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回想十几年的正法修炼的路,风风雨雨走到今天,每一步的提高,每次的升华,都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大法的指导下走过来的。使我从一个满身业力、满脑子黑乎乎思想的人成为一个放射纯正光焰的大法弟子。

我没有亲自参加过师父的讲法班,没亲眼见过师父,可是我时刻能感受到大法的威力,感到就在师父身边,时刻沐浴在师尊的慈悲中。

一、学法与炼功

刚刚得法时,总是羡慕有机会参加师父讲法班,在师父身边,能亲眼见到师父的同修。虽然我也一遍一遍的学法,也知道师父说了:“我洪传即是普度,学者即为我弟子,不套旧礼规,弃其表面只见人心,如不实修拜师何用乎?”(《精進要旨》〈拜师〉)也知道无论参不参加师父讲法班,实修是一样的。但内心深处,还是有一颗很重的心,总是自觉不自觉的认为在师父身边的弟子根基好,缘份大,师父看管的精心。可内心很深处还真有如师父说的:“有不见师面难得真传之忧,实乃学法不深之故。”(《精進要旨》〈拜师〉)通过几年的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切身的体悟到了大法的博大精深,实修的人在不同层次才能看到,接触到大法不同层次的展现与威力。

我非常喜欢学法,特别是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看师父的各地讲法书,几乎是睁开眼睛就听MP3,内心对学法很重视,虽然也记住了“大家仔细去看看《转法轮》,这部书出来之后我所有讲的法都是在解《转法轮》,你们不信就去看一看。”(《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但有一阶段读《转法轮》总也看不到更高的内涵,似乎很平淡的。渐渐就减少看的次数,有时拿出来也没看,又看其他讲法了。

自己曾一次一次的下决心一定要把《转法轮》背下来,可是背一阶段就放下,背几天就放下。直到有一天,梦中师父慈悲的点悟我,学法一定要以《转法轮》为主,我才认识到一段时间,自己学法偏离了主道,一个常人学习都要把教材背下来的,何况这么一部伟大的法!修炼十多年了,整天学法,连一本《转法轮》没背下来,何等的脸红,不好意思!我立刻盘腿端坐,翻开《转法轮》,真切的看到照片上师父眼睛会动,听到师父在说话,书上的每一行字都很大,在闪闪发光,我立刻想起师父讲的:“这本书看起来五光十色,金光闪闪,每个字都是我法身的形像。”(《转法轮》)我真感到每个字真的在动,是师父法身。切切实实的听到师父的声音,法理展现在面前,看到许多美妙的景象,许多捉摸不透的地方,摸不着看不到的立时明白了。我很后悔以往天天学法时时学法,并没有真真正正的用心去学。

我再静心学法时,真实的感受到大法的神圣,博大精深与师尊的伟大。以往感到平淡的句子,熟悉的语言却都变了,我又看到更深层的内涵,一扇扇的大门向我打开了,看师尊讲法,师尊的声音、手势、表情、眼神都在讲法,师尊讲到什么就会展现什么,我不明白的,师尊还仔细给我讲解,真的就感到师父在往我脑袋里打法,往我身上加东西。

我很愿意学法,自认为很重视发正念,但有时学法发困,竟睡过去了,一、二个小时就过去了;手不知不觉变形,我很懊丧。学法,发正念这么重要的事还做不好,竟然还能睡过去。我很难接受,越着急,越发困。我开始向内找,认为学法不到位,发正念效果才不好的;可是有时学法还困,发正念,还不好。内心很困惑。

这时,就有声音告诉我:炼功、炼功。吃饭、走路、干活,总有声音:炼功、炼功。拿起书,就有声音说:先把炼功解决了,先把炼功解决了。一天到晚,头脑中就是“炼功”、“炼功”。

我并没往心里去,虽然听到是师父的声音,由于自己以前常人心太重,又执著看另外空间景象,在这方面摔过跟头。认识不到的,自己不重视,也不轻信。自己长期养成的观念在师父这么点悟下,都认识不到了。心里还想,师父讲:“修在先,炼在后”(《悉尼法会讲法》)。我多看书就行了,咱们是法炼人的功法,人不炼功,法炼人,师父给我下法轮了,法轮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在转,演化身体。

耳边始终有似师父声音说:炼功、炼功。我心想可别是师父假法身,再上当了。而且声音很大,始终不停的说,我也没入心。终于有一天,看师父教功带,看到图像上的正在教功的师父张口说话了。我很震惊、很惊讶,也很后悔,几分钟,头脑好象没思想了,怎么是这样?竟然让师尊为我炼功这样操心,竟然黑天、白天,时刻点悟我二个来月。长期养成的惰性,求安逸心加上常人观念对法认识不足,很长时间对法片面理解,掩盖自己常人心,使自己对炼功的不重视。

从修炼以来,时而三天炼二天不炼;时而天天五套功法不炼全,不喜欢炼第二套功法,五套功法全炼,也不到位,导致学法犯困,发正念手变形,身体也达不到细嫩、白里透红,也影响讲真相的效果。

我再翻开《大圆满法》,师父的法映入我眼帘,特别炫目。我以往总认为自己是真修,可此时觉的自己没有严肃对待修炼没有遵照大法做,以致炼功问题影响到了证实法,救度众生。我心想:一定遵照大法去做,不能因为自己不负责任,影响众生的救度,那些天我时刻都感到法轮的旋转,师父洪大的法力。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把以前由于自己没炼功造成的全都补上了。我切实的感到提高升华的每一步,都浸透着师父的心血,师父为我提高费尽了苦心。

重视炼功后,夜间学法不困了,学法一宿也不倦,我尽享大法的法理高深玄妙,神圣,庄严,祥和慈悲,奥妙无穷,乐在其中。学法跟上了,发正念手不但不变形了,还有从未感到的神威。

二、建立家庭资料点

三年来,我家始终是资料点,开始时家庭经济条件不好,使用同修的打印机,做资料后不久,恶党打压迫害后工资没开过,单位也给我开工资了,以前孩子学费也拿不出,买粮还靠家人资助,现在买了新打印机、耗材、粮油,交了孩子的学费后还有余。我知道是师父正法進程推進到这。同修不断讲真相世人也觉醒。主要是师父精心安排,我真的感到讲真相,救众生这条路越走越宽。

我们所在地以前所需大法书、碟、师父的法像、照片都是外地同修供给的,随着正法形势越来越好,众生的觉醒,更多的新学员走進大法中来。大法书特别是《转法轮》就缺起来。由于几年邪恶的迫害,而且同修手中的大法书也不全,有时要看一本书,要等很长时间,才能传过来。我想不能再等、要、靠了,不能再给外地同修增加负担了,我有救度众生、帮助更多的有缘人得法的责任。

我就找到几个比较合适的同修商量。他们都不太赞成做书,说了许多现实存在的困难。比如做大法书不象做真相,要求质量特别高,打印、装订、封面、照片等都有严格的要求,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咱们从没做过,而且做资料同修人手也有限,不能影响其他证实大法工作,打印大法书用的耗材质量也是要求要好的彩色打印机,咱们没有,资金也有限……可是我看到同修要读哪本书,要等很久,新学员拿不到《转法轮》,我还是决定做。

我打开U盘里存的整本的新经文,可并不是PDF版,使用Word版,我的电脑没装多版打印,还不行。我找到同修下载了一个多版打印软件,回家一用,唰唰出来几十张,可是背面打出来就找不清页码了,我不会编书页。我就换着键盘试,换着点击。哪个是管页码的呢,哪个是管调字体的,该使用哪侧装订?找电脑技术的书看,越看越头痛。忙了三天三夜,浪费了很多纸,不知道应该用正序还是倒序,一本也没打出来。

很偶然,一个同修到我家来,她帮我解决了字体、页码问题。我们一起琢磨,使用四页一组打印了第一本新经文,当时也不懂厚书应使用外侧打印。我们一张一张折叠钉好,整整一下午只打出三本,几乎花一个晚上才把这三本书订完。开始我只打印新经文,觉的打不出封面、法轮图形、师父照片,没敢尝试打印大法书。

不久,同修借给我一台喷墨打印机,我很高兴。让外地同修买回照片纸和彩色墨盒。我想这次可算能做大法书了。没想到一个简单的打印机驱动程序,我竟然安装了一个月才安装成功!一个驱动软件正常安装也就是一、二分钟就完事了,但由于我带着那么多常人心,再加上外部干扰,使我安装了那么久。第一次安装,我非常高兴,着急快安装上好打印,带着期待的心情等在电脑前一个小时后,我已经坐立不安了,心中想,彩色的驱动就是不一样,二个小时,三个小时我已经坐不住了,但还是觉的不能前功尽弃,到七、八个小时还没完时,我几乎愤怒了,到十来个小时,我气的跳了起来,真想把打印机砸了,但心里还想着,我得忍,不能摔机器。到最后实在忍不了了,把电脑关了,心想今天不做了,学法,发正念都静不下来,用法衡量一下自己,欢喜心、显示心、愤愤不平等等常人心都有,不是纯净心态下做的,是自己错了。

抱着道歉的心情打开电脑,没想到十多个小时后,马上成功时,又是安装失败,我心沮丧到极点,又忍不住关机,真想把电脑摔了。就这样,一天、二天……到最后一分钟左右安装成功。就象师尊讲的:“大家都能向内去找,很多问题都会解决,也就没有那么多矛盾,也不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应。”(《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我发正念。请师尊加持,终于打印出了精美的法轮图形和清晰的师父照片,我在师尊的引导下,我更换了新的多版打印,学会了使用外侧装订,切刀使用等。在师父的精心呵护、指引下,我去掉了许多不好思想,在大法中锤炼更加成熟。在同修的合作下,一本本整齐大法书、《九评》、真相、从我手里送出,我感到尽了一点责任。现在同修看哪本书,很轻松就能找到,新入门的学员也能看到《转法轮》了。

由于前几年的一次次被关押、绑架,我的怕心、担心很重。知道必须讲真相,开始对面对面讲真相很担心。怕别人不接受,怕被抓,怕别人抢白……往往发完正念出去,看到有人走过来,到跟前嘴就闭上了,当看到别人擦肩而过了,又后悔,我怎么没给他讲呢?心里想,等再见到再说吧,迎面过来两个小学生,我走过去,跟他们说:“阿姨跟你们说几句话,阿姨希望你们有好未来,一定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做好孩子,你们入少先队员了吗?”孩子齐声说“入了”,“退了吧,阿姨祝你们有好前程。”“行,谢谢阿姨”。

我从孩子们的目光中看到渴望被救度,急切盼望得到大法的福音。见到老人我就说:“大娘,大爷,祝你们幸福,一定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大爷,大娘,你们小时候上过学吗,入过党、团、队吗?”“入过。”“退了吧,别说你们这个年龄就我这个年龄什么都不入了,只要日子过得好就行。”“是啊,退了”,“大娘,大爷,祝你们有好未来。”“谢谢了”。

我愿意给小孩和老人讲真相,觉的他们好接受,即使不接受,也不会对我有什么伤害。抱着这种常人心使我用观念判断,下结论,看到年轻的,特别是男的,穿着衣冠楚楚、皮鞋很亮的、手里拿着手机的。我就认为不是特务就是恶警,有危险因素,不给讲;穿着流里流气的,头发扎扎着,染的黄的红的,嘴里说脏话的十七、十八,二十左右的孩子,也打心里不愿讲,认为他们是地痞子。

我明知道这样不对,有分别心,不慈悲,可遇到事,还是滑过去。当我学了《对澳洲学员讲法》,触动很大,被师尊洪大慈悲、宽大的胸怀感动。师父连特务都度,特务在师父面前都成为大法弟子了,师父不计众生过往之过,只看众生对正法的态度,我也要改一改了,要慈悲的对待众生。可是一遇到自己认为对自己有伤害的人,就想逃避过去。

也是师尊看到我有想做好的愿望,师父就帮我了。有一阶段当我一要逃避时,师父就跟我说: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讲真相。我愧的无言以对,一次在熙熙攘攘百货商店门前,看到人那么多,又想逃避,师父让我去救度众生,我胆胆突突走上前去,跟离我近的一个孩子讲。由于我心态不纯,孩子不接受,跑走,我又去和跟前的一个老头讲。老头非常生气的骂:“害死人了,你连个孩子都不放过……。”声音很大,人又多。开始向内找,是自己的常人心造成的,不慈悲,维护自己的心太重。

有一次走到一个中学门前口,迎面正赶上学生放学,心想让孩子们得救挺好,这么多人,又反映出前几天给一个孩子没讲通,还大骂我,就打算扬长而过,就听到师父鼓励我的声音:其它的做的还挺好,就是讲真相不到位。师父都说了,那就去讲吧。没想到这次效果非常好,三三俩俩接踵而来的孩子得真相,三退,得救,就是这样在师尊的慈悲的领引下,我从给一个人讲、二个人讲、三个、四个……到更多;讲到八、九十岁的老人;从工厂、工地、学校、医院、车站走到哪里讲到哪里。有几次遇到同一个人,由大骂,气恨到最后接受并三退。这几年遇到过要举报我的;要抓我的,拿棍子要打我的,骂我的,跟着我要找我家去的。但更多的世人是发自内心的感谢,说太慈悲了。

从看到师父讲的可以在纸币上写真相,我就使用真相纸币,一直到现在从来未间断。我也出去散发真相,我家附近没有能跟我一起出去撒真相的同修。多数是我一个人出去,有时也带着孩子(小同修)去。有时刚从家里出来感到很冷,天很黑,感到很辛苦,心头也有一丝孤单,但一想到师父想到大法,想到那么多众生等着救度,立时浑身暖融融的,不好的心都烟消云散了。感到我是神,我做着非常神圣的事,如入无人之地,一个人都没有,什么狗叫,车响都没有,好象众生等好久了,就等着我送真相。

我能感受到师尊慈悲的呵护,大法的祥和洪大,金光闪闪的法轮,连天空的月亮都看着我笑。偶尔也遇到半路车子坏了,天下雨、下雪,找不到去撒真相地点的路,警车坏人等等。但每一次都在师尊的领引下靠着我信师信法的正念走过来了。

回想几年的正法修炼路,每一次的升华提高,都浸透着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大法滋润我心田,大法的博大精深,熔炼着我,今后我要勇猛精進,做师父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