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在哪里都要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我是九九年二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就在我幸福的沉浸在师尊洪大慈悲之中时,突然中国大地乌云翻滚,天昏地暗,邪恶造谣的谎言铺天盖地而来,师父受诬陷,大法遭到迫害,但我心中只有一念: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正的。

因为去北京上访,我被非法关進当地看守所50天。

二零零一年,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为镇压制造理由,编导了欺世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案。当地“六一零”借此强迫大法弟子去“洗脑”。我家白天晚上都有人来骚扰,并被安排人监控。我知道大法的珍贵,我知道大法得之不易,我不会去接受他们的那套,更不会去参加洗脑班被强制“转化”。我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历尽艰辛。我走了许多地方,所到之处我给所接触的人讲法轮功的美好,告诉人们大法和大法师父是被诬陷的。人们都知道了法轮大法的真相,知道法轮大法好,也都知道了法轮功修炼者都是好人。

身卧牢笼 志不移

在流离失所期间,在生活很艰难的情况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们坚持讲真相。但由于强烈的做事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一次我在大街上发真相时被恶人绑架,非法关進看守所。他们轮番的提审我,我什么都不回答只跟他们讲真相。他们威胁、恐吓、花言巧语,变换手段,还多次领着邪悟的人来洗脑。我一一反驳,我说,你们忘记了大法弟子的责任,自己转化了还甘当邪恶的帮凶,坑害同修,最后他们无话可说。恶警指使牢头让犯人变着法子来折磨我,逼我超负荷的奴役劳动,让邪恶的犯人打骂我,然而他们费尽心机还是得不到一个字。为抵制邪恶的迫害我绝食,昏倒在牢房中。之后,我写了抗议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大法的文章,在犯人中传看,教她们背师父的诗,有的犯人说出去也炼法轮功,牢头害怕的说,大姐你写这个会牵连我戴脚镣的,我说我决不牵连你,我亲手交给恶警。五十多天后,我被送到劳教所,邪恶的管教说我享受了政府的最高待遇,被劳教三年,我对他说,我遭受了中共的最大迫害,被非法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我抵制邪恶的“转化”。队上的大法弟子整体配合非常默契 ,为抵制邪恶的迫害,我们多次绝食抗争、抗工,在 “七•二零”到来之际,两个队的大法弟子,形成一个整体,“法轮大法好”的声音此起彼伏,有效的震慑了邪恶,同时,无论是所长、队长、干警、或是劳教人员是凡与我接触过的,我都把大法的真相讲给有缘人。有个干警在没人时悄悄对我说:“阿姨,谢谢你讲给我做人的道理”。有个吸毒犯看了同修手抄的大法书后天目就开了,看到法轮在旋转,还有的吸毒人员把师父的诗,写到笔记本上背,说:出去我也炼。我写的揭露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文章在犯人中也在传看。

在一次劳教所上千人的大会上,邪恶所长在大会上诽谤法轮大法,大法弟子们一个个勇敢的站起来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天理不容!”邪恶的打手们打我、掐脖子、捂住我的嘴,我被关進禁闭室,遭受毒打,备受折磨,但我们的行为震慑了邪恶。

在牢房里,我多次因炼功遭受毒打。有一天夜里,我在床上打坐,被邪恶的打手们拖出牢房,拽進卫生间,塞進厕坑。打手们恶毒的说,你爱炼就在厕坑里炼,我说:这里那么肮脏,不是我炼的地方。事后我想,我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是最神圣的,不准我炼,我就要炼,我要到劳教所广场上炼。大法弟子正念一出,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于是我在寻找机会,有一天晚上,我冲出车间,干警被抑制住了,包夹被抑制住了,此时整个车间都象被抑制住了一样,没人看见我,就象师父在《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说:“其实真能静下来的时候那一念就足以惊天动地、无所不能了,一下子简直把你所覆盖范围之内一切都定住、抑制住一样。你象一座山,一下子都抑制住它们。”我只觉得有一股力量在推着我,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我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广场,快步冲到台上,在台上炼功,大约二十分钟后,她们发现我没在,急得到处找我。邪恶的打手们在台上找到了我,我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打我,掐脖子、捂嘴、用衣服蒙住我的头,使我窒息的喘不过气。此事震惊了整个劳教所,震慑了邪恶。

无形的牢笼

在有形的牢笼里,自己能一身正气,清醒理智的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但也因为常人的执着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加重迫害,经历了长时间无理加期,最后终于堂堂正正走出了这座魔窟,回到故乡,回到自己的家中,环境是宽松了,但是要想跟上正法進程,谈何容易,邪恶的旧势力不只是想在魔窟中把大法弟子毁掉,它们就是要把一切强加给受到迫害的大法弟子身上,魔窟中的一切已实实在在的压進我的记忆中,这是最恶毒的,在魔窟中受到的摧残,而在心底留下的烙印,就如影随形般的,不经意的在我头脑中时常显现,使我受到严重干扰,加之困魔、松懈之后的安逸心等等,被牢牢拽住,使我精進不起来,就连看九评的碟片才十多分钟,就让我困得睡过去,然而,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岂能被困魔、求安逸等旧势力所操控,怎么能被这无形的牢笼所关住呢?师父说:“只要没有人干扰你们炼功,天上地下众生就都有救了”(《美国中部法会讲法》)。这干扰的一切都源于自身,如不突破它就象牢笼一样束缚着你,只有全盘否定旧势力,正念解体旧势力的安排,做好三件事,才能真正的神起来,才能冲破这无形的牢笼。

正念抵制行恶

二零零七年底,一群恶警突然窜来我家,让我在搜查证上签字,邪恶要抄家,我拒绝签字,并正告恶人,私闯民宅,非法抄家是犯法的,邪恶抢走了大法书、《明慧周刊》、光碟等资料后,强行把我劫持到公安局,非法审讯,我说我做个好人没犯法,拒绝回答审讯的任何问题,一有时机就讲真相发正念,告诉警察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摆正观念为自己留条后路,中途换了看守的人是当年上北京时参与审讯的警察,跟他讲了真相,讲了三退的重要性,他说他知道该怎么做的,我为这个生命得救而感到高兴!又换恶警来审讯,翻来覆去同样得不到一个字,最后说你在传讯书上签个字,就放你出去。我说我没犯法不会签任何字。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同修们整体配合发正念解体邪恶,这样我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晚上,我们家的自来水管的龙头怎么也关不紧,开始小漏,接之而来是哗啦啦的大漏,自来水流得满地都是,怎么也堵不住,总闸也坏了,最后,请人来换了水龙头才堵住修好。我知道是师父在点悟我向内找,查找自身的漏。当我静下心来一看,虽然三件事也在做,向内找还真吓一跳,松懈、安逸心、自以为是、不经意的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学法不入心,发正念不入静,杂念多、手变形……好危险啊!我离大法弟子的要求太远了!是师父一再给机会一再保护我们,我痛定思痛,我在心里向师父忏悔,请慈悲伟大的师父原谅我们吧!我们会精進,会在大法中归正自己,真正纯正自己,一定配上这大法弟子的称号,让师父多一份欣慰!

在神路上奋起直追

调整心态后,我开始背法,归正自己溶于法中。从法中我们知道所有的生命都是为法而来,如果这一次他们不能被救度的话,就永远回不去了,那么救度众生就成了大法弟子的最大责任。凡是与我搭上话的人都是我要救度的众生。出门上街,卖菜的、卖水果的、收废品的、拉三轮车的、打工的、开出租车的、问路的、亲朋好友、公安干警、银行工作人员、医生、教师、游玩的大中小学生,凡是遇到的,我都会与她们主动的打招呼,根据不同的人,用不同的切入点,用不同的方式在讲真相劝三退,百分之九十五的都能劝退。

有个卖菜的农民,我给他讲了真相并劝退之后,过了几天给他送了光碟和小册子,告诉他这是救命的,让他把这福音与村里人分享,事后见了我他说大家都明白了,村里都在传着看呢!并拉着我的手要送我白菜,还说都是有缘人,让我收下,我说这不行,你们种菜也不容易,你能把这福音带回村里就做了功德无量的事了。一次坐出租车,和驾驶员讲真相,先讲了跑车的艰难,几句话就進入正题,他很认同并说共产党从来就没做过一件好事!讲到三退他本人退出,下车付钱时,他说有缘人嘛就不用给了,我说你们跑车也挺不容易,这钱一定要收,你能把这个福音告诉亲朋好友就做了大好事了,他说会的。还有一次,给几个打工的讲真相,他们是一村的,明白后全都退出,喜悦的说我们这一家都平安了!有的明白真相后,非常激动,有的还说谢谢我!我告诉她们不要谢我,要谢就谢我们李老师!她们连声说谢谢李老师!我把光碟、小册子、单张或九评配成套,发到各片区居民楼,或送给不同地区的村民,村民们都比较纯朴,有什么事村里都会传说,这样四方众生都知道了真相,都有机缘得救。

当然也有不退的。有个几年前认识的医生,多年不见他已经不认识我了,搭上话后,他告诉我他已调到法院工作,我只把他当作要救度的众生给他讲真相,几分钟后,他不但不听,反而恶狠狠的说政府都在打压你还敢说,并问我是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这时他拿出手机,我说你不要这样,这对你不好,他说他接电话,我也不动心,立刻发正念,他真在接电话,我在旁边等着还想救他,他接完电话,又问我的名字,我说这个不重要,关键是你要明白,退出党、团、队才能得救,他邪恶的说:明白什么?再说我抓你.边说边走了。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我为这个生命不能明白真相感到惋惜,但愿他还能有机缘,能明白,得以救度。

我们只是有这个救度世人的心愿,有这个肉身在世上,跑跑腿,传个话而已,真正救人的是师父在做。我们都明白,“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我们与师父同在,与正法同在,让我们用神的正念,圆容师父所要的,救度广大的众生,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修去自我,修去私心,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做一粒纯正的大法粒子。

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