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神一念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六日】零五年五月到零六年,这一年零八个月的时间里,身体一直处于“病业”的假相中,难以自拔。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同修的帮助,我自己也一直在思考,也知道在魔难中要向内找,要放下执著,要跳出人的观念,要发正念,要做好三件事。这些我也都在很努力的去做,为什么表面变化不大呢?到底误在哪儿呢?

我反背诵《论语》,师父说:“‘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通过学法,意识到自己思想深处有一个最顽固的东西在起着作用,左右着我的一思一念,它就是没有从根本上放下人的观念。

因为修炼前,我得过腰椎四、五节椎间盘突出,九八年第三节腰椎被摩托车撞成压缩性骨折。修炼后这些症状都没了,但身体哪儿一有不舒服,就害怕是老毛病又犯了。就这一念,身体不但没有恢复正常,在零六年九月十七日及以后的四十天时间里,疼痛更加严重,整天坐不安、站不稳、躺不下,白天下不了床,晚上睡不了觉。疼的我不断掉泪,心中一遍一遍的背“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

当时身心处于极度的痛苦之中,正在这时,省级有名的骨科专家打来电话告诉我,说已经找了全省最好的骨科专家做了会诊,结果马上做手术换掉腰三椎骨,否则将面临高位截瘫,并要我准备好钱。就这一截骨头,用国产的需五万元,用進口的需十万元。换后保十年。当时尽管我非常苦恼,但我果断的告诉他,请放心,我的腰会好的,更不会瘫痪。我不会去做手术的,也没有这样想过。后来才知道这个医生是我丈夫的一个战友,是他把以前的片子让人家看的。

话是给人家这么说,可自己过不了这一关,并且一直在无可奈何的偷偷落泪。这一个电话又给自己增加了一个忧愁心,怎么办呢?就跪在师父的法像前诉苦,求师父帮我。有好几个晚上,痛的厉害,我就跪在床上,双手合十求师父说:“师父,我修到哪儿,算哪儿吧,我再也不当人了,当人太痛苦了。”同时也特意找对“病业”方面的法学。反复背诵师父的《病业》和《道法》两篇经文,师父要我们遇到问题向内找,找自己,不能因为过关而退缩。

我既然想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就得听师父的话,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发现自己还存在很强的争斗心、妒嫉心、怨恨心、怕心、私心、名利情等心。身体稍有不适,就想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这颗放不下的常人执著心就翻出来,我下决心修掉这些不好的人心,修出信师信法的正念。

在我背《道法》这篇经文时,我悟到,病魔没完没了的干扰,是我放不下的执著心太多了,被邪恶钻了空子。

同时我又想到师父讲的,“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发誓,就是疼,这一次也要把正念疼出来。

就这纯正的一念,也就是在我最难忍受的第四十天,早晨四点五十分起床炼静功,当坐到四十分钟时,在我脑中出现了“修去名利情 圆满上苍穹 慈悲看世界 方从迷中醒 ”(《洪吟》〈圆满功成〉),当时我的眼泪就下来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点化我应该清醒了。

炼完五套功法后,身体轻松了很多,当天我就拿了真相资料去撒发,回来后心中别提多高兴了,因为我又能和往常一样救人了,这样连续三天后,被干扰了一年多的身体彻底好了。

回头再看,我为什么被邪魔干扰那么长时间,深挖其根源,主要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不足,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放任自己思想的空子。

我是修了十多年的老弟子,就这点上,悟到的这么晚,真是很惭愧,还是写出来给同修借鉴一下吧。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