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要象我们的呼吸那样自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向内找要象我们吃饭、睡觉、呼吸那样自然。

我是一个得法比较晚的大法弟子,刚得法就开始迫害,没有个人修炼阶段。得法后,我意识到大法是什么,曾非常懊悔自己怎么得法这么晚,我也深知我和同修们已经拉开的距离,心中非常着急,我一边如饥似渴的学法,一边积极参加集体炼功。

两个月后,“七·二零”开始,同修们一夜之间全被关進了洗脑班,因为我是刚進入一个新的生活环境,没有人知道我的情况,所以我幸免,但是,那种孤独、迷茫使我捧着师尊的照片不知哭了多少回。在师尊的悉心呵护下,我走到了今天。

我知道,我今天写的这个题目很大,它远远超出我的能力与水平,但是,我之所以选择这个题材,是有两个原因促成的:

第一、是在一次集体学法时,当我们再一次切磋“向内找”的体悟时,C同修谈到:某同修(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处在魔难中,就是因为他不会“向内找”,误在一个层次中时间太长了,而且,还不让人说,一说就炸,所以,他在那个魔难中一直出不来。

第二、一位九五年得法的同修,我们并不熟悉,他对我说:“我听某某说过你,你是后来者居上”(这位同修也误在一执著中出不来)。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的愿望是:大家都能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千万别拉开层次的距离,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真正做到“让师尊多一分欣慰,少一分操劳”。

下面,我就谈谈我们学法小组对“向内找”法理的认识过程。

我们学法小组有四个人,年龄最大的七十五岁,年龄最小的也有四十多岁。我们对“向内找”法理的认识过程大致为三个类型:无条件向内找;想找找不到;不知道咋找。

我是属于无条件向内找的类型。因为我得法晚,没有个人修炼阶段,和同修们拉开的距离是无法弥补的,所以,在大法和同修面前,我谦卑再谦卑,在修炼的路上,我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因此,师父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丝毫也不敢偏离。每当“剜心透骨”的时候,我就背法,坚信师父坚信法,“百分之百是别人的错(人间的表象或旧势力演化的假相),百分之百找自己”!经历了“含泪而忍”的自我消化过程,最终是师尊给我拿掉了许许多多的黑色物质(每拿掉一次,师尊都让我看看)。

“想找找不到”的C同修,因为丈夫(同修)不精進,和孩子学习上的退步而陷入苦恼中,多次找我诉苦。每次向我诉苦时,我就简简单单的告诉她:“向内找,向内找,无条件的向内找。”或者说:“大法弟子家庭决对不会出现这种事情,出现这种事情肯定是自己有问题,学法、学法,无条件的向内找。”这样反复的次数多了,C同修无可奈何的说:“我可想向内找,可是我想找找不到啊。”

“不知道咋找”的D同修,真可谓是“贤妻良母”,不但是“相夫教子”,还要教孙子,而且“三件事”也做的很好,很平稳,没有经历大的波折。真的是里里外外任劳任怨,但是,家庭矛盾不断升级,甚至亲家母还来谴责她。她不止一次向我哭诉,我也是简简单单的告诉她:“向内找,向内找,无条件的向内找。”而且还反复强调:“大法弟子一定要无条件的向内找!”

又一次,D同修在家受了儿子、媳妇的气,来向我诉苦,我还是强调她“谨遵师尊的教诲:向内找!”她再也忍不住了,无限委屈的说:“我都做到这个份上了,你还叫我向内找,找来找去我没有错,我不知道再咋找!你这样说,我不服!反正我没错!”边说边抹眼泪。

我忽然激灵一下:“师父,我得向内找!大法弟子身边没有偶然的事,肯定有我要提高的因素在里边!我必须无条件的向内找!我怎么总强调别人向内找,而自己不向内找呢?这种情况反复出现,我怎么就不悟呢?惭愧!惭愧!”

当我心里闪过这个念头时,一个声音打到我的脑海里:“向内找不是针对具体的错误,而是要顺应师尊给我们讲的法理、顺应师尊给我们体内下的成千上万而不止的机制,不要和法理、机制拧着劲!我们这一门就是这种修法,所以我们遇事一定要向内找,就象我们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困了要睡觉一样自然;就象我们维持生命需要呼吸一样自然”。

说完这番话,我和三位同修都很激动:我们都知道这是师尊在点化我们。我们终于从各自的误区中挣脱了出来,在法理中升华;升华后的愉悦、轻松,真的无法用语言形容。“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心情真的是无以言表。我们都幸福的笑了,每个人的眼里都盈满了幸福的泪水。我们许久都没说话,各自在心里感恩师尊。

“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我们深知,学与做,还存在着很大差距。我们虽然写出了这篇文章,但还没有真正达到向内找——就象我们维持生命需要呼吸一样自然的那种水平。我们一定尽力尽快达到。

以上是我们几个人现阶段的个人体会。如有说的不对的地方,请大家以法为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