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跟师父走好我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我原来心脏不好,还有风湿病、胃病。我妹妹在县医院工作,我经常找她看病,她向我介绍她单位炼法轮功的人不少,炼的人都说效果很好,就劝我学炼法轮功。开始我还不乐意接受,认为以前也练过其它气功,也练过气功,身体不还是这个样子吗?妹妹还是坚持叫我炼。

九九年元月份她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还有老学员的炼功体会。我学《转法轮》的当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有一个古代的外国人装束的男子,他的两个耳朵特别大,特别长,很突出,面部表情很严肃,站到我面前,他没有讲话,我知道他是叫我跟他走,我也没讲话,我也知道我是在赶他走,他不走,我告诉他我是法轮功的人,我不跟你走,他仍是不走,我就想《转法轮》上师父的像片赶那人走,师父的像片在我脑中清晰了,那人也消失了。

几天后,妹妹叫我到她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听着师父的讲法,我感觉到有一种非常舒服、祥和的感觉。听完一讲讲法,妹妹教我炼功动作,妹妹教我第一套功法,我一遍就学会了,我感到身上热乎乎的,两只手发热发胀,接着妹妹又教我第二套,第三套功法,教我单盘腿。过年几天放长假,别人都在打麻将、看电视,我自己在家里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炼盘腿,我听着师父的讲法,心里想着,李老师我得能单盘腿,原来翘的很高的右腿一点一点的落下去了,慢慢的平放在床上了,我当时也挺高兴,我能单盘了,那一次我坚持了一个多小时,过后我的腿痛了好几天。

四月五号早上五点半,我第一次走出去炼功,(头天晚上在师父的指点下找到了炼功点),当跟着师父的炼功口诀炼到第二套功法闭眼头前抱轮时,看到整个炼功场上均匀的布满了同样大小的花,空间的底色也不是我们平常看到的这样,持续了有几分钟,我睁开眼想看个仔细,一会儿就没有了。我当时感到身上暖烘烘的,就象春天中午的太阳晒在身上一样,其实当时太阳还没有升起来,淮北的早晨还有寒意。炼功结束时,妹妹问我感觉怎样,我就把我看到的景象说给她听,她羡慕的说:“哎呀,你看到的是法轮呀,师父鼓励你出来炼功呀。”以后我每天都坚持到炼功点炼功。那段时间我感到身上轻飘飘的,就象身上突然减去二十斤肉似的,十五层的楼梯一口气爬上去又走下来也不感觉累。身体由于疾病引起的不舒服症状也不存在了。那段时间几次出现净化身体状态,也出现了不能吃肉状态。

我有一天对着天空大声的说:“我做事没有长性,你们一定要帮助我炼到底呀。”我后来才知道,我当时的那一举动不是后天的我所为。

我每天晚上11点-12点炼盘腿很认真,我的腿很难搬上去,单盘腿能盘半个小时,搬腿的时间就得反复试搬20分钟才能搬上去放好不滑下来,我们这里正月里的天气还很冷,又是在夜里,可我每次炼功都想出汗,由于是坐在床上盘腿,丈夫一翻身引起的床动,震动的腿痛的我咬着牙,我仍坚持着,有一天我盘腿时我的头不停的点,不停的点,也不难受,可能就是能量通过的现象吧,打坐的时候,身子老是向后仰,实在坐不住了,就不结印,用双手在后边撑着,坚持炼完自己规定的时间。那段时间我每次炼功时都感觉师父在我对面领着我炼功。

五月份我试着双盘,心里想我能双盘上去,一试,结果左腿真的能从底下抽出来搬到右腿上了,我坚持每天双盘半个小时,腿痛的成度也不一样,有时不太痛,半个小时忍忍就过去了。有时痛的咬牙,看着时间,5分钟5分钟的坚持,口里念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还是能坚持到时候的。那段时间我的腿痛的不能伸腿睡觉 ,要想伸腿睡觉只有趴着睡,再在两脚处垫个枕头或被子,这样腿才能不酸痛,白天腿一点也不影响正常生活和工作。到九九年底我就能比较轻松的双盘一个小时了,也体验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那样舒服美妙的感觉了。

我炼静功的时候,因为都是在夜里,应该说很安静的,每当我搬上腿该入静的时候,不静了。很嘈杂,什么声音都有,前后邻居说话声,走路声,狗叫声。有一次录像机自己放起来了。有时把繁华市场上的场面整个给端过来了,如叫卖声、争吵声、汽车鸣笛声、拖拉机突突声、孩子的哭闹声……就象自己身在其现场一样。有一次就听到前面邻居家的门咣当的响,一直响,声音还很大,持续了很长时间,我知道是魔在干扰,也不气,也不怕,觉得的好笑,我忍不住笑出了声,说“你就这些本事”。我话音刚落,门的咣当声突然停止了,紧接着就听到“哇喇”一声,就在我家窗口下,声音特别大,就象野猫拼命的一声嚎叫,之后,没有声音了,安静了。有一次我炼动功时,在我身后两米处是我家的水池子,我正抱轮入静的时候,就听到哗啦哗啦的淌水声,水流的很急,流淌了一会子,我想水龙头怎么自己开了,水池子里的水也该放满了,我睁开眼转身去关水龙头,一看水龙头根本就没有开,没有放水,水池里一点水也没有,还是干的呢。又是魔在干扰。

过色魔关,有时是师父演化,有时是魔在干扰,能感觉出来,不一样。师父演化的场是祥和的,晴朗的场。有一次在梦中,好多人在一起说笑,大家在一起生活的很亲切,很和睦,就剩丈夫和我两人时,丈夫向我提出这方面的要求,丈夫刚说罢,我听到一声清脆的公鸡啼鸣声,我笑着对丈夫说:“炼功时间到了,我该去炼功了。”霎那间,一切都没有了,全都消失了。魔的干扰的场是阴沉沉的。色魔关有时能过的去,有时过不好,反反复复好几次。

学法提高心性,我修炼大法以后,大法以外的书籍都不感兴趣了,电视也不想看了,有时间就想学法,背《洪吟》,师父的海外讲法一听说到了,就赶紧请家来,一口气学完再干其它的家务事,那时真能溶于法中,感觉特好。虽然我得法较晚,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不断的升华。师父反复讲叫我们提高心性,遇到问题向内找,记的有一次学法时,心里老是想着和同事之间的一件不愉快的事,老是摆脱不掉,正好是学到提高心性那一节法,当学到“就得需要他继续提高他的心性”(《转法轮》)这句法时,突然看到“心性”这两个字特别大,特别粗,特别黑,占满我的整个视野,两个字大的把我给镇住了,我身子一震,心里猛的一亮,我当时悟到,师父把“心性”显现给我看,是在叫我提高心性呢,在师父的慈悲点悟下,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在工作中,在生活中,在社会中我都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单位上工作很出色。婆媳之间 ,四妯娌之间 ,都非常和睦。邻居之间也很和睦 。我周围的人经常说我“你人缘真好,少见到的好人”。我笑着对他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是师父教我这样做的”。

“七·二零”后大法遭受迫害,由于恶党抹黑的宣传,不明真相的常人有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言语 ,那时还不知道用讲真相来清除邪恶,我就对她说:我们都知道耶稣是度人的神,是被人钉在十字架上的,当时钉耶稣的那个人如果他相信耶稣是个神的话,他敢去钉耶稣吗?就因为他不相信耶稣是神,他才敢去那么做,神是真的存在的,不是你信他就存在,你不信他就不存在,人信不信他都是真实存在的,大法师父也是神,你信与不信,他都是一个伟大的神。

九九年的九月底,有同修去北京上访,我白天老想着,不知她的情况如何,晚上做梦,同修扶着我的肩膀,从一条河沟的南坡中间向沟底走去,走到河底,(没有水)往东走了一段路,在河底突长出一条朝南的砖墙路,路的北头就在我们面前,有半米多高,这时烟雾蒙蒙 什么也看不清。过两天,我又做了个梦,我们在一个很大很高的木船上站着,木船下面河里没水,河底露出皲裂的纹,船不能行走,我们有拉船的一念,从船上下来,拉船 ,只做了个弯腰拉船动作,就看到前面不远有很清很深的水,这时大船已经在水中了。

有一次我在睡觉,就感觉有微风在我右眼处一旋一旋的,我睁开眼看到一个法轮在轻轻的旋转,还有一个在右膝盖处,也是慢慢的旋转,我看着他转呀转呀,我又睡着了。还有一次在梦中,我从山坡走下来,清清的山水从山坡高处流淌下来,山脚下有一条路,路两边的树上开着非常好看的粉红色的花,整个树冠都是由花组成的,造型很好看,花的颜色柔和的很,我在两排花树的上边悠闲的飞着,那种舒服,美妙的感觉,我用语言形容不出来。

邪恶妄图迫害我,三次派人来我家找我,师父都安排我不在家,恶人被家人理智的挡回去。2004年7月份,有个同修被抓,在被邪恶迫害的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说出她家的资料是我给的,邪恶到处找我,该同修清醒后,通过可靠的人把这一情况转告于我,叫我注意安全,并在被关押处不停的发正念,清除我空间场的邪恶因素。7月底的一天晚上,我感到身上不得劲,浑身说不出的难受,坐在沙发上都坐不住,那天天很热,11点半钟我上床睡觉,刚一闭上眼睛,就看见整个空间场里有好多好长的很肥的大蛇,吐着芯子。开始我有点儿害怕,因为天太热,家里的人还没有睡,我也没有给他们讲,我想我讲了他们也不会相信的,我就强打精神坐起来,盘腿发正念,说来也真神,一想到发正念,也来精神了,也不害怕了,我念正念口诀后,心里喊着“师父助我”,嘴里不停的念着“灭”。原来分散的蛇群组织起来,粗的和粗的,细的和细的,纵横编织在一起,成片,看不到头尾,编织的紧紧的,一点缝隙都没有,我一直不停的发正念,就看到先是细小的蛇群的蠕动,由强到弱,到不动,再由清楚到不清楚,再到模糊,再到消失。再看到粗大的蛇群也象细小的那样,蠕动由强到弱,到不动, 由清楚到越来越不清楚,越来越模糊,再到消失,直到完全消失。整个过程从不到12点到12点半,半个多小时。发正念的时候,我感觉到从我身上到我手上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特别大。8月中旬同修释放出来,她对我说,你没事了,邪恶说她,你说的那个人我们满城都没有找着。我见证了发正念的威力。感谢师父的慈悲点化,是师父慈悲救了弟子,及时的清除了我空间场的邪恶因素,解体了邪恶欲对我的迫害。

有一次发放真相资料,我前面有一个人骑着三轮车在不慌不忙的蹬,我想快走几步赶上去,把资料放他车箱里,突然我肚子痛的直不起来腰,我很奇怪,为什么突然肚子痛呢?为什么不让我放呢?他不会是捡破烂的吧?我正在疑惑,他向路边垃圾堆走去,下车在垃圾堆里捡破烂。这时我肚子一点也不痛了,我知道是师父珍惜每一份救人的真相资料。还有一次,晚上我去学校发资料,有两排学生公寓,前排大门靠近街面,路灯照的很亮,后排大门路灯照不到,我没敢去前排,我把资料从后排门缝塞進去,资料奇怪的是从门缝塞進去,又从门下边被弹出来,弹到我的脚跟前,我拾起资料又二次塞進去,又二次被弹出来,和第一次一样,我觉得奇怪,因地面是平的,资料从门缝進去,掉到地上不可能掉到门外来呀,我想难道里边没人住吗?我从门缝往里看,里边没有动静,我捡起地上的资料,走到前排大门,不管路灯亮不亮的了,从门缝看到公寓里学生们正在洗刷,我坦然的把资料从门缝里送進去,资料很自然的落在大门里边的院里了,这又是师父在帮我,一是不浪费每一份资料,二是帮我去掉了怕心。

我在一次炼功时,想到已经有好几期周刊没有见到了,有两个同修也说到此事,我就想怎么能把周刊下载下来呢?因为我刚学会电脑,不会下载东西,看人下载过一次,(不是同修)没看懂,没学会。这时就在我头脑中有一条思路,我就想按这条思路试一试,结果在电脑上一操作,非常顺利的把周刊下载下来了,并且能解压出来,以前不会下载,也不懂得解压文件,我一次下载了五期,下一步怎么打印呢?我无意识的用鼠标在电脑上一点,打开了周刊打印指南,我当时高兴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不由自主的做了个双手合十动作,感激师父的慈悲点化,感谢明慧网上工作同修的周全考虑。一周后,我第二次下载周刊,却没有前一次熟练,我感到很纳闷,我又忽的悟到,上一次是师父领着我做的,这一次是我真正自己在做。慈悲伟大的师父啊,弟子的哪一步不是您领着走过来的呀。我深深体会到,能作为师父的弟子,太荣幸了,天大的造化呀。我一定紧跟师父走好我的修炼路。

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