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每一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日】九八年八月喜得法轮大法后,我每天都到炼功点和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在生活中也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做,不但家庭和睦了,邻居之间也很融洽;工作顺利,身体健康,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然而,正当大家都在信心满满的修炼时,邪恶的迫害铺天盖地而来,既疯狂,又残忍,充满血腥。当地派出所、政府、街道干部,都不断的到家里来骚扰,不准炼法轮功,但我没有被吓倒。只要他们一来,我就讲大法的美好,讲炼功后身体健康、家庭和睦的幸福,讲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不可能有错。派出所警察叫我们每天都去报到。几天之后,我们悟到不对,大法弟子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凭什么要我们去报到。后来就不去了,警察也不再过问。

自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大法遭到无理的栽赃和陷害,很多同修都遭到残酷的迫害,各地大法弟子都陆陆续续的上北京证实大法。我心里想,我也是大法弟子,我也是大法中的一员,我能不站出来讲句真话、证实大法吗?我能当一个旁观者吗?那样的话,我还能算是修炼人吗?我们炼法轮功有什么错?我们信仰“真、善、忍”有什么错?我们做好人有什么错?二零零零年,我决定上北京护法,我觉得这是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但没想到我和同修竟被半路截回,并被非法关押在县里的看守所一个多月。

回家后,家里人被恶党的疯狂和残忍吓怕了,因此也不准我炼功学法。我知道那不是他们的本意。他们打我,我不还手;他们骂我,我不还口。我就按照师父的法理去做,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去做,无怨无恨。当时,我修炼的决心坚如磐石、金刚不动。心中只有一念,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同时,我也郑重的告诉家里人,我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没有错,我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不可能错,凭什么要我放弃修炼,我绝对不会放弃。家里人看到我坚决的态度,就再也不管我了。

有一天,我突然全身长疮,奇痒无比,难受极了。丈夫叫我用水洗。刚刚把手放進水里,竟然一下变得通红。我立刻意识到,这不是病,而是邪恶在干扰和迫害,因此马上发正念解体邪恶;同时向内找,觉得是法学少了,执着心冒出来,被邪恶钻了空子。想起师父的法理,向内找,心里坦然了,身体再痒我也不用手去抓,每天照样炼功、学法、发正念。两天过后,身上的脓疮奇迹般的消失了。家里人由此见证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奇,也开始相信大法了。

记得刚刚开始出去发放真相资料时,很害怕、很紧张,心里咚咚的跳,两腿也发软。向内找自己,我在怕什么呢?怕被邪恶看见吗?怕被抓、被迫害吗?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怕什么呢?便静下心来学法、炼功、发正念,默默寻找自己的不足。终于悟到,我是在做好事、在救人,我做的是最神圣的事,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顶天立地的伟大的神,怕什么呢?我不怕,这个怕不是我。正念一出,这个怕的因素就烟消云散了,再也没有了,以后也就不再害怕了。

《九评》问世后,我觉得写的太好了,太真实了,觉得一定能救很多人。同时也感到正法進程又向前推進了一步。因此便坦然的走進了“传《九评》、促三退”的历史大潮之中。后来,邪党通过集中营“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恶被揭露,心中的滋味真是难以形容。邪党的罪恶,天理难容、人神共愤。但在震惊的同时,心中也悟到,如此邪恶的罪行都已暴露,那就说明邪党的日子不多了,天灭中共在即。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有责任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实际上,让世人破除迷惑,让世人远离恶党,从而避免在天灭中共的时候被淘汰,那正是我们的历史使命。

刚刚开始劝三退时,碰到有人相信,退出了邪党组织,心里就特别高兴;要是碰到不相信、不愿意退的,心里就不高兴,或是少讲,总有一道坎过不去。后来,随着不断的炼功学法,心性逐渐提高,境界逐渐升华,情况就大不相同了。讲真相遇到不信的,讲三退遇到不退的,我就向内找,看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还是自己没有讲到位。慢慢的修正自己,再讲真相时情况就不一样了。

总之,在修炼的过程中,在邪党疯狂迫害的九年中,我经历了许多的困苦与魔难。但幸运的是都在师尊慈悲的点化与呵护下,在强大的正念中闯了过来。走到今天是不容易的;但没有理由抱怨,因为我们原本就是为众生而来,就是为正法而来,就是为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而来。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我没有理由不正念正行,我会坚定不移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每一件事,直到法正人间,直到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