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时时呵护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日】记得那是二零零二年正月里的一天,我与一年纪不满二十岁的女同修商量,晚上去某村发真相材料。我经常与该同修合作,她虽年轻,但理智,正念强。我回家准备好材料后,又检查自行车,心想:到某村较远,有三十多华里,一定要把自行车检查好,免得晚上车子出了毛病不好解决。我细细检查了一遍,车挺好,最后卸下了气门,气门皮也很好,重上好,打足了气,放在了楼道里。说也怪,我一出门看见自行车时心里马上就冒出一念头:看看车子,别跑了气。把前后胎摁几下才放心。但再走到楼道时念头又从新返出,就这样到天黑时就摁了四、五次。

天黑后,由于风大,不利于挂条幅,没去。第二天晚上风仍很大,又没去成。那就第三天晚上去吧。到了第三天,仍与前两天念头一样,一天多次的摁试车胎是否跑气。天黑了,风平浪静。俺俩带上二百份真相传单,三十张双面胶大法标语和仅有的二十八个条幅,急速的向某村奔去。

离村子不远了,正过一段土路。我突然感到自行车有些颠,急忙下车,前后胎摁了一下,对同修说:“坏了,后胎没一点气了,可能是扎带了吧。”她说:“这可怎么办,前不归村后不着店的,天又这么黑。”

她正念挺强,又说:“遇上事咱就悟一悟,到底是什么原因。”我说:“是不是师父用这种方式点化咱,今晚不该来做真相,存在安全问题,让咱回去。”想不出是什么原因促成,感到挺懊丧的。沉默了一会,我说:“这么着吧,你看怎么样?咱出来这么远了,也快到地方了,从现在开始咱什么也别想,先把材料做完,救度众生要紧。有师在,有法在,咱怕啥呢?”她说:“好,咱就这样办。”

俺俩骑车到某村后,把自行车放在了村民的柴禾垛后面,進了村。俺俩一边发传单,一边贴标语。最后同修给我递着条幅,俩人配合默契的很快将二十条长一米左右,红、黄、蓝、绿颜色的条幅挂在了该村的南北、东西大集街上。

推车准备往回走,我对同修说:“咱推着走到家得三个小时呀,回家太晚了,家人也会挂心的。俺老伴那脾气,我不回家她是睡不着觉的。”我接着又说;“上车子走吧,就是蹬着沉些,一条胎压烂了,不就十元钱吗,为了救众生,值得!”她说:“咱请师父给加持着。”

一路上俩人边骑边说着话,也没感到车沉就到了某镇政府驻地。夜已深,街上很静,没有路灯。我很快的将留下的八个条幅挂在了镇政府的大街上。

资料顺利做完了,我俩一边走一边交流着。无意中我越骑越快了,一回头不见了同修。我赶紧停下,等着她上来。她说:“你怎么走的这么快啊!我加劲也撵不上你。”我说我觉的后边好似有人推着我的车子,不用我用力,只觉的走的轻快。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很快回到了家。

到家时,快深夜两点了,我赶紧喝了点水,开始炼静功。一盘上腿,感觉浑身很轻松,毫无倦意,两条腿又软又绵舒服极了!炼着炼着,心里想开了:是哪儿没做好被旧势力钻空子了啊!心里很纳闷。忽然心中一亮,四个字象是从心中跳出,“有求之心”。这下我彻底明白了,为什么老怕自行车漏气呢,三天摁试了十几次都不放心,这是强烈的怕自行车跑气之心求来的呀!这就是邪恶干扰捣乱的理由。答案出来了,可不是自己悟到的,是师父看弟子悟性差给点化出来的。修炼是多么的严肃啊!我认识到大法修炼的严肃神圣,是掺不上半点假的!

早饭后,我想车子后胎肯定压烂了,也没看一下,就推着自行车去了附近的维修点。我说要换后胎,小伙子很快卸下后轮,扒下后胎,進屋拿新胎去了。这时我拿起车胎一看,呵!完好无损。难道我没看好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时小伙子拿着新胎从屋里出来,我说:“你先看一下旧胎。”他拿起旧胎,里瞅外瞅,说:“这不是很好吗,我也没看一下,就拿新胎,真是粗心。”这样又上回了原来的车胎。这条车胎我一直用到零五年五月份才换了新的。

每当我回忆起这段往事,心里总是热乎乎的,不只是对师父感恩不尽,而是体悟到了师父时刻都在为弟子操劳着,多么不容易啊!我体重八十多公斤,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一根再生胶车胎可能不用骑上四、五里地就会压烂的吧。大法修炼处处显示着大法的超常和神迹。师父的无量慈悲和大法的美好殊胜无法用人的语言形容、表达!借此机会弟子向伟大的师尊表示最最崇高的敬意和感谢救度之恩!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为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