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初修大法时的神奇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我是个天生的气功爱好者,直至96年夏突然想找一个最好的气功炼,有幸找到法轮大法,专修至今。现在世界法轮大法日,把刚修时的几件神奇事回忆写出来,与同修共享大法的美好。

一、清香溢满幼儿园。刚开始我们十来个人在一幼儿园晨炼,因为都是新学员,那时许多动作也不标准,甚至做不完整,如第五套功法,柱状加持法做到结印时就以为整套功法做完了,更长时间的静功根本就没炼。即使这样师父就已经管我们了。有好些日子,我们一炼功香气就充满整个幼儿园,一阵阵浓郁的清香之气沁人心脾。望周围空中非常清澈透亮,无丁点烟雾。那时大家那个美好的心情、美好的感受无以言表。

二、牙痛的故事。修大法前我就有经常牙痛的毛病,闹一次又打针又吃药的至少也得五、六天才过去。修大法后也经常痛,但大有不同,牙痛专在空闲时间,如早晨起床后、晚饭后等。有几次正痛的厉害时,有同修找一起做大法的事,牙咯噔一下马上就不痛了。师父为我们考虑太周到了,利用空闲时间为弟子消业,不误工作。有一次晚上牙痛,也睡不了觉,怎么办呢?炼一炼功吧,结果炼完动功就不痛了。以后牙一痛我就炼功,有好几次效果都挺好。可是好景不常,有一天晚上牙又痛了,我又炼功,这一次与以前的恰恰相反,却越炼越痛,我还坚持咬牙炼,由开始牙痛到半个脸痛、到半个头痛、最后连半个肩膀也都跟着痛,最后痛了一身汗。通过学法使我认识到是自己的常人的观念和执著心在作怪。没有认识到牙痛是消业,是好事,认为还是不痛好。《转法轮》中讲:“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象我这样炼功不但没去掉执著,反而加强了治病的执著心,偏离了修炼的根本目地,师父当然不能让我再这样修下去。以后牙痛我也不当回事,该我承受的痛苦坦然面对,反而不痛了,有时痛也是应应景似的,很快过去。(以上交流的是个人修炼时期的情况)

三、神奇的灌顶。97年夏季的一个晚上,觉得浑身不舒服,胸满腹胀,十点多也不能入睡,怎么待着都不行,为了不影响家人休息,我胳臂肘搁在枕头上,手托右边脸,半躺的姿势默默忍受着。时间不长,突然一股强大的能量流从头顶灌下,其状况有如摧枯拉朽一样,势不可挡,瞬间通透全身。不仅各种难受立即消失,而且全身那个舒服无以言表。我立刻想到这是师尊给我灌顶了。前后不到十分之一秒,感觉好象师尊一下把我从地狱带到了天堂一样,不由自主的幸福的泪花夺眶而出。

回忆十几年修大法的历程,师尊真是费尽了心血,对每个弟子都作了十分周密的整体安排,现实中又一步一步呵护我们走过来。在个人修炼阶段,师尊就为我们过未来的巨关巨难作了各种各样的准备,否则我们无法走到今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