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正念正行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2005年秋收季节的一天傍晚,我正在家做晚饭,女儿在院子里玩耍。突然有人在外面敲门,是我村的副书记带领市里“六一零”恶警到我家抓我。女儿听到有人找我,跑过去把门打开,“呼啦”一下進来五、六个警察。我一看这阵式,走是走脱不了了,干脆把心放下发正念。

進了里屋,有几个警察在屋里到处乱翻,有两个警察说把我带回去,有事要说,我说:“有什么事,就在家里谈呗。”僵持了一会,还是要把我带走,我一看,就发了一念:“你们怎么把我拉走的,还得怎么把我送回来!”并且告诉妻子别担心,一会就回来了。

去公安局的路上,“六一零”恶警们边开车,边闲谈着。我一言不发,高强度的发正念,不允许他们迫害我。

到了公安局的办公室,两王姓的恶警围着办公桌坐下,他们拿出一沓所谓“证据”说:“抓了你两年,都没抓到你,今天终于抓到你了,你就别想回去了”。

我心里想,你的所谓证据什么也不是,我不承认,你们说了不算,继续发正念铲除邪恶因素。恶警拿纸叫我回答问题,并要做笔录,“你今天说不说都没用,今天能把你抓来,就不会把你放回去。说不说,都是贯(方言,满满的意思)三年”,并吓唬我说:“电棍已经都充满了电,放在抽屉里。”

我眼看着他们,就是发正念,既然说不说都判刑,那为什么要承认呢?我们是做的宇宙中最正的事,不配合,也决不能出卖同修。后来,他们吃晚饭,还让我吃,我说,心里上火,吃不下,其实我知道他们是假善、伪善。

吃完饭,看我什么也不说,他们就继续想花招,到走廊里往我家里打电话,骚扰我家人,回来唬我说:“你媳妇都承认了,你那点事,你还不承认。”我马上对他说:“你说的这些我不相信。我媳妇和我结婚这么多年,她的为人,我的为人,相互之间都很清楚,我相信她。再说,你们说的资料的事根本就不存在。”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又出去了,一会搬来一个什么刑警大队的队长,一坐下来,我就看着他的眼睛发正念,他稀里糊涂的说些什么,我也没听進去,我就是发正念。一会的功夫,这个大队长就败下阵来,灰溜溜的走了。他们又跑出去想什么花招。这时,我们心情也放松了很多,气氛也相当缓和,其实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被清理干净了。我起来到墙角的沙发上坐下,和一个正在上网聊天的警察说话。

一会儿,两个恶警又回来说:“告诉你,你今天说不说都送劳教,满贯三年,走吧,送你劳教,过来签个字。”我坐在沙发上一动没动,心里想起师父的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坚定了正念,不管怎么样,都听师父的安排。起身来到办公桌前签字,一看是在“传唤证”上签字。他们说:“你真不够意思,什么也不说,我们对你多够意思,还得把你送回去。”我笑了说:“谢谢你。”我心里这个高兴啊,欢喜心又上来了,手铐打不开,走不了。我一下悟到,遇到任何事都应该不动心,是无为的,放下人心,发正念,最后,还是打开了手铐。

回家的路上,快到我们村口的时候,两个恶警商量,是把我送到派出所,还是送回家。我一听,不能顺从他们的安排,马上说:“把我送回家,去派出所干什么?”方向盘一拐弯,進了我们村。我堂堂正正回到家中。

这正是人要什么,自己说了算,何况修炼的人有师父保护,只要心中有法,有正念,坚定的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从家里被绑架到把我送回家,整个过程整整七个小时,这个空间,虽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壮举,另外空间却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正邪大战,正义终究战胜邪恶。当然也离不开其他同修在家里给我发正念,以加持能量,更是慈悲的师父对我的呵护,才能堂堂正正的闯出魔窟。

写出此文是希望能对同修有所帮助和启示,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