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倒了爬起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七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得法。一九九九年大法蒙冤,为了证实大法好,在外面坚持炼功,被拘留十五天。出来后,進京上访又被遣送回当地,被关進看守所一个半月。二零零三年,我在家被绑架,被三年劳教。在劳教期间,由于学法不扎实,又有人的执著,走了大弯路。

但慈悲的师父还在管着我,同修也在帮我,终于在二零零六年中旬,我又从新走入到大法中来。每当回想起自己走错的路,懊悔不已。

但不管咋样,我千万年的等待,就是为了这个法来的。自己不能总背着包袱,我要爬起来,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要想弥补过失,就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第二天我就开始背法,背法时干扰特别大,满脑子不好的思想,我知道这是邪恶怕我回到大法中来,干扰我学法,我就坚定正念,一定要把这本书背下来。

发正念也干扰很大,胸疼,冒汗,累的不行,但是我也坚持每个整点都发。我知道从新回到大法中来是多么难。要想跟上正法進程,就得比别人多付出。

到市场买菜时,我就试着去给别人讲真相,由于心态不稳,又有怕心,又讲不到点子上,买完菜回家,一个也没三退。当时心里别提有多难受。我静下心来,找自己、反思自己,觉的救人心切。我知道要想多救人,就得在学法上下功夫。

多看《明慧周刊》,吸取同修讲真相的经验,这样下来,三退的人数,从几个,到十几个,到二十几个,现在多时能讲退三十到四十。有时生出欢喜心马上清除,因为都是师父在做。

到农村去讲真相,因为老伴的老家在农村,我是下乡青年,在农村生活近二十年,每家每户我都熟悉,我就挨家挨户的去讲。

农民特别朴实,当我把真相告诉他们,我说:我为了你们的生命,我是特意回来的。他们听了,特别感动,打电话把亲戚都召集回来听我讲真相。大家都三退,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心里都念“法轮大法好”。从来不走动的亲戚,我也主动去串门。一般都能三退,这一趟回来,就讲退了几百人。

同修叫我跟她到她的老家去讲真相,我马上答应下来,因为是救人到哪都应该去。就这样在去的路上,我们不管是坐火车,坐汽车,还是换拉脚车,遇到有缘人,就不能错过。到了她的亲戚那里,大家明白了真相,也纷纷三退。几天回来,也讲退了二百多的有缘人。

我体悟到,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什么样语言都能听到。有要举报的,有笑的,还有谩骂的,有惊有险、有委屈,摆正自己的心态,心态要稳,一般都能过去。

我一次在给两个老太太讲真相,其中一个听一听就走了。不一会领过来好几个人,一边走一边大叫:这里有一个叫咱们退党、退团、退队的,现在××党给我这么多钱,她叫我们退党,她这叫反党。这时,又过来几个人围观。

我心态很稳,也不搭她的话,心里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邪恶因素。等她叫完,我面带笑容对她们讲,我说:几位姐姐,不用大喊大叫的,你们听我把话说完。其中一个说:叫她说。我说:我告诉你们的是真相。于是,我从贵州省那块石头讲到预言,讲到天灾人祸,她们问我怎么知道的这么多?我说:我是修炼人,大脑是开智的。他们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啊,只有炼“真善忍”的,才能讲出来这些话,才能救人。她们又说:你的胆子也太大了,道那边就是派出所。我说我都知道,你们一个电话过去,我可能就被他们抓走。大法弟子为了给你们讲真相,被他们关進劳教所,几十万人,叫他们迫害死有多少人。我一边说,一边在流泪。

我接着问她们:你们了解法轮功吗?电视上有多少东西又是真的?文化大革命害死多少人,它上过电视吗?有些事情你们不了解可别乱说,说了,对你们不好。我们不是叫你们反对谁,也不是叫你们恨谁,就是为了你们的生命能留下来,才冒着危险在告诉你们真相。她们这时善良的一面也出来了,说:我们看你也是好人,我们不也为你好吗?一场风波就这样过去了。

这两年多,不管下雨下雪,从不间断的去讲真相,越讲越去怕心,越讲正念越强,慈悲心越往出来。这一路下来讲退的人数有六七千人。但比起同修,还差的太远。

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不是停在口头上;否定旧势力,决不是在嘴上说说就能否定的了。这方面的文章,同修也写的很多,我也说说自己的一点体悟。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迫害与所谓的安排,真能做到,就要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在实际行动中,不被假相所带动。

举个例子说:去年,我妹妹要到国外去定居,到我所在的派出所去办事,当把户口调出来,看到我的名字,那警察问我妹妹:她(指我)是你什么人?妹妹说:是我姐。那警察马上说:你姐不是炼法轮功的吗?你有炼法轮功的姐姐,你还想出国。妹妹一听就懵了,回来马上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说:她走不了了,声音带着哭腔。我听到也是一惊,妹妹又说:一会市局要到你家,去调查问你,还炼不炼。我当时脱口而出,想叫我放弃修炼,绝不可能。

妹妹在电话里告诉我,你把你的东西(指书)收拾收拾你快走吧,他们一会就去了。我当时一听,第一念想,我得马上走,我不能接待他们。又一想,我为什么要走,我又没做错什么。就这样,几分钟内第二念出来否了第一念,我不能走。

我坐在床上发正念,每天都加大密度发正念,三件事照做,没几天妹妹的签证就办下来了。

通过这件事,我体悟特别深,以前也谈否定旧势力,只是停在口头上。没有真正的从实际行动上与思维上,一切都不配合它。每天三件事照样做,一边安慰妹妹,一定能办下来。因为信师信法我才敢说这样话。

还有一件事,那是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我地区统一行动,对大法弟子抓捕,晚九点左右,几个恶警到我家敲门,我一听这声音就知道绝不是好人。儿媳一听,就问谁呀?恶警指我的名字问,某某在家吗?儿媳一听,看看我说:没在家,就我一个人,我不能给你们开门。恶警马上说:你不给开门后果自负。

这时我摆手叫她们進屋,我也進屋坐到床上发正念。老伴这时把灯关了,把书保护好。我坐到床上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恶警碰门有半个小时,最后走了。

老伴上夜班,我就跟他走了,把书、资料都带走了,天亮后,我把资料都发出去了,遇到有缘人照样去讲真相。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也就是四月二十四日,他们又到我家去敲门,谁也没给开门。恶警从我家出来,又到另一同修家去敲门,这个同修就把门打开了,邪恶看到一本书,把这个同修带走了。

以上两件事,使我体悟到,一个是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决不是停留在口头上。另一个是不配合邪恶,当时发正念虽然心态不稳(求师父,这是信师信法),师父也在保护。

当然在个人修炼这方面,有太多的不足,用师父的法去衡量差的太远,每次过关都拖泥带水。过后心里特别难受,知道自己提高不上去,什么也谈不上。

最后重温师父的《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的一段:

“因为你的提高是第一位的,没有你的提高什么都谈不上,也谈不上救度众生。没有你的提高,没有你的圆满,你救的众生往哪去呀?谁要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