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得法前身患多种疾病,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坚定的走过了这十几年的修炼之路。

刚得法时,师父就给我消业,而且是多种疾病全消,真是无病一身轻。修炼半年后,我走在上班路上,突然有一辆摩托车从我身后直冲而来,当的一声,就把我撞倒在地上,而车子却是开出十多米后才倒下。等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坐在地上,当时头脑中只有一念:我是炼功人,有师父在没有事。但司机摔伤了,车也摔坏了。我慢慢的站起来,随后司机也站了起来,并且客气的问我:“大姐怎么样?摔坏没有?咱们上医院看一看吧。”我说:“没事,你走吧”,然后就去上班了。真是“好坏出自一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连一点皮都没破。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每天都利用一切机会学法。我坚信,总有一天,真相会大白于天下;我把真相告诉人们。二零零零年,我和同修一起進京证实大法,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被恶警非法劫持押回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给犯人讲真相,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和超常。明白真相的人都说“法轮大法好,炼法轮功的是好人”。有的还要我教他炼功和背诗,更多的人说出去后要炼法轮功。

一天,警察把我叫到办公室,气势汹汹的问,“还要炼功不?”我不为所动。因为在我的心里,师父是天底下最好的人。我告诉警察:“你说的全是假话,电视和报纸的抹黑宣传全是假的,完全是在污蔑师父,污蔑大法。你去看看法轮功的书,看过之后再来跟我说。我告诉你,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众生的法,你我都在其中,千万不要乱说。”他听了之后,瞪大眼睛不敢吱声。几天之后,他又把我叫到办公室,并高兴地说,“我看过大法书了,知道怎么回事了。”我又叫他不要参与迫害,不要说大法和师父的坏话;要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保护大法弟子会有福报。他点头同意。三十天后,我和同修安全回家。

然而,家里的修炼环境变的异常邪恶,我進京后,邪恶不但抄了我的家,而且还威胁我的家里人。邪恶的警察、官员和居委会的人,经常到家骚扰;既威胁要抓人,又不准与同修见面。我告诉所有的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修大法做好人没有错。只要有一口气我就要炼。你们没有理由不让人做好人。我上北京就是为了说真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的清白,还大法的清白。”他们见我软硬不吃,又去威胁我丈夫。为了逼我放弃修炼,丈夫经常打我、骂我。有两次都打得我鼻青脸肿,两眼充血。当我无法忍受时,眼前突冒金光,想到了“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精進要旨》〈大曝光〉)。我心里不再害怕,脸也不痛了。没过几天,伤痕全消。后来,丈夫又逼我去干苦工,挑砖;脚下磨出许多血泡,一动脚就疼的钻心。我想起师父的话,“不记常人苦乐 乃修炼者 不执于世间得失 罗汉也”(《洪吟》〈跳出三界〉),便反复背诵。谁知走着、走着,脚竟然不痛了。两天后,丈夫对我说,“你不用去干活了,你就炼功吧。”

从那以后,我就有了学法炼功的环境。每天一有时间,我就炼功学法。我慢慢向内找,发现自己对丈夫的情太重;还有争斗心、妒嫉心、怨恨心、和不平衡的心。我暗下决心,一定要修去这些不好的心。只要能做到,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从此以后,只要有机会,我就讲真相,一见人就讲。在这一过程中,有反对的,有不听的,甚至有人瞪大了眼睛问我,“你说的是真的吗?”我就告诉他们,“我就是学大法的,你看我和电视上讲的一样吗?”还有的人说,“你们法轮功和电视,到底谁在说假话?”我就把《转法轮》拿给他看。一天,我正在门市里学法。突然闯進来四个人,其中两人是刚从外地调来的警察,另外两人是居委会的支部书记和文书。警察问,“你看的是什么书?”我说,“法轮大法书”,当时有点紧张,但并不害怕。我要给他们讲真相。警察想把书搜走,我说,“不行,这是世界上最好的书,现在有八十多个国家的人都在学,你们不要相信电视上的造谣宣传。”他们问,“电视里讲的‘法轮功杀人’,‘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就把《转法轮》中的‘杀生问题’读给他们听。明白真相以后,他们都说,“你在家里炼吧”,然后就走了。

《九评》出来以后,要劝三退。我就先劝亲朋好友退出邪党组织。由于讲真相的基础比较好,很多人都是一讲就退;但也有个别难讲的。记得是给一个亲人讲三退,我刚一开口,他就火冒三丈,脸上青筋暴跳,两只手还不停的拍打桌子。我发出一念,不能发火,不能拍桌子;但不起作用。他越说火越大,弄得我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心里干着急。我找到了正念不起作用的原因,亲人发火时,我正念不纯,当时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一向对我很好的亲人,怎么能对我暴跳如雷呢?”人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当时有一个念头的基点不在法上,“你是我的亲人,别气坏,你也别这样对我。”向内心深处寻找,“这不是情吗?”而且还掺杂了争斗心。我让这些不纯的念头占了上风,那不就是人吗?带着这些人的东西去做神圣的事,怎么能做好呢?带着这些不纯的人心,又怎么能够救人呢?我马上归正自己,突然觉得人的东西少了。后来总结,发现讲三退前先发正念效果会好一些。当然也会遇到顽固不化、紧跟邪党不退的;但我不为所动,始终保持平和慈悲的心态。

师父要我们讲真相救度世人,我毫不犹豫的照做。我经常出去发资料,不分白天和黑夜。有时和同修出去,有时一个人出去;有时间就做,有机会就做。一次夜晚到附近农村去发资料,我趁着月光把资料送到每一家。看见有狗的时候,我就给它讲,这可是救你主人的东西,你可要把他看好啊;从来没有怕过狗咬,也从来没有被狗咬过。

不管有多忙,我都始终把学法放在首位;不仅为了修好自己,也为了救度众生。只要认真学法,溶于法中,关键时刻就真能金光闪闪,带有师父法身形像的文字就会展现在脑中,心中就会有正念,邪恶就会在正念中解体,你就会大显神威。

在修炼路上,我不仅见证了师父的慈悲,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这一切的一切,即使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形容。在这些年的反迫害、救度众生的过程中,虽然遭到过种种干扰和迫害,但都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了。我要在这条路上继续坚定的走下去,随师回家。

由于层次所限,不足之处在所难免。望同修慈悲指正。双手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