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镜子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九日】前不久,家人的一件事需要我向某个人征求意见。在我的印象中,这个人很刁滑,说话阴阳怪气。所以每次遇见他,我也是把心关上,再说些言不由衷的话应付一下。

这次和他见面之前我琢磨怎样智慧的对他,这念头一出觉的不对,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做事的标准是真善忍。所以我决定无论他表现的怎样刁滑,我都要坦诚相对,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貌来。结果在实际交谈中,我发现他脸上的笑容,象孩子般的单纯,说话也朴实大方。我感觉这就是慈悲的力量,“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

事后我看三七五期《明慧周刊》时,同修交流文章的一段话让我对这件事有了新的体悟。我以他为镜,深深的向内找,我发现自己那种自命清高的心理状态,时常伴随我的举止言谈;要求别人尊重自己,喜欢受人恭维的虚荣心经常让人敬而远之。这些心在另外空间里也是有能量的,它干扰了别人,也冲淡了我的善心。是自己这些不好的心使别人也拿出了恶的东西。

这以人为镜找自己的过程,使我感受到师父要我们遇事向内找的玄妙,我悟到:遇事找自己,就能发现自己的执著,如果能把它放下,那问题的结不解自开,同时也会体现到天高地阔一身轻的愉快。这就是修炼,就是层次的突破。

有了以上这些感悟,又让我想起前不久我们当地两位协调人之间发生的事:甲乙两位同修都是当地得法很早的大法弟子。得法后他们都为洪法、证实法付出很多。近来在整体配合上,甲不支持乙的做法,使乙对甲产生误解。我听到此事后表面上觉的这是协调人的事,与己无关,但时常在思想中分辨谁是谁非,我认同甲同修。

乙同修的做法我觉的有些偏激,很多做法都是常人中的东西,把整体配合弄得象是带领大伙搞运动。比如热衷于了解某个同修和谁配合,哪个项目都有谁参加,象是要建立学员名册,档案馆,绘制联络图的架式。如遇同修不能满足他的提问,他总是用“对方不合作”的说法,忽视了找自己,久而久之,他失去了同修们的信任。从而又产生出妒嫉和怨恨。怨恨和妒嫉也是不好的物质,随着它的产生这些物质就会在一定的空间场之内对同修、对个人、对整体起着干扰作用。

原来我只是对照个人理解的法理,找了一番他的不足。我心里有了结论:乙同修真该改变一下自己了。当我有了前面提到的对着镜子修自己的经历后,我又把这事儿当镜子,拿着它,照自己。果然发现两位协调人的事也反映出我要修去的东西。比如我相信甲同修,当然他法学的好、修得扎实是一方面,而我对他的信任不是完全站在法上。我和他的配合,某些程度上是看中了他做事平稳、修口,与他共事安全。

乙同修为证实法做了很多工作,由于容易偏激一度走过弯路,也曾给整体造成损失,直到我动手写这篇体会之前我对他的过失一直耿耿于怀,多年来一直回避他,如得知谁和他交往我就对谁有戒备心甚至远离他。向内找,这是一个怕心,怕他出事连累自己,怕自己法理不清跟他走偏。这种信念和行为,起到间隔同修、瓦解整体合力的作用,是不正确状态。这种行为也是人为的放纵不正的因素,也是旧势力的迫害因素所希望的。

认清这些败坏的物质,我的思路清晰,也感到责任重大,随之从内心深处生出正念:我是整体中的一个粒子要按照师父的要求,正法的需要随时圆容着整体。记住师父的叮嘱,“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针对整体配合这个问题,我建议同修认真读一读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不分正法工作项目,大道无形有整体》及师父的评注。同时也希望我们同修之间经常提醒——哎! 遇事咱别忘了修自己!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 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