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一正,一切都随着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我是得法还不到一年的新学员,虽然修炼时间不长却经历了很多,感受也很多,内心的变化也很大。

从得法那天开始我的家庭环境变的很紧张。我的丈夫长期接受邪党邪论的灌输,是个彻底的无神论者,加上他本人性格十分倔犟,认为他的看法一定是对的,他是最清醒的,所以对我修炼大法完全不能理解。我们结婚六年他从来没有动过我一手指头,可从修炼的初期,我几乎是每天都面临着暴风骤雨,轻则连骂带推,重则把我的衣服拽碎,扯着头发往门外扔。有一次我被他扯到门口马上要扔出去了,我心里求师父:师父,不能让他把我扔出去!我嘴里喊着:“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象发了狂似的使劲挥动他的拳头,我的眼睛马上肿了,鼻子也出了不少血。

这要在以前,家庭暴力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的,我无法容忍,也决不允许。可修炼的人就不能那样看问题,修炼的路不是一帆风顺的,何况背后真实的情况也不是我们眼睛所看到的。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道:“大法弟子从修炼那天开始,你的一生就已经从新安排了。也就是说你这一生已经是修炼人的一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会出现偶然的事,人生路上的一切都与你的提高和修炼有着直接关系。”刚开始修炼时我不懂的什么叫发正念,怎么发正念,什么时候需要发正念。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和自己学法、看周刊,慢慢的再遇到问题我也会发正念了。

开始虽然会发正念了,可由于怕心很重,丈夫的脸一沉下来我的心就开始抖,担心他会不会再打我。怕也是在求,怕什么就有什么,越怕他就越跟我打。在他冲我发狠的时候那张脸邪恶的不得了,我整个人都被一种恐惧的情绪笼罩着根本就忘了发正念这回事了。现在想起来真象蹒跚学步的小孩从不会走路到慢慢走的稳了。学法后向内找我发现我是怕受皮肉之苦和对平静温馨的家庭生活的一种眷恋。还有孩子,四岁的孩子很可爱,我希望家里没有暴力,不想再让孩子看到那些暴力场面和她爸爸爆发时那张邪恶的脸,希望也象别人家一样父母领着孩子出去玩。这都是对亲情的执著。放下时真的感觉到一种东西从身上撕下来一样。痛时我就这样想:“想做人还是想做神?”答案是肯定的,那就咬牙继续走下去。师父在《转法轮》里写到:“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其实人是很弱的,当我们念正且强大的时候,邪恶都怕,都得躲藏,更何况是人了。在我修炼过程中,我丈夫为了阻止我修炼,书也扔过也烧过,对大法犯了不少的罪。有一次,他在我的包里翻出了MP4里面存着电子书,当时我很担心他又会对大法犯罪,有点怕了,可马上提醒自己,念不正会招来更不好的结果,所以就去掉了怕,当他又用那种逼供的口气问我时,我理直气壮的说:“那里存的是法轮功的书,怎么了?看书也犯法吗?向善也犯法吗?做好人也犯法吗?谁规定的这邪法?”他一下象短路了一样,张着嘴半天没说出话,后来说了一句:“把它收起来吧。”就進屋了。我见证了法的威严,正念的威力。

还有一次,他一边用木凳打我一边逼问着我:“还炼不炼了?”开始我没吱声。只要我不吱声他就觉的没听到满意的答案,就不停的打不停的问。每次都是在我心一横的时候局面就会大变。随即我大声的说了一句:“炼!打死我也要炼!”他象听到了该听到的答案一样瘪了气似的坐在那,一如往常刚才的事似乎都没发生过似的,忘了。

当我们念一正时,我们周围的环境马上也随着变。师父不是说过嘛:“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虽然想写的很多,但我想每一个真修的弟子走的路应该都是不容易的。写经验交流的意义应该也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因为当我把这篇文章打出来时,我感到我已经得到了很多,认识提高了,心性也提升上来了。真是那样,修炼没那么简单,信在先,悟在先,见在后。

认识浅薄,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