励下终于写出来了。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二零零零年老伴(同修)被非法判刑关押,我坚持每个月去探望,为的是把师父的一些经文送進去,使老伴和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大法弟子能够学到师父的法。开始也不容易,走前我都面对师父的法像,求师父加持。迫害大法弟子的监狱大队长不让见,我不停的背法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见不到老伴我就不走。告诉那个大队长迫害大法弟子会遭报应,同时给他讲大法好的真相,共产党的邪恶,跟着邪恶中共跑会后悔的……在他的眼皮底下把经文顺利送给老伴。没有师父的呵护、没有对大法的坚定正念是根本做不到的。

二零零四年某月我去看望,发现老伴脸色不正常,身体消瘦,说的话也不在法上。我问怎么回事,他说他弟弟来看过他。我明白了。我小叔子是学小道的,他身上有不好的东西,给老伴带来了不好的物质。只有让老伴从新走到正路上,他的病才能好。可是见面只有十几分钟又在邪恶的监视之下,什么也说不了。我只好对老伴说:我回去就给你写信,你看了信,病就好了,你也想想十几年了你的身体是怎么好起来的。我回去后连写了三封信。我知道,邪恶会检查我的信,这是证实法的机会。我就把老伴得法前身体怎么糟糕,是后来得法修炼了法轮功,身体才无病一身轻的。到探监的日子我给那个队长打电话,他说:“你不能来,来了也不让见,你写的信都是不能写的!”我说:“我写的都是真的,他的病都是炼法轮功才好起来的,只有大法能救他!”

过了几天,老伴来了封信说他看了那三封信,立竿见影,马上病就好了。我流下了眼泪,跪在师父法像前不知怎样感谢师父。师父又为弟子费心了,师父时时刻刻都在呵护着我们。

监狱对来往的信件都要检查的,我写的三封信和老伴的回信那个队长都看了,我和老伴多次给他讲真相,那个队长对大法改变了态度,不再迫害大法弟子了。我儿子去看望时,他对我儿子说:“大法在你爸爸身上真起作用了”。

我的老家在外地,我是随老伴单位来河北的。逢年过节都要回去看望亲朋,在往返的路上能够接触许多人,给他们讲真相。有一次回老家上了长途汽车,车厢里人不多,大家都靠前边坐,我拣了一个靠后的双排座,想着人不多座舒服些,这几天家里、外边的事也多,借此休息一下。刚想完,上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我打量着她,她环视着四周,空位很多。想这妇人要坐哪?正想着,那人直朝我就过来了,挨我身边坐下。这么多空位偏和我一个老太坐一块儿?这不是师父安排这个生命来听我讲真相来了?!她和我唠着家常,我寻思怎么跟她讲,我说:“大妹子,这车人也不多,偏咱俩坐着近乎,我们可真有缘啊!”她说这车里就瞅这儿顺眼。我说这是上天安排你来听我讲真相来了……一路上我给她讲大法好的真相、讲共产党的邪恶、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讲完了,我寻思不知这位听進去了多少,她突然一拍大腿:“啊呀,大姐我可真有缘份,我今天就是来听真相来啦!”

我很感动!在生命的深处渴望被救度,渴望听到真相。而阻碍生命听闻真相的这层壳,这层物质就需要我们大法弟子去破除它。只有用心做好当前的三件事,在助师正法中精進实修以此来报答师尊对我们的苦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