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包袱 奋起直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随父母得法的。当时我才十几岁,因年纪小学法不深入,到九九年迫害开始就放弃修炼了。但是大法的美好扎在了心里。步入俗世红尘,我慢慢的迷失了自己,在常人的洪流中随波逐流。尝遍人间甘苦,才幡然醒悟人间的一切不过是过眼烟云,唯有返本归真才是生命的意义,二零零七年底我正式走回到大法修炼中,心中只存一念:浪费了八年我要奋起直追。

开始半年我大量学法,包括《转法轮》以及师父所有各地讲法,之后我开始建立自己的家庭资料点,供应周围同修的周刊、新经文及真相资料,并与同修配合出去发放资料,也通过技术论坛学会了发手机短信讲真相,同时也劝退了一些同学和同事。由于参与的项目比较多,接触的同修也越来越多,每天除了要正常上班、炼功、学法以外,还要做资料、帮同修解决各种技术问题,以及采购各种mp4、耗材、零配件等等,时间不够用,睡眠时间很少。每天就沉浸在忙碌中,自认为学法也没有懈怠,也经常叮嘱自己不要生出干事心,我以为自己很精進,但其实心性提高的并不快。

一天我们一起发资料的同修甲再一次被恶人绑架,我意识到我们的整体出现了问题,但到底是什么我还是不很清楚。我仔细思考整个过程,同修甲第一次被绑架后,在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与营救下,于今年年初正念闯出,可是不到4个月的时间再一次被绑架。在此期间,她表现出比较强的人心和对同修的怨,我们整体上几次以跟她切磋为名,试图指出她的问题并希望她去掉人心归正她自己,不要因为她的状态影响了整体做证实法的事。但这显然不符合法对我们的要求,我知道我们是应该无条件找自己的。我虽然感觉有点不对,但因为自己走回来晚,学法不如这些修炼十几年的老同修扎实,所以也没有指出来。

直到甲同修再次被恶警绑架,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们非但没有能够营造出一个人人向内找归正自己的最正的场去帮助甲同修,反而当面指责,背后议论,随意下结论,恰恰往下推了她一把,愧疚使我再一次深深体会到向内找的重要。

前些天,我们这个一起发资料的小整体除了甲被绑架外,其余三位同修突然一起把矛头指向了我,有指责我说话没有善心的,有指责我不是修炼人状态的,甚至还有说我在大法中混事、假修的。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矛盾,观念指使我应该委屈、不平以至气恨,人心不断在我脑子里反映:我明明是真心对他们好的,我经常为了他们的一句话忙到半夜,从不计较自己得失等。但我当时心中有一个很坚定的正念:我要向内找。我努力抑制住隐隐翻腾的人心,静心反思,我才惊觉,其实同修说的全是对的。

这一年来我虽然表面做了很多证实大法的工作,但是心性提高很慢,各种执著心如显示心、争斗心、气恨心都很强,也没修出什么善心,离师父要求的修成完全为他的正法正觉更是相差甚远,说话做事自然不能表现出一个修炼者应有的慈悲与善。再深挖下去,我发现所有那些浮在表面的心比如显示心、气恨心、证实自己、执著自我等其实最终都出自于旧宇宙那个私。当一个生命能够完全的为他,那就是大善,这样的生命还会有妒嫉心、显示心、刺激别人、坚持自己等等这一切表现吗?当我们能真正修出善心,慈悲对待身边的所有同修及众生,我们还会执著自己的感受吗?“自己”是不应该存在的,我们不过就是一个溶于法中的粒子。而要修出慈悲、去掉为私,也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在矛盾中,在各种磨难中,坚定正念,时刻记住无条件向内找修自己,在不断的学法修心的同时自然会达到法对我们的要求,天马行空的想我要一下子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也不可能。尤其是像我这样重新走回来或者新得法的弟子,如果执著时间不够了来不及修了,或执著自己迷失时做过的错事,也会人为的增加修炼的阻力。朝闻道,夕可死。都得了法了,只管按照大法去修,脚踏实地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让修炼的每一天都没有遗憾就足矣。

感谢慈悲的师父一再点悟,感谢身边一起风雨无阻证实大法及帮助过我的所有同修,严寒中我们要傲雪齐开,不愧史前洪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