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迫害频生的几点思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八日】近日看到网上各地迫害似乎有增多的趋势,且涉及同修的人数偏多。其中不乏资料点的连连遭受重创的报道。近期同修的一些交流文章中,分析了一些问题的所在。我想从自己参与协调的角度来分析一下,不足之处请同修们加以修正和补充。(文中涉及的对象希望不要产生不好的想法。文章旨在找出症结,减少迫害的发生,更好的纯正我们的修炼路,救度众生。不是指责个人。)

去年一年,我地遭受迫害的同修达到四十人左右,可以说损失惨重,基本上在外面协调的同修都不同成度的受到了干扰和影响。邪恶也借机敲诈、勒索同修钱财总额达十几万元。没有配合邪恶送钱、送礼的,就被送往劳教所進行了非法劳教。去年一年下来,了解真相的世人没有看到增加多少,迫害的情况却是此起彼伏,连续不断,邪恶的胃口更是越喂越大。

其间我曾找到县里做协调的同修交流此种境况发生的原因所在,谈到了其中一同修是给邪恶输血的直接豢养人,从她的输血行为开始使邪恶尝到所谓的迫害“甜头”,致使现在迫害的底价达到两万,“保释条件”就这样形成了。协调人说:我和她谈过这问题,指出邪恶疯狂迫害与她输血是有直接关系的,希望她认真剖析自己,写出严正声明,可是她不承认这些。我说:不写严正声明承认自己给大法和同修带来的损失,那就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今年一场离奇的车祸,夺走了她儿子的生命,世人的各种蜚语鹊起。

几次分析去年一年我们这里整个修炼道路出现这些严重迫害的症结所在,完全就是在做事,理性的升华根本没有,只是抱着对法的一种感恩戴德、患得患失的思想在做事,根本没有真正领悟修炼的实质。夹杂着很多的人情、人事。形式上看起来轰轰烈烈,仔细体察却看不到修者的理性和成熟的体现。

以上此种情况不仅发生在我地,在网上我也发现了外地也有我地类似的情况出现。于是我就通过信箱谈出了自己的感受及提醒他们需要注意的一些地方。几天的回复完全充实着火药味。于是我放弃了与他们的交流。前段时间,他们相继发生了邪恶迫害资料点和迫害同修的情况,至今没有看到有省悟的迹象。

前段时间我们这里一处资料点遭到了破坏,几经努力,当事人还是被送非法劳教。期间有些同修们确实积极采取各种形式组织、揭露邪恶,抵制迫害、要求放人。但是从中也看到了分别心的存在。虽然同属一地,但是只要不是我学法点上的学员,就显得有些无动于衷或营救力度不大。

这种情况在协调人中也有明显的表现:与自己走的近的,受迫害后就关心的成度大;与自己不熟或不认识的,就浮皮潦草的做做。间隔从协调人中就开始存在和形成,整体的协调更是难以达到理想的效果,营救同修的力度和强度就可想而知了。这个现象从去年同修被迫害的营救境况中就比较明显的表现出来了。

从去年开始我地有几个大大小小的资料点遭到了不同成度的损失和破坏。人们从中也看到了,资料点的同修忙的是不亦乐乎,而很多同修却是很大成度的停留在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境界。真象有的同修说的那样:忙的更忙了,闲的更闲了。对明慧网提出的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要求一直不愿考虑和实施,只想索取。等、靠、要的私心不去。有的甚至从修炼到现在一分钱也没有往资料点投,而他家中的大法书籍和资料等是样样不缺,不知有愧还常自居说:法中的东西我啥都不缺。

以前我曾提出同修都走出自己的修炼路,将资料点遍地开花。有的同修持反对意见。从协调人的角度我想,应该放手让大家走好、走正自己的修炼路,才是真正的为同修负责啊。这也是协调人放下自我执著的时候了。除了认真组织、开创好集体学法,找回昔日同修这些需要我们协调外,其他形式的过多参与可能就会事与愿违了,甚至阻碍同修的提高、升华和成熟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