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九日】我想趁师父的生日来临,为了表示我一家人对师父的感恩,把我一家人修炼的经历写出来,证实师父对我一家人的呵护,包括我们的衣食住行。我没有工作,以前家庭生活是艰苦的,有时家里买菜钱都是先卖点废品,再去市场买菜。我两次到北京去证实法都是借钱买的车票。慈悲的师父以各种方式解决我们生活上的困难。

我老伴在得法前每月要在单位报销很多药费,自一九九八年六月十八日喜得大法,至今身体非常健康,再也没吃过药。我是抱着陪同老伴的目地在同一天喜得大法的。

我儿子九九年参加高考,当时中共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在“七·二零”这一天,我和老伴、儿子共同到省政府上访,后又共同到北京证实法。三个人都未到北京即被恶党人员截回。政府人员问儿子:你还上不上大学?儿子答:随其自然。得到大学录取通知时,有同修告诉恶党要对同修非法开庭。此时离儿子入校报到还剩三天,我和儿子没有因此而放弃营救同修的机会。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儿子很顺利的走入了大学校门。我们卖废品度日正是发生在儿子读大学时期。

儿子上大二时,老师组织两个班一起上政治课。我儿子几句话就把话题转到法轮功问题上,证实大法。在做作业时,儿子公开承认父母是炼法轮大法的。大三放寒假,学校非法扣留我儿子,让五个学校老师,每天给我儿子灌输中共恶党迫害大法毒害世人的邪理。学校邪党人员派五个学生看押我儿子,寸步不离。过了两天看管的学生有意无意间让儿子逃离了学校。

后来,儿子一个人到广州打工,头一天夜里下火车,第二天就找到了工作。厂方测试题正好是儿子毕业考试题,儿子被当场聘任。而且其他应聘者要出示毕业证,对我儿子却什么也不要。后来到北京应聘也如此。儿子在广州和北京打工不到两年,师父就为我儿子看似偶然的创立了一些条件,自己办了一个公司。论学历、社会经历,再加上我们家的经济现状,真是做梦也不会想到的。儿子办公司两年,知情的人就讲:是天上掉馅饼。但我们大法修炼者都明白,是师父的慈悲;是修大法后的福份;是师父为大法弟子能够更好的证实法、救度众生所作的安排。

弟子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弟子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一定努力做好三件事,随师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