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师父洗净了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我是广东大法弟子,得法已经四年了。回想没得法之前,感觉真是罪业满身,往事不堪回首。在二十五岁时,因工作调动,从老家来到广东的特区。在这个繁华都市,看到到处都是物欲横流,人们笑贫不笑娼,心中只有利字当头,金钱至上,好象成了所有人的价值观。在物欲的诱惑下,我认为“英雄莫问出处”,只要能赚到钱,干什么都行。中间经过什么样的过程是无所谓的,只要能达到自己最终的目地,就是成功,哪怕是不择手段。我想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在这个开放的都市中赚钱,最快的办法就是去夜总会做小姐,然后“钓大鱼、傍大款”,然后再往上攀。就这样每晚,我都在这个城市的各个夜总会中游荡,不知羞耻的陪着各种各样的、国内的、国外的人玩乐,其中还有两次陪客人去酒店,赚着肮脏的钱。

大概过了两个多月,一天晚上,我认识了当地的一个黑道大哥,就这样,我成了他的“二奶”,又换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经常背着几十万上百万的现金随他们到全国各地开设地下赌场。在这其间,接触到的都是人间的黑暗面,官匪勾结、权钱交易、黑帮乱党、暴力扬威、男女性乱、毒品横行,真是象师父《洪吟》中讲的<世界十恶>一模一样。而且越接近常人所认为的高层,什么“太子党”啊、“高干”啊,发现他们越黑暗,越贪婪、险恶。

在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我就这样过着邪恶肮脏、低级堕落的生活。可认识我的人还都很羡慕我,认为我穿名牌、戴名表、坐名车、国内国外到处旅游、出门身边还有保镖,有钱有势。自己也洋洋得意的认为“有钱当大爷”的目地达到了。真是“天象大变 世人无善念”(《洪吟》〈魔变〉),人的道德观念都变了,衡量好坏的标准都扭曲了。

由于感情上的落寞,唯利是图的我在这期间还与在社会上认识的其他男人发生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有的人甚至是我父辈的年龄,而我自己的身体也垮了,得了多种性病,妇科病严重,例假每次都要延续到半个月,为此也不知花了多少钱。

到了二零零一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我现在的先生,他幽默、健康、阳光,而且道德品行很好(与常人相比),我突然发现了原来人生还可以有另外一番景象,我决定要抓住这一次上天的眷顾,从新开始新的生活,于是离开了原来的黑道大哥,走上新的生活之路,和我现在的先生组织起一个小家。生活安定下来了,渐渐的忘记了过去生活留下的阴影及思维模式。

二零零四年年末,在一位朋友的介绍下喜得大法,因当时心性低,还没有领悟到大法是什么时(只看了一遍书),在家人的反对下,情关没过去,就放弃了,使我白白的浪费掉一年半的时间。

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心里总觉的好象有个声音、有个人不断的在叫我修炼一样。每次心性有问题,要做错事时,保证大法就会出现,不是有人跟我讲真相,跟我讲大法好,讲大法中神奇的事,就是有人送大法的书给我,使我心里又升出了一种强烈的要修炼的心。就这样在二零零六年五月份,从这时起,我开始真正的走入了修炼,成了大法弟子中的一份子。

刚刚走入修炼时,身体的变化可太大了,清理身体时,真象师父说的一样,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每个关节都从里往外透着黑气,看的清清楚楚的。晚上疼的睡不着觉,从脚后跟到膝盖,整个的小腿骨象用刀劈开一样的疼。只有打坐的时候,才会舒服些,可是腿也是又酸又疼又麻,腰也跟着疼。大概三、四天后,疼痛逐渐减轻。半个月后,关节的黑气散尽了,骨头也不疼了,真是感到身轻如燕,多年来,第一次体会到人身体没有病是什么感觉,心中既高兴又激动。

去年夏天,一天半夜,我的手开始发痒,而后全身都痒起来了。早上起床时,我发现身上有大片大片象风疹一样的红肿,奇痒无比。我知道,这是师父又一次在给我消大业。下午时风疹已上到头顶,满脸都是,就连耳朵眼里都痒的难受,每根头发都沉甸甸的,充满了业力,两只眼睛的眼球也是血红的,眼皮肿得很厚,脚心和阴部都肿起来了,浑身象发高烧一样,火热的。但是我心里正念很足,想着这是消业,根本就没有上医院的想法,也不害怕。第二天下午,就基本好转了,只有小面积的红肿,第三天就全好了。

还有一次,一天早上起床,我的脖子不能动了,脖子连接脊柱的地方象有一根长针插在里面一样,连脸都洗不了。后来我平躺在床上静静的什么也不想。一会儿我的头开始自己来回地转,每转一次,转动的角度就大一点,最后两侧的脸颊都可以完全的贴在床上了。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还是有魔在干扰。怎么会这样呢?没听说过有人在调整身体时,自己的身体还会来回动啊,我在心里拼命的叫师父。想着想着我又换了个姿式,把身体平趴在床上,脸朝下。这时动作更大了,我双手支在床上,支起肩胛,头使劲的朝上仰,力量很大。刚刚起床的时候,还一点儿都不敢动,才十几分钟,就做这么大的动作,真是不可思议。可是更不可思议的还在后边。

过了一会儿,我的双腿弯起来,跪在床上,双臂平伸在床上,头又低下去了,低得很低,在这个姿式中,抻我的身体。又过了一会儿腿又伸直了,双臂再支起来了,头又往上仰,连臀部都往上提,两个肩胛骨使劲地往中间靠。就这样支起来、趴下;趴下、再支起来,经过三、四个来回,整个过程,我没有用到自己一点儿力,都是在一种外力的作用下完成的。结束后,我浑身大汗淋漓,头也可以转动自如了。可更神奇的是,我原来有一点驼背,竟然直了,原来象有一个东西压在背上,现在这个东西没了,人都轻松起来了。

由于我和丈夫感情很好,从认识到现在一直都是相敬如宾,甚至连一句伤害对方的话都不曾讲过,所以对丈夫的情是我最弱的一环,觉得什么都可以不要,就是不能失去他。由于工作上的原因,丈夫经常出差,但一般的情况下,都是出去半个月到一个月,可是去年却一去九个月。家里只有我一个人,身边一个亲友也没有,我又没有工作(因丈夫不赞成我工作,多次沟通,均告失败)。刚开始那几个月,心里真是难过极了,觉得太苦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整个房间能发出声响的只有一个电视机。后来,我想如果这是师父的安排,那一定是让我悟什么,把心思都投入到学法中去,一切都会迎刃而解,别人想找这样学法的环境还没有呢!

就这样我每天把大量的时间都投入到学法中去。现在回想一下,才猛然惊醒!原来在这段时间里,我不知不觉中放下了对金钱的贪婪、名利的执著;对名牌、高档商品的追求(因每天不出门,也不注重衣着打扮);对寂寞的忍耐和色欲之心,最关键的是放下了对丈夫感情上的依赖,现在他再出差的时候,不管多久,我都不会象原来那样牵挂他、盼着他回来了,反而觉得没有人打扰的学法环境真好。

在这几年的修炼过程中,出现的神奇实在太多了,细数不尽。我想每个人得法都不是偶然的,得法的时间也不是偶然的。既然让我在经历这么多人生的罪业之后才得法,也应该有其必然的原因。回想以前接触过的人,各类商业精英、高官显爵,甚至是帮派大哥,哪一个不是来自高层次的生命。有一次,在给一个以前的朋友讲真相时,他讲:有一次和一群朋友在夜总会摇头时(吃了摇头丸),那一群朋友都齐呼叫他大哥,说看到他身上有一条金龙,还说他们都在等着我这个朋友去救他们,可是救他们什么?为什么救他们?怎么救?谁也说不清楚。当中有很多很有钱的人,还有两个是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可是现在他们还都深深的埋在迷中,忘了回家的路,还在人中争斗着。师父一再推迟结束的时间不就是在等我们去兑现史前的誓言吗?想到过去犯过的罪业,由于人心太重,三件事做的也不够好,脸都直红,真是觉的羞于面对师父。

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把我从地狱中捞起,给我洗净。虽然我现在还有许多后天形成的人的东西,有些还是自己意识不到的,但我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把自己交给大法,交给师父,在努力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不断地修正自己,走师父安排的路,跟师父回家。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