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我是山东栖霞市西城镇大法弟子,因为学大法,在我身上发生了许多神奇事。这些真实的事情使邪恶的谎言不攻自破。我把我这些亲身的经历讲给乡亲们听,希望乡亲们能够远离邪恶,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有缘得法 身体大改变

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那时我有胃溃疡、肩周炎、神经性皮炎多种病,脖子上烂了手那么大一块地方,没有皮,向外渗水,晚上睡觉被不敢贴身,满身痒痒,痛苦不堪;吃饭硬的、辣的一律不敢沾,吃下就胃疼。那时真是生不如死,就将成为一个废人,可想而知,心情也不会好,整天吵吵。

有一天,我打算去医院检查,正为治病的事在家里吵吵,嫂子进来了,问我为什么,我就说我身体不好,也没有顺心事儿,活着尽受罪。嫂子说, “不用吵了,跟我学大法吧。我昨晚做了个梦,正是师父叫我来救你。”就这样,我走进了大法的门。在嫂子的带领下,我学法炼功都很勤奋,三天后,我硬的辣的都敢吃了。半个月以后,我脖子上的伤不出水了,皮也慢慢的长上了,脸上也有了血色了,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我感受到新生的快乐。家里也变得和睦了,欢笑声不断。

家人保护大法书

二零零一年十月,我被“六一零”恶徒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在压力下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邪恶的“六一零”打电话叫家人把书送到洗脑班。我的家人虽然不修炼,但亲眼目睹了我学大法后的改变。他们知道大法好,坚决不交书。他们对“六一零”说,都处理了。就这样,我的大法书被保存了下来。

乡亲们,当我写到这时,我是多么惭愧!千万不要相信电视报纸那些谎言的宣传,只有你亲眼看到的,才是真实的。就象我的家人,我被逼着说谎时,他们知道那是假的。

重锤敲醒迷中人

从洗脑班回来后,我知道自己错了,但因迫害变得迷糊起来,学法炼功也跟不上了,也学着打牌赌钱了。二零零二年春天,村里有一家盖房上梁,我们四个人坐在那儿,一个闪光雷飞过来,正打在我的左眼上,血流了我一身,我顿时变成一个血人。到医院,大夫都惊呆了,整个眼皮打开了花,一块眼皮飞了,缝都缝不起来。医生说得住院治疗。

这时,我猛然想起师父的教导,做事先考虑别人。我越想越不是滋味,怎么偏偏那么巧,四个人就打到我眼上?我立刻明白了,是我做的不好。我这样一想,血马上止住了,眼也不疼了。就这样,我也没住院,眼睛也好了。

这件事,象一击重锤一下敲醒了我,我又重新走进了修炼。

邻居喜得大法 半月扔掉拐棍

我们村有个七十七岁的老太太,有个腰腿病,走路拄双拐,到烟台毓璜顶医院检查,说做手术得八万块,还不一定保证治好。我说来我家学大法吧。老太太开始拄着拐棍来,学了十七天,拐棍扔掉了。

还有一个女邻居,得了脑血栓,一天拄着棍下台阶,下也下不来,被我丈夫看到了。丈夫叫她来我家学大法,她来了五天,惊喜地对我说,“你看我不用凳就能上炕了!”又学了十天,拐棍也扔了。她激动地直朝我丈夫说谢谢。丈夫说:“别谢我,就谢大法师父吧!”

临危听闻大法

二零零八年,我和母亲接到电话,说舅舅患癌症晚期,已经不能治了,医生告诉准备料理后事。我和母亲赶到医院,见舅舅正被抬下楼来。我赶上前,对着舅舅的耳朵说:念“法轮大法好”。舅舅睁了睁眼,没说话。 我们找来法轮大法的书,在舅舅床头念,念着念着,舅舅转过脸来,露出笑容。我说:“舅,只有俺师父能救你,你相信俺师父吧!”舅舅不住的点头。于是我们不停的轮流念。因我当时有事回家三天,我嘱咐家人别停下,轮流念。 三天后,我又去看舅舅,见床上没人,问舅妈,说上街遛达去了。到现在我舅舅仍然健在。我们全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栖霞的乡亲们,这些都是我亲身的经历,不知你们看了会有什么感受。这实实在在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让我及我的亲人、邻居识破了邪党的恶毒谎言,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邪党打压这么好的功法,纯粹是不给老百姓好日子过。我们老百姓要什么,我们就求一个平安,我们就要一个好身体。“天灭中共”即将应验。希望乡亲们赶快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相信法轮大法,保命保平安最要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