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弟子,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风风雨雨的走到今天。在修炼过程中,每当遇到大的魔难时,都是在师父的慈悲点悟下,做到了正念正行,魔难瞬间消解。回过头来看看自己所走过的路,都是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在法理上悟明了以后而提高上来的。我们的正念源自大法,通过学《转法轮》,学师父各地讲法,大法开启着我的智慧,指导着我修炼提高,在救度众生中发挥着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现在将自己的修炼心得写出来,与同修们切磋,希望大家整体提高,走好以后的路。

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是属于走出来比较晚的。我曾因放不下自我而邪悟,被人误认为是炼法轮功走火入魔了,在当地造成了坏的影响(已经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但师父没有放弃我,一直在给机会,给机会,唤醒我,领我从返回归路。师父看到我想走回来的愿望,马上安排让我从新得到了大法书——一个外地同学,“七•二零”之前我曾送她一本《转法轮》和其他几本大法书,她把书寄还给了我。开始时由于怕心,我学法总是躲着丈夫,可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当他知道我仍在学法时,说了一句“我揍死你”,当然他并未有行动,只是从老家把我父亲叫来了,并说如果我父亲不反对,他也没意见。我在父亲和丈夫面前平静的说:“如果不是学法,我的命早就没了。”父亲愣了半天,冲着我喊一句,二话不说他就回老家了。从此我公开学法,无人再干扰。但是由于多种原因,一直没有真正的从个人修炼状态走出来,一直被旧势力间隔着。直到二零零一年冬天,我从一位同修那里得到“七•二零”以后的师父的新讲法,才知道大法弟子要做三件事。

二零零四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家建立家庭资料点,参与当地证实法。随着不断的在法中归正自己,不断的学法,师父不断的将法理点悟给我,并让我看到一些真相,鼓励我做好三件事。

刚开始的时候,看到网上有同修被迫害的报道,思想中总有一个不正的念头在吓唬我。通过学法,我知道那不是我在怕,是旧势力在害怕,我就想:是旧势力看到大法弟子做好了,它马上就要被消灭掉了,所以是旧势力在害怕,不是我害怕。就这样否定它、排斥着它。怕心慢慢的减轻了,但过一段时间它又冒出来了,就再去。有一次同修告诉我,说邪恶放风说要如何如何了,让我把家里的资料收拾收拾。回家后,我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怎么收拾呀?往哪藏呢?送到别人家藏起来?那不把危险推给别人了吗?这时师父点化我,让我想起了《转法轮》中师父的讲法:“有人说拿老师的像放到亲朋好友家里避邪,我不是给常人避邪的。这是对老师最大的不敬。”我的心一下子定下来了:大法资料只能放在大法弟子家里,我往哪送啊?我哪里也不送。后来我与同修交流,同修也说自己也觉的不应该往外送了。这样我们在这一个问题上都有提高。

在一次出差住宾馆的时候,我向人讲真相,思想中有一个念头提醒我:这个宾馆里有监控。我当时心态有点不稳,但还是坚持讲真相,同时加强了发正念、学法(背法)并请求师父加持弟子。在离开宾馆的最后一天,我感到压力很大,当时我走在院子里,明显的感到周围的邪恶在向这里聚集,突然一股强大的能量包围着我,心中升起无比的威严,对着空中发出强大的念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你们谁敢动!”瞬间压力感消失,魔难消除。在师父安排下,我顺利返回。

带着怕心做真相效果不好,贴的不干胶很快就被不明真相的人给撕了。但有一次在一个楼道里贴真相时,外面有人说着话走进来,我没有害怕,稳稳当当的将大法学会的公告贴好,后来很长时间我都看到那个公告完整的贴在那里,旁边后做的真相都被撕掉了,但它仍在那里完好无损。师父让我通过这件事看到了当我们正念很强时做真相的效果。

师父让我的打印机显示出灵性和打印出神迹来给我看,破除着中共邪党这几十年来给我灌输的无神论观念。当时我有两个打印机墨盒,轮换着用。有一段时间一个好使,一个不好使。我就对不好使的那个说:你们都是我选择来做真相资料的,它(好使的墨盒)能好好干,你为什么不好好干?赶快归正你自己,否则的话,就淘汰你。马上它就好好的了。可是另一个却又不好使了。我很严厉的对另一个说:刚说你好用你就起欢喜心了,你要不好好干我同样淘汰你!别看这么贵把你们买来了,我不会舍不得你的。(现在知道这里我还有对利益的执著)它马上也归正了。

在修炼中虽然也做着三件事,但时不时的放不下自我,师父不断的点化我,要将自己修成一个完全为他的生命,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徒。大法弟子做事要考虑他人,为他人着想,要救度众生就不能让他们对正法犯罪,大法弟子身上带着无比超常的东西,有师父的法身和无数的正神在时时看护着我们,邪恶根本就迫害不到大法弟子的。但是我们又是人在修炼,所以做不好时,会被邪恶钻空子。当我们坦然面对,向内找自己的问题时,就一定没有过不了的魔难,出现问题时,一定是自己哪里有问题,而不是找借口向外推责任。我悟到,师父不是让我们一下子什么都能做到,但是我们一定要去做。

刚得法时,我曾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别人欺负我们,给我们德,我们把德拿来了,我们修好了,那他们怎么办?这个思想一直困扰着我。现在体悟到也可能这就是大法弟子与生俱来的那种为他的本质吧?那时自己在法中学到的是师父告诉我尽快提升,这些问题都不要管,只管修好自己,先解决自己的问题再说。但在学法时总觉的师父不仅仅是来度人的,还有更大的原因。当然现在明白了。我们大法弟子担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

师父在梦中点悟我要做一个为他的生命:在梦中邪恶来抓我,我跑出来了,但中途把大法书丢在一个平台上。开始我害怕,但终于还是把书取回来了。后来我想我跑了,同修来找我怎么办,门口有蹲坑的,不行,我得回去告诉他们,结果我又回来了。就这样,先在梦境中经受了考验。后来在一次邪恶演化的假相中,给我一种邪恶马上要来抓我的感觉,当时思想波动很厉害,在另外空间真是一场正邪大战,最终是正念起作用,当时我想:豁出去了,如果我被抓的话,我就说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干的。(现在想这个思想也不正,还是承认了邪恶迫害)我先把家里的事情对丈夫(未修炼)交待好,当时他一定觉的我的举动很奇怪,直发笑。又想不能让真相资料损失了,去找同修帮我转移资料。当同修准备帮我转移资料时,我突然看到《明慧周刊》上师父的题词在放金光。我一下子明白了,我说不用转移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体会到我和同修都在提高,师父让我看到了同修那为他的无私的境界,看到另外空间的真相,破除了我的怕心,归正了我。

后来我学《转法轮》时,师父讲:“释迦牟尼传的方法就讲涅槃,其实释迦牟尼自己有高深大法,本体完全可以转化成高能量物质带走。他为了留下这种修法,他自己就涅槃了。他为什么这样教呢?他就是为了让人最大限度的放弃执著心,什么都放弃,最后连身体都放弃了,所有的心都没有了。他为了让人最大限度的做到这一步,就走了涅槃这条路,所以历代和尚也都走涅槃这条路。”我体悟到那种为他的境界。现在進一步体悟到为何他晚年时讲自己一生什么法都没有讲——为了不干扰师父正法。

对我来讲,在实修中放下自我是个很难的修炼过程。有时忘记了向内找,或者明知道要向内找,却也非得把对方“点评”一顿,甚至思想中还要向师父唠叨几句。直到有一天,我在学法时,师父点化我:“别说这些学员,再多我也管的了。”(《转法轮》)我明白了,遇事首先要无条件的向内找,修好自己,同修表现出来的都是有我要修的,去我的心的。即使真的是同修有问题,也要象师父讲的那样,先把自己稳下来,再善意的去和同修讲。

随着不断的学法,越来越认识到了,当觉的周围不对劲了的时候,都是自己有问题了,需要提高心性了。最近学法,师父又点悟我不要做那种“在大法弟子中却不在法中”(《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的人。真的别人都修好了,“帮助”别人修好了,自己却没有提高,这不是师父安排我走的路,只有旧宇宙的生命才会这样干。同时自己得注意修口,去掉自己的显示心。作为老学员,我们应该注意维护我们的修炼环境,不要随随便便的什么都讲。

丈夫虽说不干扰我做三件事,但有一段时间根本不和我说话,家里就象冰窖一样。我想转变这种状态,可是觉的自己无论怎么努力,他就是那样。后来我静下心来想:师父说了修大法会给众生带来福份的,大法在哪里都是应该受欢迎的。当我放弃了想改变他的想法后,他慢慢的转变了。可是由于自己情太重,这方面悟性老是上不来,总用人的理来衡量,觉的他作为丈夫就要有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直到有一天他说:“你将就着我点儿!”我笑了,是呀,我是大法弟子呀,怎么能去要求一个常人如何呢?随着自己心性的提高,丈夫对大法的态度也在向好的一面转变。

在向家里的亲人讲真相时,由于自己曾走过弯路,也由于亲人同修被邪恶严重迫害,一段时间以来他们被吓住了,给自己讲真相带来很大难度。开始时对公公婆婆怎么也讲不通,而且说我一直对他们很好,就是未修炼前也是对他们好,从表面上看也的确是这样,但修炼人的内境只有师父和我们自己知道,那不是常人能理解的了的。但当我真的为他们着想,对他们说:你们不也是在善恶面前摆放你们的位置嘛,共产(邪)党不让人做好人,非得把他们“转化”了,往哪转哪?别人不理解你们的儿子,你们不知道他们在做好人吗?难道你们真的希望你们的儿子儿媳去做坏人吗?真点到根子上的问题了,他们都无语了,也开始冷静下来思考了,不再那么抵触大法了。后来婆婆还退了团。

在讲真相过程中,的确会因我们一时没做好而被影响常人明白真相,用邪党文化那一套邪理歪说指责我们同修。这时我们讲真相一定要理直气壮,不要给同修增加负面的影响。因为丈夫的哥哥和嫂子都被邪恶迫害的失去了工作,在农村本来吃“皇粮”的一下子变的一无所有,对常人来讲的确是个不小的打击,每每提及这事,大姑姐就愤愤不平的指责他们,而且根本不让你有说话的机会。后来我不为所动,对她说:“他们是有做的不足的地方,但他们已经做的够好的了,我不能说他们(方言,即不能去指责他们的意思)。”她马上不语了。向内找,我发现在我思想中当时就有对同修做的不足而指责他们的思想念头,而被邪恶钻空子利用而加重对同修的迫害。常人的一切表现都是因我们的心而起。这里面还体现出我们同修之间能否宽容相待的问题,常人哪方面做的不足我们常常不会放在心上,可是如果有哪位同修做的不符合“自己”的观念时,有时就不能做到宽容,甚至在思想中烦怨起来,这是一种不好的现象,它被旧势力利用着间隔同修。我在今后要主动去掉这个不好的心。

在单位同样遇到这样的问题,有时被人心干扰着,甚至往前抢,抱着想解决问题的心不放,可是越不放,与同事之间的关系就越紧张,忘记了自己是大法弟子,只有救众生的份。特别是在利益上,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的,妒嫉心、争斗心不去,矛盾接踵而来。长工资时,总有人来告诉我某某长的比你多多少,如何如何。开始没有认识到这是邪恶的迫害,后来在学法中学到,师父讲“七•二零”以后没有给弟子们设过任何难,大法弟子全面转到救度众生中去。我开始反思自己,到底是有什么漏被旧势力钻空子而在经济上迫害,而且用的又是非常隐蔽的手段。

加强学法,学法时思想静不下来,我就背法,一段一段的背,背的很慢也坚持背,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才背完一遍,现在背第二遍。在法理上清晰了,首先找到的是自己仍存在严重的妒嫉心,总是认为社会不公平,看到别人得到好处了自己心里不是替别人高兴而是妒嫉,看到别人得好了自己有气恨心。我努力铲除这个不属于我的东西,直到有一天,《精進要旨》〈境界〉经文在我大脑中显现出来,我不再做“恶者”了:大法的法理制约着一切,宇宙的法理是绝对公平的。我不再用常人的理来衡量。这时师父巧妙的安排我找到了当年我给旧势力签下的约,并给我机会让我亲手销毁了它。而我的工资待遇也得到了解决,同事关系也得到缓和。

奥运期间邪党加剧迫害众生。单位的同事找我谈话,我开始不想去,后来想这正是讲真相的机会,就去了。我明确告诉他:对奥运会开不开的成我们不关心,但是邪党这么迫害都迫害到他了,过去犯法讲株连九族,现在因为我的信仰却来迫害你。他说是啊,可我们没办法。我又進一步对他讲,我说你看咱单位发放的文件牵扯到法轮功方面的都不敢盖章,你可别做冤大头,当官的常国内国外的跑,他们消息比你灵通,你再不灵通也能从电子邮箱中看到海外的形势;我修炼不仅要为自己负责,我也得为你们负责,不能因为我修大法而让你们受共产(邪)党的迫害,但是你也得守住你自己的道德底线。他赶紧说明这仅仅是我们俩人之间的谈话,知道好在家炼就好了。我在单位讲真相做的不是很多,还有许多观念障碍着,今后我会努力做好。

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开始自己有观念,认为某些人好讲,某些人不好讲,可是恰恰相反,常常有自己意想不到的讲真相效果,而且明白真相后的人主动帮助传播大法真相。时间长了,如果不给他们真相资料,还找我要。当自己心性提高的慢了,做真相跟不上的时候,他们就说你还不给我带好东西来,你都耽误我做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借他们的口督促我呢。明白真相的人真的是有福报了,而且师父让我看到了众生在急待得救。常常有人主动来找要护身符,要真相资料。

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不要忘记修好自己。如果自己修不好就会直接影响到讲真相救度众生。一旦忽视了修自己而陷入做事中的时候,明显的干扰就加大。电脑出问题,人际关系紧张,同修之间争论,什么都上来了。不让人说的心强烈到一说就炸。家族中的积怨,历史上的渊怨,修炼过程中的人心难去,无时不在干扰着、阻挡着。有一次在梦中,我看到一个木头做的大水盆,其它部份都好好的,唯有一块木板短了一截,存不住水。我悟到师父是点化我哪方面的心性没到位,向内找却怎么也找不到根源在哪里,我就去找同修交流,同修静静的听我讲,讲着讲着我明白了,看到了自己那久积的怨与恨,悟到自己对常人中的事心存嫉恨应该去掉以后,师父马上给我净化身体,同修也为我提高了而高兴。

大法弟子个人做好还不行,还要同修之间的配合好,整体提高上来。我与周围的同修接触的少,但是大法弟子的整体不体现在我们表面空间是不是在一起。邪恶永远间隔不了大法弟子的微观。每当自己遇到问题时,总有同修及时过来切磋,或者明慧网上有相关的法理交流。希望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珍惜我们的修炼环境,虽然我们有时不能在这个空间面对面的交流,但是明慧网把我们连系在了一起,远隔千里我们也不陌生。在救度众生这关键时刻,大家共同承担着这重大的责任,兑现着我们史前的伟大誓约。在向明慧投稿的过程中,也是自己升华的过程,常常是在写作的过程中明显的感到自己在法理上又升华了,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

在修炼中也有跌大跟头的时候,甚至摔的头破血流。通过学法,我知道不能跌倒了趴在那儿不起来。我记住师父讲的,就是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把它当作好事来对待。我相信师父一定能救了我,我一定能做好,抱着这坚定的一念我闯过了无数的关难。有时自己真是悟性上不来时,就如师父所说,看我还是块料,就点悟我一下,让我看到真相,增强我的信心。曾经有一位常人对我说:我看你这条道走不到黑。我时对他说:是啊,我们走的是光明大道,只能越走越光明。事实也的确如此。

想写的东西太多,甚至不知该如何说起。在开始决定写交流稿时,邪恶的干扰就不断。我想不管怎样,这都是我在修炼中在法理方面的体悟,都是师父给我的珍贵无比的东西,就象珍贵的明珠一样,只是没有串成串。现在写出来希望能对同修有帮助,让我们大家共同在法中提高。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