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营救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一天同修到我家来办事,顺便说到了某同修被绑架一事,想去找别的同修去切磋如何营救,我听了之后,没怎么搭话,也没表什么态,表现很麻木,原因是,我不想参与此事,想依赖别的同修,心想,我就跟着发发正念,发发传单,贴点小粘贴就行了,因为我以前曾经参与过营救同修的事,是很费心的、很辛苦的,既耽搁学法炼功,又影响正常工作和有序的家庭生活规律,还存在不安全因素等等,所以产生了怕苦怕累的念头,不愿挑这个头,可是想想这个念头也不对,再看看同修那种无助的表情时,内心感到很惭愧。

我扪心自问,如果被绑架的同修是我的亲人,我会是这种表现吗?肯定不会,那为什么对待别人会这般冷漠、麻木?很显然,就是私心。这时师父的法在我脑中浮现“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精進要旨》〈佛性无漏〉)是呀,我要按照大法要求归正自己,做事先考虑他人,想到被抓的同修现在失去人身自由,也许正在遭受酷刑折磨,每分每秒都在痛苦的煎熬之中,此时此刻的同修多么么希望得到外面同修的帮助啊;再想想同修的亲人那牵挂、担心和焦虑不安的心情,又多么希望我们伸出援手;再想想,那些警察在无知中对大法犯罪,把自己的生命摆在永远毁灭的位置。我们早营救出同修一天,家里的亲人就早一天得到安宁,同修就早一天解除痛苦,多救一些众生,警察就少犯一份罪。

想到这些,我的眼泪在往出涌,是师父的慈悲给了我善念,让我放下了肮脏的私心。我马上和同修切磋制定出营救方案。首先上网曝光邪恶;找被迫害同修的家属配合向有关部门要人;找同修制作曝光邪恶的不干胶粘贴和有针对性的劝善信等;告诉所有能告诉的同修发正念、发传单、贴不干胶;把恶人的电话发到海外,让海外同修帮助打电话。方案制定出来了,接下来就由同修配合做着各项具体事情,我负责和家属联系,由家属亲自出面向有关部门要人,然后及时了解家属要人的情况,以便和同修切磋如何更好的配合家属营救。

这样经过十几天的努力,同修终于被营救出来了。回想整个营救过程中说起来容易,可是做的过程是很难的,身体的付出,各种人心的冲撞,同修间在配合中的磨擦,方方面面的干扰,都在触及着人心。如:在开始营救时,只有我们三个同修配合家属营救,其中一个同修因家里有事没再参与近距离发正念,另一个同修因急着做真相资料,心也没完全用在营救同修上,有时就剩我自己和家属跑来跑去的,我心里对同修这种营救态度有些不满,家属的心也很烦躁。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几个同修切磋,在法上提高认识,必须用心营救,不求结果,只重过程,坚信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当整体配合很默契时,被绑架的同修从看守所送回派出所,此时都感到大法的超常。弟子走正了,师父就帮我们。我们仍然继续发正念、寄信、贴不干胶,可是两天过去,人不但没给放回来,却给转走了,又不知去向。怎么办?大法弟子学法向内找,为什么会这样,一是产生欢喜心了,二还是有求结果的心,三是营救这个过程中对警察的慈悲不够,他们也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不要把他们划到我们的对立面去,他们是被利用的,既可怜又可悲,我们整体都认识到了这一点,我们用笔亲自给他们写信,有的同修给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善恶必有报,不要被利用来对大法犯罪,给自己留条生路。当我们的心态纯净,慈悲众生时,我们的同修又回到了派出所。我们也深知这里的众生还需要進一步讲清真相,不断的纯净自己、不断的发正念、不断的讲清真相,再加上被迫害同修本身的正念,终于闯出了魔窟。

我深深的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们放下了执著,修去了人心,提高上来了,师父就把这件事情促成了,并让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建立威德。谢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