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同化大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把自己在正法修炼中的部份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在法上交流,通过交流达到证实大法、维护大法的作用。我是从九五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农村大法弟子,在十几年的修炼中,尤其是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正法修炼中,在师父的呵护、教导下,历经风风雨雨跌倒爬起,走到了今天,心中最大的感受就是师父为救度我们付出的太多太多,如果我们不好好的修炼,真正是对不起师父为我们所承受的一切。

一、坚定的信师信法,修炼路上步不停

我们在常人中修炼,是以修炼为大,还是以常人的工作为重要,这是对每一个大法弟子根本上信师信法的一个长时期的考验。中国大陆农村的环境、工作条件都很差,尤其是农活大忙季节里,每天十几个小时繁重体力劳动,如果自己对学法、炼功、发正念稍一放松,就如同逆水行舟一样,不進则退。自从修炼大法后,我们全家人都修炼,就以法为大,以修炼为最重要,每天把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的时间安排好,雷打不动,从不因为抢农活而耽误做三件事。

由于三件事不耽误,而且干起活来一身轻,没有疲劳感,工作效率高,这些年来从没因为修炼大法而影响工作。每天都精神饱满,身轻体健,乐呵呵的,从身体的表面上看比同龄人年轻十几岁。当地的人们都通过我们学法后的变化,而从心里知道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所以当地的世人在“三退”中几乎是都退了。

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无论在哪里都必须要做好,因为我们生活在人类的这个世界里。人类的道德虽然败坏到了可怕的成度。可是一个人的表面行为的好与不好,会受到公众的评价。作为大法弟子,就必须按照大法的要求,严格的要求自己,严肃地对待正法修炼。农村人文化偏低,小农意识强,好图个小便宜。在正法修炼的这些年中,经常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心性考验,有时心里知道是修炼的人,不和常人去计较得失,有时表面上强忍,心里生气。心里想这人怎么这样坏,他是在钻大法弟子善的空子,心里不服气,跟人讲道理,结果是越讲越来气。关过不去,心里难受得很厉害,有时都掉泪。当自己把这些事与同修交流时,同修说你得向内找自己,找什么呢?明明是他的不对,这时的我就是一个常人。过后通过学法明白了,这些矛盾的发生,自己还在生气,而不是因为去自己的争斗心,而感谢那个给自己出难题的人。真得谢谢人家,因为修炼人必须在常人中超脱出来才能达到修炼人的标准。

在十几年的修炼中,我一直把自己当成修炼的人,从不与常人发生争执,并且能以一个大法弟子的高尚品质帮助他人。我家在沟北、沟南的地,每年都得绕很远的路,运送粮食、化肥等。沟南的同村人为了少绕道就在我家的地里修了一条土路,解决了他们年年为运送东西而发愁的事,他们非常感谢我,我就告诉大家,是大法改变了我,让我做事为他人着想,做事先想到别人。如果不是学大法,我是不会让你们在我的地里修路的,每年我得少收入一二百元钱,十几年了,就是几千元钱,我从来没有提出让他们赔偿损失。

这些年来,有人说我傻,也有人说我好,我都不去计较这些。然而这些付出留给人们的是不能用价值来衡量的,那些受益的人,在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这个时期,他们都敢站出来说大法就是好,大法弟子是好人,我觉得这种表现才是更可贵的。他们为自己选择了好的未来。

在修炼中这些乐于助人的好事经常发生,由于篇幅有限,就不一一列举。每一次我都能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去做,所以在当地影响很大。在正法修炼中,大法弟子的正行直接起到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迫害的重要作用。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这个过程就是修炼自己的过程,也是同化大法的过程。

二、在救度众生中圆容大法

自从《九评》发表之后,正法進程進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广传《九评》促世人“三退”成为了大法弟子走出人来,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必须做到的大事。我们肩负着救度世人的重大使命,已不再是为了个人的圆满而修炼。更不能为了完成任务似的发几次资料就完事了。

要走出来面对面的向世人讲,农村人文化低,一般的文章看不懂,再加恶党几十年的精神洗脑,都是中毒很深,怕心很重的。当面讲真相,可以根据对方提出的一些问题或针对对方的一些爱好执著去讲。在这几年中,凡是能搭上话的,我从来不放弃任何一次机缘,虽然什么样的人都遇到过,但是讲三退的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在讲真相中开智、开慧,在讲真相中放下自我,去掉了怕心,可以说如意的发挥,并在讲真相中把大法弟子的慈悲、祥和带给人们,让人们从我们纯正的表现上看到大法的超常美好。

每一次讲真相都是一次走出人的考验,有心性上的、有利益上的、有影响自己工作上的,在农村三忙季节里,有时遇到一些婚请的事,都是把钱捎过去就算了,可是我觉得这是一次讲真相、救众生的机会不能放过,每一次都是多则劝退几十人,少时也有几个人。如果不去参加的话,这些人就失去了听到真相的机会。也许不会再有机缘见到这些有缘人。

无论走亲访友,婚丧嫁娶,赶集买卖东西,所能遇见的人就和他们讲,几年下来已讲退了许多有缘人。当农忙季节,那些外地来做手工的人在田间地头上都能遇到,每次遇到这些有缘的人就把真相讲给他们,也不耽误农活。在讲真相中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有的一讲就退了,也有的得多讲一些明白后才退,也有怎么讲也不退的,有的甚至说些难听的话,刺耳的话,也有要举报的,每遇到这些难度较大的,直面讲不行,就多发正念,即使他听不進去也能清除他背后的一些邪恶因素,也许为下次同修的讲真相做一个铺垫。总之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人我都不怕,不慌。因为我所做的是为了他的生命得救,是最正的、最好的,为什么要怕邪恶的恐吓呢?而且当我们做的正的时候,师父就能帮助我们,就能保护我们。在几年的讲真相过程中,从未遇到过什么危险,一直是平稳的在做着救度世人的事情。就一个念头把真相讲给有缘人,让那些被恶党毒害的世人赶快醒悟,被大法救度。

在正法修炼中我渐渐的明白了为什么师父要我们去讲真相,救度世人,因为成就修炼人圆满的一切都在这一过程中,同时在讲真相、救度世人中去掉人的观念、人的执著、人心,从而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光是想从大法中索取,而不想为他人付出的生命,与旧势力的生命有什么区别呢?这样的生命能進入新宇宙吗?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就必须百分之百的听师父的话,按师父教给我们的去做,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师父,让师父来安排才是最对的。

在几年的讲清真相中,由于当地明白真相的人多,三退的人多,修炼的环境也开创的越来越宽松。几年来我们当地很少有同修遭迫害。就是邪党的奥运会和两会期间也没有大搜捕、绑架大法弟子的事发生。零九年区国保大队的一个警察专管法轮功事情的,到我家来了两次,告诉我在家好好炼功,别進京去“闹事”。我对他说为什么中共这么害怕法轮功和大法弟子,一有什么事就怕大法弟子進京,就是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这件事做错了,心虚,这个邪恶的流氓团伙为什么害怕手无寸铁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大法弟子,就是它怕更多的世人知道真相,所以才命令你们监控大法弟子,千万可别被这个流氓团伙利用迫害好人,到头来是要得报应的。他也承认这个邪党是腐败,这个社会也到了不可救要的成度。在奥运期间,我每天都正常的向有缘人讲清着真相。

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应该是堂堂正正的表现,无论在哪里都应该把大法的美好,通过我们的表现把他带到那里,大法弟子的金刚意志与在大法修炼中的纯正表现,应该让邪恶胆寒、让邪恶害怕、让邪恶自灭。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能与师父同在世间正法救人是一个生命最大的荣耀。在这场最邪恶的迫害中,我曾经盼望早一些结束这场迫害,那时的我是不想承受迫害给我造成的巨大压力和痛苦。现在的我也期盼着法正人间的早日到来,让邪恶早一天灭尽,让那些被非法关押在中国大陆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集中营、洗脑班遭受严重迫害的同修们早日解脱,让那些被中共恶党毒害至深的世人在公正的和平的环境下,自由的选择自己要走的路与生命的未来。

在这关键时刻,修去最后的执著。让师父给予我们的佛法神通,尽显神威,荡尽一切污垢,救度一切有缘的世人,完成我们的誓约。在宇宙正法时期,助师正法于世间,无论何时结束正法已不再是我所盼,让更多的世人得救。师父所要的才是本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