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正念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一日】“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 ”(《洪吟》〈实修〉)。当我看了明慧特刊发表的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文章后,心潮起伏,感慨万千……静思执著事:说什么读书少,不会写;说什么修的不好,和同修相比差距大,离师父要求甚远。这不是人心在作怪吗?写交流文章是把自己证实法的事情写出来,大家互相切磋,目地是提高认识。

一、特殊的“向导”

我于二零零四年农历三月得法,不久后的一天傍晚,我和同修到六十里外的乡村去发放真相资料,同修的丈夫骑摩托车送我们。大概是我第一次发放资料吧,心里很紧张,特别是村里狗多,叫声怪吓人的。我想,既然来了,我就要把资料发完,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

我一家挨一家的发资料,每做一家都在心中发一念:我救你们来了。发了几家后,慢慢的心中的怕也没有了。不知过了多久,狗叫声少了,却有一条又高又大的黄狗,无声无响的跟着我走,到了一家它就站一会,很少有人家它不去的。当我来到它没去的那一家时,发现这家没有人。这时我好象意识到了什么,我就边做边注意它。当我到它不去的另一人家时,这家也没有人。我明白了,就跟着它走,它不去我就不去。在这个“向导”的引导下,不知不觉中我完成了周围几个村的资料发放。

和同修碰面后,我对她谈了刚才的事情,她说:做大法的事就这么神奇,都是师父的安排,师父在呵护着我们呢!就这样,我们两人安全返回。

二、正念化解险境

二零零五年十月,我丈夫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师父多次点化他证实法,他一直没有动。有一天我和同修甲准备出去发放真相资料,大概是师父的安排吧,这几年我们一直都配合的很好,我俩白天一起讲真相、劝三退,晚上一起发资料。她比我早两年得法,总是带着我,帮助我,对我影响很大。

正当我们出发时,同修甲说要是还有一个人就好,因为资料要用浆糊粘。我想到了丈夫,他开始有点犹豫,在我们的劝说和鼓励下,他爽快的答应了。粘贴真相资料很顺利,在粘贴最后一张时,听到有人说话,我和丈夫都没有留意,就往堤坝上走去。我们刚刚走到存放自行车的地方时,发现后面来了很多人,男女老少共有十几人,其中有人喊:“抓住他们,快抓住他们!”当时我心里非常平静,同修甲还没有来。我对丈夫说:“不要怕,用正念制止他们。”丈夫说:“我怕什么?我又没做坏事!我在救度他们呢。”说着我们就边往下走,边发正念: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是修大法的,谁也不能干扰我们证实法,救度世人。谁也动不了我们,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

师父说:“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不一会儿,我们就和那些人走到一起了。我笑脸对他们说:“我们是发真相资料的,你们回家去看,每家门上都有一份资料,电线杆上也有,你们看明白了会得福报。”走在最前面的小伙子说:“我还以为是强盗呢,真是看你是一个女的,不然我们会把那个男的揍一顿!”说着回头挥手对其他人说:“没事儿,回去吧。”看上去即将发生的险情瞬间就被化解了,正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洪吟二》〈师徒恩〉)。与甲同修会合后,我们一同安全返回。

三、环境好坏出自人的一念

二零零八年六月份,同修甲叫上我和同修乙一起到她亲戚家去劝三退。在去的路上,我们碰到人就讲,在一个厂家我们劝退了十几人。正当我们准备离开时,又来了一个人。我们与那个人搭话,他说是信基督教的。我们马上给他讲法轮功真相,他也相信,最后他接了护身符还表示感谢。这时同修甲催促我们快走,说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了不太好,怕出问题。我和同修乙不太同意她的说法,出来不是劝三退的吗?有人要听真相,为什么不讲呢?

我们又骑车前行,发现前方不到三百米远的地方有人钓鱼,我们停下车来给那些人讲真相。钓鱼的人有三处,间隔三十米一处,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比较顺利,有的三退了,护身符也收了,还谢谢我们。其中一处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和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我们轮流给他讲真相,他不接受。我们继续骑车往前走,我在前面,同修甲和同修乙在我后面,保持一段距离。这时,我发现在前面不远处有两个十几岁的小孩,我正准备前去讲真相,忽然看见同修甲急速的从我身边骑过去,心想骑那么快干什么?正愣着,从我身边又过去了一辆白色警车。我还是没在意,心中想着对孩子讲真相的事。当我离警车大约五十米远时,警车里有个人把头伸出来,对着前方喊:“你站住!”我这时才清醒过来,警车是在追赶同修甲。同修甲骑车在前面,速度很快。警车把同修甲往沟边逼,眼看同修甲的车被逼到路边时,她一下子把自行车拐了过来。当我看到警车再次把同修甲逼向路边时,我这才意识到不能跟着他们走了。我一直专注前面,竟忘了发正念,这时突然想到让警车的胎破掉,发了这一念。这一念可能对援助同修甲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我扭转车头往回走,不到十米远有一条渠道,我就顺着渠道走,走了一会,发现同修甲从前面一条小路横过来,我知道同修甲脱险了。同修甲说,不知警车为什么没追来,她的车拐上小路后才脱离险象。一直没有感觉怕的我,这时心也跳起来了。

我俩决定分头走,前面有一个坎子,我就过了沟,发现是一条宽路,正好是往回走的方向。大约骑了二百米远,我就停下车,坐下来发正念:我们三人无论谁有执著,或有什么漏,任何邪恶生命都不能来干扰我们证实法和救度世人,谁再干扰,就将它打入地狱……。发正念时,我感觉全身被能量包围着。二十几分钟后,我睁眼往下一看,那地里都是红的,就象血一样的红。我以为是眼睛看花了,抬头向上看了一会儿,再往下看,还是一片红色。我没敢多想,继续发正念。半小时后就离开了那里。不知骑了多远,又回到刚才钓鱼的地方,小伙子和男孩还在那儿。我怀疑是他们报的警,就上前跟他们讲真相,说明迫害正信遭报应的利害关系。小伙子没作声,小男孩说:“我们没有打电话,我们没有手机。”看天色不早了,我就离开了他们。

回到家里后,我准备学法,就到房间去拿书,发现书没有了。我想拿丈夫的书看也是一样,但发现丈夫的书也不见了。这时我的心一紧,不敢再往下想,头脑里一片空白。这时,电话铃响了。我赶紧拿起电话,是丈夫的声音,我刚说了一声“喂”,电话就被挂断了。不一会儿,丈夫和同修乙進了大门。原来同修乙先回了家,并将今天所发生的事告诉了我丈夫。丈夫把大法书籍收藏起来后,开着摩托车去找我们。同修乙是怎么脱险的呢?她说:“那辆警车突然停在我身边,下来一个人叫我站住。我就说:定!把他给定住了,然后我就从一条岔道骑着车走了一会儿,看到后面没人,就坐下来发正念,过了一会儿我就回家了。”

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洪吟二》〈怕啥〉)。怕心也是一种执著,修炼人要去的就是这种执著。怕出事这一念虽然从安全角度出发,潜意识上也是一种怕心,还是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因为旧势力会说“既然你们做的是最正的,那你还怕我什么呢?”它找到了迫害的茬儿。

这天发生的事情虽然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静下来反思,发现我们整体配合上有漏,还有许多要修去的执著。通过学法,我悟到:修炼的环境是和修炼者的正信相连系的,是神念还是人念?这将决定修炼环境的好坏。只有多学法,放下人心,才能达到师父所说的“学法不怠变在其中 坚信不动果正莲成”(《洪吟二》〈精進正悟〉)。

个人认识,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