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娜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娜娜(何娅娜)家住在天津市大港区。6岁那年,何娅娜的父母离异,父亲给她找了一个后妈,母亲给她找了一个后爸。他们谁都不管何娅娜。可怜的何娅娜与姥姥相依为命。由于缺少家庭的关爱,何娅娜很早就接触社会,不知不觉中与社会上闲杂人员来往,沾染了很多恶习。时常做一些违法之事,甚至吸毒。终于何娅娜因诈骗被劳教。那是2000年的事。何娅娜知道自己是罪有应得,但对于被劳教仍感到十分恐惧。

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位于天津市大港区东北方向的板桥,一座孤零零的大院,四周一片荒凉的芦苇地,杂草丛生。何娅娜带着莫名的恐惧,走进这个大院,环顾四周,高墙电网,一派肃杀气氛。

然而来到这里不久,何娅娜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里关押的不止是象她这样犯错的人,还有许许多多看起来非常朴实善良的人们。她们的年龄不等,有白发苍苍的老奶奶,还有正值花季的少女;有博士、硕士,还有厂长、经理甚至歌唱家。这是怎么回事呢?有人告诉何娅娜,这些人是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被中共打压,失去自由。何娅娜感到这个世界简直不可思议,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呢?

不久何娅娜被指派,看管一位修炼法轮功的大娘。由于被迫害,大娘的高血压病复发,非常严重。何娅娜没有象对待其他犯人那样对待这位大娘,她觉得象大娘这样的好人,不应该受到那样的对待。她尽量去照顾她。大娘也象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关心她。她们时常在一起唠家常,大娘的慈祥与善良,深深的感动了她,仿佛那失去已久的母爱亲情,又回到身边。由于大娘的病情严重,劳教所只好把她放了。分别时她们约定,出去后再相见。

2002年元旦,何娅娜结束了劳教生活。按规定必须由家属来接。何娅娜知道除了姥姥,没有人会来接她,而姥姥年迈体衰,无人照顾,怎么能来接她呢,直到中午,警察特许,何娅娜独自回家。何娅娜带着满腹惆怅,回到社会。她不知道人生的路该往哪走?唯一疼爱她的姥姥不久也去世了。何娅娜孤苦伶仃,倍感凄凉。这时她想起了那位修炼法轮功的大娘,想起大娘的慈祥与善良,她觉得这位大娘或许是她唯一可信赖的人。于是她与大娘取得联系,大娘热情的邀请她到家中做客,何娅娜欣然前往。

大娘家住在大港区,与老伴、儿子住在一起。这对母子以法轮功修炼者特有的宽厚与善良,接待了何娅娜这位特殊的客人,让何娅娜感到亲切。于是她成了这个家中的常客,于是她与大娘的儿子有了感情。可是何娅娜担心自己的过去,会毁了对方的名声。何娅娜的亲友也担心,何娅娜不配嫁给这样的好人家。

面对这种情况,大娘心中很坦然。她相信这段奇缘实乃天意。在真、善、忍的感召下,象何娅娜这样的生命将获得新生。岂不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为了让何娅娜的家人放心,大娘在经济并不宽裕的情况下,举办了简单的婚礼。邀请何娅娜的亲友参加。在婚礼上,何娅娜的舅舅一番发自肺腑的话,表达了何娅娜全家的感激之情,大家也因此对法轮大法升起无限敬意。因为他们知道,只有大法修炼者才能有这样宽广的胸怀,善待何娅娜这样的人。婚后的生活幸福甜蜜,在婆婆、丈夫的引导下,何娅娜也学着用“真、善、忍”来规范自己的言行。不久她有了女儿,何娅娜感念大法的洪恩,感谢婆婆、丈夫对她的苦心救度。给女儿取名:心慈。

回顾自己三十多年的经历,何娅娜时常感慨万千:如果不是有幸遇到大法,与大法弟子结缘,自己真不知会沦落到何种地步。每当此时,她心中会涌起一股冲动,她要告诉她那些至今还在迷失、沉沦的旧友:牢记法轮大法好。坦坦荡荡的做人,不要再被中共指使参与迫害法轮功,远离罪恶。于是何娅娜常常回到朋友们中间,传递法轮大法的美好。朋友们发现何娅娜变了,活得光明坦荡,每个人心中受到强烈的震撼。

2009年3月9日这一天,何娅娜借回市里办事的机会,再一次来到一个朋友家。她要告诉朋友们: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然而不幸的是,何娅娜被不法分子恶意举报,河西区马场派出所几名恶警将她绑架。并暴力毒打她。令恶警们震惊的是,这些平日里令他们头疼的,违法乱纪的惯犯,竟然聚在一起观看法轮功真相光盘。而何娅娜更是以从未有过的坚强与一身正气,令他们胆寒,他们不敢把这件事公开,那意味着中共镇压的失败。于是他们诬陷何娅娜吸毒,并把她关进戒毒所。何娅娜再一次失去自由,可是这一次她不后悔,这个在大法中重获新生的生命,此时早已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她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走向光明。

娜娜的故事还没有完,她的亲人决不承认对她的诬陷、迫害,一定要为她讨还公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