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临湘市看守所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我叫廖保清,是湖北省咸宁地区赤壁市大法弟子。我在湖南临湘的姑妈家给世人讲真相时,被人恶意告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一日被临湘市国安局伙同公安局恶警绑架。

国安局、公安局、政保局组成的近十人对我进行非法审讯,他们盘问我八月六日在我姑妈家中,我都对那七、八个人讲了些什么?我想我一定利用这个机会来救他们,我就开始对他们讲真相。我说:真善忍好,并给他们解释真是什么,善是什么,忍是什么;还给他们分析了所谓的“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一手造假的伪案;并告诉他们贵州藏字石,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等等;揭露了中共面对内部腐败束手无策,而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百姓却残暴镇压;我还劝他们不要走文革的老路,文革结束后,北京市市长刘传新因在文革中迫害老一辈遭清算,开枪自杀。善待法轮功就是善待他们自己的生命。

可惜国安局的人不仅不听,还威胁我说:“你洪法居然洪到我们这里来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再讲,我就将你送到精神病院,给你打毒针打死你!”

他们又问我关于真相资料的事情,开始我没有承认。恶警顺手就给了我一耳光,回过手来又朝我的下颌骨猛击一拳,速度之快,仿佛在眨眼之间。他们还在我的胸口上踹了一脚。我被打之后,下巴就肿了起来,左耳听力严重下降。这时只听到国安局的人对我说道:“你不是说真善忍好吗?那你就应该说真话,要敢作敢当。”我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们:“资料是我发的,资料上的内容也是教人做好人的,做好人才会有福报。”恶警手指资料上的一行字“天灭中共”问我说:“这也是做好人吗?”我回答他:“我真的为你好,我就是要把真相告诉你,天灭中共是真的,赶快三退保平安吧!用小名、化名都有效。你们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自己的后人着想啊!因为大法一正过来,就要清算迫害法轮功的凶手了。”

当他们逼问我资料的来源时,同修们一张张伟大、慈悲、威严的面孔一一浮现在我的面前,这时,我的脑中浮现出师父在讲法中的一句话:“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我的泪流了出来,在心里告诫自己:“不管怎么样,哪怕失去生命,我也绝不能做出卖同修的事情。”我对他们说:“我什么也不想说了,我觉得太累了。”说完我就闭上了眼睛,背靠着椅子不再言语。国安局的人对我说:“你不想说了?那可由不得你,我们这里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我心里时刻发着强大的正念。

他们商量了一下,把我送到了拘留所,他们非法审问了我八个小时,扬言第二天再审问我。

在拘留所中,我时时刻刻都在发着强大的正念,解体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因素。当时我想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一定要出去,这时,思想中有一个很强的声音回答我,三五天我就可以出去了

第二天中午,他们将我送进了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监室中我看到了二十多个普通服刑人员,他们的刑期是四年、六年,甚至八年。我的心在颤抖,在滴血,他们被关押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真相都听不到,更谈不上得救了。我用手不断的擦着忍不住涌出来的泪水,在心里求师父:“慈悲伟大的师尊啊!我现在不想立刻出狱了,我要把这里该救的众生都救了再出去。求求师父加持我,让我的亲人来给我送换洗的衣服来吧。如果是同修送衣物来,千万不要让他们给我送钱,他们的钱应该花在救度众生的地方去啊。”

第三天,果然有不知名的人给我送来了三件换洗的衣服。第五天,恶警两腿发抖的走到我面前说:“本来今天放你出去,因办奥运,决定将你超期关押一个月。”

在被关押期间,起初监室中的牢头不准在押的任何人跟我说话,如果他们违规就打他们而不打我。有一天晚上,牢头终于忍不住将我叫到他面前,问了一系列我想对他们讲真相的话题,还要我炼功给他看。那些躺在床上悄悄听我讲真相的在押人员,听说我要炼功,呼啦啦的全都坐了起来。吓的牢头赶紧说:“不许看,不许看,都睡觉!”我发了一会儿正念,接着盘腿打坐,第五套功法慢慢舒展开来。炼完功我睁眼一看,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被我吸引住了似的,盯着我看。牢头不准别人跟我说话的环境终于正了过来,由此也拉开了在监室讲真相的序幕。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恶警把我换到了严管监室,此监室关押着二十多个服刑人员,这里的牢头和几个打手不断的问我关于真相的话题,并要我炼功给他们看。我告诉监室所有的人:“法轮功是救人的,我告诉你们真相,我是为你们好。”为了让他们相信,我还给他们举了几个例子,而在单独面对其中的哪一个人时,我就劝他们三退。

在我绝食抗议迫害的第十天,我不断的吐被灌的稀饭,这东西非常咸,象猪食一样恶心。监室的打手在恶警的公开指使下,猛击我的背部,打完后,他们拿出一个月饼,问我还绝不绝食了。我回答说:“我被你们非法关押,我妻子又没有工作,孩子要读书,压力很重,我吃不下去,我要求释放我回去,我自然会吃。”几个打手也用同样的方式迫害我,整个监室的人都看不下去了,都来劝慰我。我对几个帮凶说:“你们把我打死了,我也不怕。只是有一点,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何苦这样对我?”牢头跳到我面前凶狠的说:“我们不会打死你的,我就是要打的你痛,因为你不吃,他们就不让你洗澡,这监室里温度又高,你身上又脏又臭发出的怪味破坏了我们的生活环境,我们每天闻的都想吐,而且上面也开始给我们施加压力,我们的日子也不好过了,我们只好这样对待你了。”此时,我各种人心一齐上来了,便终止了绝食。

过了些日子,法院对我非法开庭,并声称:如果我认错就轻判我,不认错就重判。我回答说“我没有错。”恶人将我判了三年半,我反复大声的说:“你们说的不算,我绝对不承认你们对我的判刑。”一个女陪审员忍不住问我:“我们说了不算,那谁说了算?”我告诉她:“我师父说了算。”他们一个个惊呆了,半天无语。

我的亲人提出上诉,要我配合律师。我想,上诉不也是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另一个变相手法吗?我又能指望邪党给我们什么恩惠呢?面对众亲人的悲伤痛哭和责骂,我的心不起一丝波澜,我坚定的做我认为对的事情。

在监狱里,我也有把握不好的地方,当发现自己没有做好时,真想痛哭一场,恨自己不争气。回忆起以往在家中的点点滴滴,思绪万千,我的心很痛。难去的人心,不符合法的思想与行为,就象阴影一样刺痛着我的心。这样消沉了几天,悟到自己这种状态不行,不断的告诫自己:“跌倒了爬起来,归正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救人的事不能耽误。”我就从新按照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被关押的日子里,我在监室中讲真相也发生了很多神奇的事,这里仅举几例。

A男子开车出车祸被关押,他同意退队后,判刑仅一年,他欣喜若狂。
B男子贩卖并吸毒品,同意退队后,仅判三年半,全监室的人都说他判的相当轻。
C男子也是车祸被关押,但我无论从哪个角度给他讲真相,他都听不进去,他被判八个月,又罚款九万元,债主催债的压力可想而知。全监室的人都说他有苦日子过了。
D男子因盗窃罪被关押,我对他讲真相,他拒绝听,结果重判四年。
E男子把外地投资商打得住进了医院,E男子的母亲在接见他时伤心的哭着告诉他:“政府说你的案子性质恶劣,社会影响坏,不严惩你,外商投资都会受到影响,所以要判你三年刑。”E退队后,法院开庭时却仅判了他一年,E男子喜出望外,高兴的在监室里放声高歌。

随着我在监室不间断的做好三件事,讲真相救度众生,时间过的也很快,一晃就到了零九年的春天。三月一日那天,法院来人通知我说:“你被判了三年半,缓刑四年。到目前为止,你在看守所呆了七个月,要交四千二百元的生活费,你打电话通知家属来办手续。”法院的人走后约二十分钟,恶警打开牢门,我没给他们一分钱,他们就催我走出了看守所。

我被关进看守所的初期,天天被逼奴役劳动十三个小时,如果任务完不成就再加班三个小时左右,几乎天天挨打,这是邪党逼一部份人斗另一部份人的典型手法。上面领导来所检查时,恶警要犯人对上级说“每星期吃两次肉”,其实根本就不存在,几个月能不能吃上一次肉还不一定呢!

在被关押期间,我的身体也受到了严重的摧残,直到现在双眼看书都困难,耳朵的听力也没有恢复正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