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慈悲的师父救度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七日】我在娘胎里就受到邪党迫害。当时正闹“土地改革”,因我爷爷靠勤劳致富,被划为地富。其实爷爷生活非常节俭,连根腰带都舍不得买,冬天为了御寒在腰里扎根绳子。那时我们家的人每天惶惶不安的过着日子。终于,灾难降临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全村的人被赶到大谷场去开“斗争会”。“农救会长”宣布:马上把几家所谓的地主富农统统活埋,邻近的几个县已经执行完了。就这样,包括我们家的一群大人、孩子哭嚎着被驱赶着向山坳绝望的走去。突然,闪电划破夜空,一声惊天动地的炸雷,农救会长应声倒地,身上还被打上字,是善恶有报之类的话,当时不让人看。就这样,一场血腥镇压停了下来。我现在想起,一定是伟大的师父救了我和我的家人。

我小的时候有神通,大人有什么事总要问我怎么办,我就知道怎么办。大人老问来问去的,我就产生了显示心,后来神通就关了。我上学时是五个自然村的第一名。但到文革时被赶出校门,所以我只上了五年小学。因我特别爱上学,所以精神打击太大了,我做梦都是在上学。后来婚姻也不好,身体多种疾病,天天头痛欲裂,昏头昏脑的什么也干不了,心里却很要强,就一直想练个什么功,信个什么教。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亲戚家,有幸得了法,师父很快给我净化了身体,使我看到了金灿灿的法轮。头也不痛了,睡觉特别香。回家后找到了炼功点,当时听到大法音乐特别高兴。

可我刚炼了十来天,邪党就开始迫害。我马上就意识到电视上肯定是假话,那是邪党惯用的伎俩。文革时为了整人说我母亲往井里投毒,就是特大诬陷,我母亲特别善良特别爱帮助人,而且我们全村就一口井,我们自己家人还吃这个井里的水,这怎么可能呢?没有了炼功环境,我就想,我的命也太苦了,怎么连个功也不让炼了。后来同修见面说,咱们还是应该听师父的话,继续学法炼功。我也想,信仰自由,炼功自主,就这样开始了修炼历程。

从那以后我精進实修,每天去洪法救人,遇事向内找,晚上偷偷的用手电看法(因为我还没有把家里的环境正过来)。有一次,我出去花真相币,那个卖水果的小伙子一看就大声喊起来,当时早市上买菜的人很多,我就想他这样喊大家肯定得围上来看,这样有很多人都能看到真相,当时我念很正,师父就保护我,就没有出现什么麻烦。

有的时候人心出来了,晚上就想多睡会,可总会有一个声音从高处喊我的名字,或有人打我的头或脚,要不就是孩子喊我的声音,醒来一看孩子睡得正香,原来是师父在点化我。

我总是梦见在考场上找不到笔找不到本子、很着急。我知道一定是自己哪方面没做好,没向明慧网投稿,正象同修写的,是光想看别人的,自己不想写,是自私。自从有了这个打算,我晚上马上做梦在考场上找到了位置,几个同修都找到了位置,很高兴,还看到自己飞起来了,但是飞的不高,这是师父点化我应该精進。

每次看同修在明慧网的交流文章,我都是泪流满面,心灵震撼,激励着我做好,我因受邪党迫害,从小心灵受到创伤,很自卑又小心眼,爱生气。我一定改正这个坏毛病堂堂正正的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