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入尘世身心苦 回归大法师恩重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看了《明慧周刊》第三七九期的“八年迷失终回归”后感受颇深,更觉的应该把自己的回归路写出来,共同感悟师尊不愿落下我们每一个曾经得法弟子的浩荡佛恩。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也是一名昔日的大法小弟子。得法时十三岁,是妈妈带我走進大法的。妈妈人很好强,脾气很坏,我小的时候,经常看到她和爸爸打架、吵架,也经常打骂我和弟弟。后来,邻居告诉她法轮功很好,可以使人心情舒畅,身体健康,同时还教人向善、做好人,于是她便请回了宝书《转法轮》

从那以后,她简直变了一个人,对我们都好了,也不和爸爸吵架了。以前的她总是抱怨太多,觉的老天不公平,可自从炼功后再也不那样了,也不会动不动就发脾气了。看着她每天开开心心的,我们全家也其乐融融,我们都知道是大法带给了我们宁静幸福的生活。

当时我有鼻炎,鼻子里总是堵的,呼吸困难,吃药也只能维持。因为上学又没时间去做手术,妈妈就带我一起去炼功点炼功。记得第一次叠扣小腹时,掌心和小腹处就特别热,感觉能量特别强。后来每当炼功时,鼻子就特别通畅,可当时看书也没怎么理解。

在我得法不长时间后,中共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镇压就开始了。面对无端的迫害,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妈妈去北京后就被警察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回来后便不理同修,封闭自己。就这样,后来的新经文我一篇也没看过,十年之间,从未接触。后来我去北京打工,谈了男友,他们家离我们家很远,跨了几个省,但当时就把自己的感情放在第一位,执著感情,因为对男友的感情,我真的放弃了修炼

二零零八年我没有在北京,在家陪妈妈。因和男友不常见面,电话中吵架越来越多。没有法理的约束,更加放纵自己,常常大发脾气,钻到感情中无法自拔。我偶尔也想起师尊说的“为情者自寻烦恼 苦相斗造业一生”(《洪吟》〈做人〉)的法理,可依然放不下这段错误的感情。

人往往越执著什么,越得不到。为了男友,我放弃了修炼,可他却背叛了我,这无疑是最沉重的打击,我无法承受。想想我的人生、我的命运为什么会这样?一个情字让我尝尽人世的辛酸与悲苦,这是在还债吗?

就在绝望中,电话响起,那个声音我至今难忘,是一个讲法轮功真相和退党团队保平安的电话,平和的声音是那么善良、亲切。这是偶然吗?想想之前同修们劝我们退党,我还说人家搞政治,无法理解。这时脑中突然一个想法:只有师父能救我了。

我去了之前替我保管大法书的同修家,却不敢把书拿回家。同修安慰我,并在法上跟我交流,我决定先下载讲法听mp3,把之前录常人的歌洗了,录上师父的讲法。可因为当时心情极差,一个星期没有听完一讲。后来弟弟知道我在听大法,抓起来就把mp3摔了。我心里一震,却没有怪他,反而悟到是自己太不敬法,我不能再害怕了,应该堂堂正正把大法书请回家!

当我真正把书请回家时,爸爸却没有要动我的书,而且还不让弟弟动。是啊,只要自己有了正念,谁又能动得了呢!拿出久违的《转法轮》,捧在手里,不经意翻开,一句法深深映入我的眼帘“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

我的心一下豁然开朗,顿时感觉压在我心中沉重的大石头一下放下了,长久以来没有过的轻松无以言表,我在心中默默谢谢师尊还不曾丢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小弟子,我要从新走回大法,这才是我今生要走的路!

当我郑重的对爸爸说要从新修炼,他还是拼命的阻挡,说妈妈刚走,我这是要他的命。我含泪对他解释:如果我早一点醒悟,早一点修炼,妈妈也许就不会这样,我不能一错再错了。他咆哮着骂我,苦苦哀求我,不准我在家炼功、不准我在家发正念,但我明白这是旧势力因素还想利用爸爸阻挡我回归大法,我不理会这一切。曾经走过了那么一段弯路,现在谁也休想再阻挡我!我的心如此坚定,师尊就在帮我。

我地一协调人给我送来一九九九年后师尊新经文,我如饥似渴的读着,就象师尊在我身边亲自为我解开心中一个又一个心结、一个又一个困惑,我的泪水一次次夺眶而出。

第一次看真相光盘,了解到中共是那么邪恶残忍;第一次看《九评》,觉的上面说的是那么对,自己以前深受党文化所害;第一次听明慧广播、大法弟子们创作的歌曲,觉的这么好的广播、歌曲为什么这么晚才听到!同时为同修们为了证实法所付出的努力而震撼!第一次看神韵,我抱着同修阿姨失声痛哭……

我下定决心,不再执著过去的事,凡事都用法来衡量,努力弥补不足,跟上正法進程。我明白资料的珍贵,每周的《明慧周刊》都仔细阅读。在同修们慈悲的切磋交流中,觉的自己落下的太多太多,随着深入学法,我体会到了身为大法弟子是多么的幸运,也了解了自己的责任重大,我也要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得救!

记的第一次晚上出去发资料,师尊就在帮我。我平时一直穿高跟鞋,那天去同修家就不知不觉换了双平底鞋,而且到了同修家,她们一起帮我装资料,帮我发正念,我深深的感到是慈悲的师尊在鼓励我。走進黑黑的深巷,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原来我胆子特别小,天一黑都不敢出院子),只有一个念头:让人们都能看到这些真相资料从而得救!

刚刚走回大法,我努力听师尊的话,参加集体学法。白天工作、做家务没有时间,挤出晚上时间去学法。在参加集体学法、交流的过程中,我努力让自己谦卑再谦卑。我深深体会到师尊让我们做的一定是对的。

在此,建议那些还在家自己学法的老年同修都能排除干扰,走出来参加集体学法,一定会提高很快的。遇到有自我封闭的同修,我也会主动和他们交流。以自己亲身经历告诉她们千万不可封闭,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刻,一定不可落入旧势力的圈套,那是很危险的。

在日常生活中,我努力按大法的要求做,在家尽量做好该做的,而且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爸爸由一开始的强烈阻拦到后来我做什么他不再管了。有时他嘴上还说一些难听的话,我知道那是针对我的心来的,之前也很委屈,觉的自己做的这么好了他还这样,产生了怨恨他的想法。后来看到周刊上有同修切磋过家庭关,曾说,今生能在一个家庭就是大缘份,他们都是最有缘的人,我们应该用最大的慈悲去感化他们、救度他们,说不定他们也会走入大法。

我调整好心态,觉的爸爸也很苦,他是因为妈妈才这样的。我不能和他争执,同时清除阻挡他了解真相的邪恶因素。不过这个家庭关过的也是剜心透骨的。在矛盾中,我学会了向内找,也学会了宽容和理解别人。半年多过去了,虽然他现在仍反对,但我相信他一定会明白的。

随着妈妈的走,我也深知周围的环境对我讲清真相有一定困难,但我抱着一念,一定把这个环境正过来,同时全盘否定旧势力因素的安排。我要完成自己的使命,救度众生。

我平时多花真相纸币,周末到远处去讲真相,发神韵光盘,做的过程中处处都能感受到师尊的鼓励。我也明白正法之所以到今天,是慈悲的师尊不想落下一个弟子,在等待我们这些昔日得法的弟子。我要在同修一路走来积累的宝贵经验里,迎头赶上,不拖正法后腿,对的起自己,对的起这宝贵的机缘,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再次谢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