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含冤去世 儿子被非法判刑(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明慧通讯员佳木斯报导)来到家住黑龙江佳木斯市北焦化社区吴老汉的家中,院落收拾得井井有条、干净而又规整,可是除了几条大狗与老人相依为伴外,家中显得冷冷清清。原来吴老汉的老伴栾基芝已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末含冤离世,儿子吴志刚现又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六年。从老人落寞的神情中,可以想象的到他内心的痛楚与辛酸。


老伴栾基芝遗像

儿子吴志刚

栾基芝屡遭迫害,含冤离世

老伴栾基芝自从修炼大法后,身心健康,家庭和睦。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后,作为在大法中深受其益的栾基芝,同其他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样,本着善意于二零零零年六月来到北京,想通过依法上访的形式,向政府澄清法轮功真相,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可还没找到信访办,就遭到北京警察的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到佳木斯看守所。半个月左右后,栾基芝才得以回到家中。紧随其后,恶党以“连坐制”的形式指派江南村(又称竹板屯)小学校长来“包保”栾基芝。

从此以后,这位小学校长在上级的胁迫下,为了个人的利益不被牵连,就经常上门骚扰,威逼栾基芝写什么“保证书”。此外,佳木斯郊区长青乡政府邪党人员、友谊路派出所的警察也经常进家骚扰。那时长青乡政府邪党部门官员甚至做过联合、胁迫下属村屯的“包保”人员,乘夜幕降临时,偷偷摸摸的来到被邪党登记在册的法轮功学员家,只要在窗外一看到谁家的灯还亮着,就可以闯入民宅盘查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月,栾基芝冲破被监控和骚扰的重重阻力和封锁,再次进京上访。从那以后,她独自一人漂泊在外,流浪了一年多的时间。其间所吃的苦,令常人难以想象。她曾在饥饿难耐时,到垃圾箱捡拾过被人丢弃的残羹剩菜,也曾打过零工,挣些微薄的收入勉强糊口。因为当时公安恶警正在到处追找她,那时对她而言,除了肉体上所承受的之外,其实更大的痛苦是来自精神上的压力和漫长的苦难对人意志的消磨。在那种强大的压力下,生存下来的艰辛,对于曾经有过被中共恶党迫害经历的人来讲,可谓感同身受,刻骨铭心。

二零零二年一月九日,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和长虹派出所的邪恶之徒闯入江南村大法弟子李凤华家,抄家后绑架了李凤华、李香兰、段玉发(男)、李艳杰、冯秀娟和栾基芝等数名大法弟子。时任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支队长的陈永德与其他恶警把抄到的真相资料与从别处抄来的资料放在一起,在邪党喉舌电视媒体上大肆炒作,造假宣传,煽动仇恨。致使李香兰、段玉发被非法判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李凤华,直到被迫害至生命垂危,才被抬回家,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八日含冤去世。(详情见明慧网2002年11月14日《佳木斯市大法学员李凤华被当地恶警迫害致死》)

栾基芝在佳木斯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天后,回到家中。可家中从此再无宁日,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长虹派出所的警察、北焦化社区的协警李培玉经常上门骚扰,长虹派出所的片警每月一次、甚至有时两次砸门入室骚扰。

在长期的精神高压下,栾基芝的身体每况愈下,最后瘫痪在床,连生活都无法自理。好在儿子吴志刚很孝顺,他对母亲照料的很精心。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末,饱经苦难的栾基芝离开人世,终年六十一岁。

吴志刚被非法判刑

身为水暖工的吴志刚靠在劳务市场等活打工维生,劳务市场上的人都知道大刚(吴志刚的小名)是个好孩子,他品行端正、为人忠厚善良,活干的好,不欺骗人,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宁可自己吃亏,尊敬老人,主动操持家务。母亲去世后,父亲年岁大了干不了水暖活,就在家里饲养了几条狗,家中的生活还算平静。

可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上午,一行五名警察身着便装来到吴志刚家要找大刚。他们的到来,再一次打破了近十年来一家人难得的宁静生活。因大刚出去干活没在家,因为这些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大刚的父亲就问其姓名,他们也不告诉。大刚的父亲就问他们:“你们不都是‘伟大、光荣、正确’吗?怎么不敢说出姓名?”最后,他们支吾说他们中有两个人是市公安局的。其中有一个警察一再逼问大刚的情况,其他人则是屋里屋外的到处乱看乱翻,并说要带走老人有事要说。

大刚的父亲让他们有事在家说,他们不同意。老人又建议到社区去说,他们也不同意。于是,他们就把大刚的父亲带到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随后又带到前进公安分局,让他见了一位大约六十岁的老太太,问大刚父亲认不认识这个老太太,他们互相都说不认识。最后,在大刚父亲的严厉斥责下,警察才不得不让他回家。大刚父亲告诉他们:“是你们用车给我拉来的,现在你们也得用车把我送回去。”最后自知理亏的他们没用自己的车,而是给大刚父亲十二元钱,叫他自己打出租车回家了。

二月十七日,大刚父亲见儿子没回家,就到处去打听,可没有儿子的任何消息,老人心急如焚,寝食难安。五天后,警察送来一张“拘留通知单”,上面写的日期是二月十八日。老人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二月十七日下午,警察又去了大刚干活的地方(原佳木斯师专附近),绑架了大刚。大刚已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据好心人说,大刚遭受了一天一夜的酷刑折磨。可吴志刚在什么地方、因为什么遭受迫害、被迫害到什么成度,全都不得而知。大刚父亲去看守所要求见儿子,警察也不让看。

二月十八日,六名警察又去大刚家到处乱翻,还到处拍照,大刚父子俩靠做水暖工,到处打工挣点辛苦钱养家糊口,家中存有一些干活用的设备与材料是情理之中的事。可警察也要逐一盘问一翻,最后把干活剩下的铁皮也都给拉走了,屋里屋外被翻的乱七八糟,一片狼藉。

七月七日,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在佳木斯看守所对大法弟子吴志刚、于云刚、付裕、刘秀芳非法开庭,一直不给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判决书”。七月二十九日,付裕年过七旬的老母亲来到法院,遭到法院工作人员、庭长赵玉斌的追撵和恐吓。后来,家人辗转获悉,向阳区法院已对于云刚非法判刑八年;吴志刚六年;付裕五年;刘秀芳三年。

大刚的父亲今年六十三岁,老伴栾基芝已去年十一月末去世,尸骨未寒。与他相依为命的儿子就是他的希望。大刚是个好孩子,劳务市场上的人都知道大刚的品行端正、为人忠厚、善良,活干的好,不欺骗人,宁可自己吃亏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尊敬老人,主动操持家务,这么好的孩子被酷刑折磨和非法关押,现又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这对老人家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老人整天愁眉不展,不知道去哪说理,现在又见不到儿子,也不知道儿子已被迫害成什么样子了。

附:相关电话
长虹派出所副所长 魏淑云  13846170960
北郊化片警 杨宝柱  18904549222
北郊化协警 李培玉  0454-6872008
北郊化社区主任 刘桂杰  0454-8251498
长虹派出所户籍员 白女士  0454-8581664

背景资料

2009年2月初,邪党恶首之一周永康以保“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为由,坐镇黑龙江直接操控迫害,邪党暴力机器开足了马力在佳木斯发起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从参与的部门——国家安全部、公安部、黑龙江省公安厅直至佳木斯市安全局、佳木斯市整个公安系统的所有警种以及其它一些相关部门,甚至还从外地调集来了警力;到利用的无线电监控等设备;再到采取所谓的喇叭事件不能让当地公安介入、对所谓的重点24小时监控和蹲坑;对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施以吊铐、毒打、“熬鹰”等酷刑迫害、刑讯逼供,甚至绑架家人做人质。其参与人员之多、手段之恶劣,可以说自二零零二年电视插播真相之后,在当地还未曾有过。

从另一方面,这也反映出用“小喇叭”讲真相的形式是自电视插播真相之后,对邪恶又一次有力的震慑,令末日到来前的邪党非常惶恐和胆寒。

法轮功学员于云刚、付裕、刘秀芳和吴志刚等人都是因为利用“小喇叭”的形式向世人传递法轮功真相,而遭到邪党疯狂的迫害。他们均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被佳木斯市检察院强制批捕,于次日被佳木斯市公安局非法逮捕。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在佳木斯看守所对参与用“小喇叭”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于云刚、付裕、刘秀芳和吴志刚非法开庭。向阳区法院对外谎称是公开开庭,却不敢把“法庭”设在法院,而是设在了地处郊外的佳木斯看守所。

于云刚和付裕还在以绝食的方式抵制邪党的无理迫害,目前他们的身体状况十分虚弱。付裕在被公安非法提外审期间,曾遭佳木斯市公安局高东旭的毒打,并经历了五天五夜不让合眼睡觉(又称之为“熬鹰”)的迫害。吴志刚被酷刑折磨了一天一夜。于云刚曾遭到吊铐、毒打等残酷迫害,身上伤势很重。据见证人讲,在看守所被公安非法提审时,于云刚的头上还缠着绷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