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更需要昔日同修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我是九九年五月喜得大法,因当时学法少,只觉得大法好而已。中共邪党“七·二零”发动迫害后,利用整个新闻媒体攻击师父和大法,当时我处邪党镇党委秘书叫我在保证书上签字,并在会上讲对法轮功人员進行全面监控,我一听就不签字,村长说现在是什么时候,如果继续炼,弄死算白死。由于当时的怕心以及学法的不深,便放弃了大法的修炼。从新走入大法修炼是在二零零八年三月份,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讲真相做三件事等,从中有很深的感悟,想把自己的一点体会与同修交流一下。我自己深知对法理理解还很浅,但为了助师正法,为了我们整体提高,能使昔日同修重新走出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写出此文,恳请同修批评指正。

一、正念正行,才能救度众生

刚开始时非常害怕,躲在家中炼,不敢让外人知道,一次过年后村班子换届选举,甲乙两名村支委到我家说:“派出所来人了。”当时我吓坏了(其实是与我开玩笑)心直跳,他们走后,我仔细一想,自己还象是大法弟子吗?不能总这样躲在家中修炼,我一定要走出来助师正法、救度他们。第二次他们又到我家中,这次是拉选票的,我一想机会来了,便对他们说:“你们听说过三退吗?”甲说:“我已退了。”我便对乙说:“你呢?就剩你了。”乙说:“那我也退了吧!”他们又同时对我说:“看来共产党真的要完了。”这次的成功三退给了我很大鼓励,也减少了我的怕心。

通过深入的学法,我觉得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自己必须做到身正,不断的用大法归正自己。大法洪传到今天,师父为众生承受了太多的魔难,老学员为证实大法受尽迫害,没有他们的无私奉献,就没有我们从新走進大法修炼的机会,所以我们必须抓紧时间讲真相救度众生。我妻子(同修)对我说:“你才学几天法就能救度众生?”我说:“一定能。”“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对此我深有体会,不管你学法多与少,关键是心态,只要你有救人这一念,师父就会帮你。

一次和一同修交流,同修说有一名党员(原中学校长已退休)说现在法轮功还很--我觉得这话太难听了,心想师父是在点化我要我救度他。一天我与妻子到集市上买东西回来,在他家门前正好遇见此人,我上前搭话说:“我们爷俩到屋里聊聊行吗?”他说可以,进屋后我便开门见山的说:“您听说过三退吗?。”他不愿谈这个问题,我说:“正因这事你不清楚,所以才与你谈谈这个话题。”他一听便提了很多难题:主要是谁见过神佛了、所谓的“搞政治”、“围攻中南海”等,对他提出的问题,我主要是从以下几方面给他做了解答。

首先是当今的社会现状,正如师父所说:“人类的道德水准在大滑坡,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这样干。”(《转法轮》)再看现在整个人类社会真的是到了很危险的境地,官商勾结,无官不贪,无商不奸,人与人之间争争斗斗,人人自危,黄、赌遍地,造假成风,人们已失去了最基本的做人标准,要想让人类回复到原来的纯真本性,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所以我们才要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这是至关重要的。

其次什么是搞政治?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做好人,强身健体,说实话、办实事、处处为他人着想,不争不抢,不贪不占,慈悲为怀,善待一切,可以说是大善大忍,有什么不好,可邪党恶人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和国力,对这些弱势群体進行了无情的迫害,非法关押、洗脑、酷刑折磨甚至虐杀法轮功学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卖牟取暴利。法轮功学员为了还大法一个清白,走出来告诉世人大法的美好,难道这就是搞政治?!再有所谓的“围攻中南海”,部份法轮功学员受到无辜抓捕,其他学员到北京和平请愿,是维护人权和信仰自由,是正当合法的,并非是围攻中南海,所有学员在请愿期间手无寸铁,秩序井然,文明安静,在得到答复后,迅速离去,在离开后地上连一片碎纸屑都没有,有的学员还把警察扔在地下的烟头捡走,请问这也算是围攻吗?

另外关于神佛的传说,古今有多少神奇的故事验证神佛的存在,反之纵观历史,不敬神佛者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商朝纣王文武全才,自称天下无双,他凶残成性,任意残害忠良,竟大胆冒犯女娲娘娘,于是女娲娘娘命九尾狐化身妲己到纣王身边祸乱朝政,后来商朝很快被仁德的周文王来灭掉。

听了这些,这名退休校长也觉得很有道理,于是说:“那就退了吧!”(这段时间妻子在家始终发正念)我又告诉他记住大法好会有好报的。其实整个过程只是借用我的嘴在说,实际上是师父在做。

二、大法慈悲世人

一次村里召开党员和社会代表会,当时的党员中有少一半退的,多半还没有退,那天的场面真是一场正邪大战,当时自己的思想压力也非常大,怎样面对没有退的党员讲真相呢?有的是对我还恶言中伤,有的甚至要把我从屋里赶出去,怎样才能改变他们的敌对思想呢(认为是反党)?作为大法弟子,我想到第一念就是必须善待一切众生,慈悲为怀,由于正念强,所以与他们相见时,热情的和他们打招呼、问候,使他们从心里感觉到炼功人的胸襟宽广,与常人不一般。那次的村会议内容是发放低保指标,报名人数很多,共二十八名指标,我充份利用这次机会为以后讲真相做准备,会上我很正义的提了两个指标(确实也符合低保条件),当时在会上便通过了,这两户当家人全是党员,后来他们都三退了,但是其中一名退党代号叫“明明”的很不好讲通。

明明(退党代号)妻子的表姐是当地法轮功学员,“七·二零”后遭迫害判刑,此事对表姐丈夫打击很大(当时是采购员生活条件很好),后来因事故成了植物人,死时很惨。因为此事,当明明(代号)要退党时,妻子就是不让退(很怕受迫害),她说:“如果我表姐要不炼法轮功,也不会全家弄得家破人亡。”我说:“你表姐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教人向善,同时炼功又强身健体,既不用吃药身体又好何乐而不为,修炼法轮大法的个个从真善忍做起,时刻为别人着想,不贪不占,不争不抢,这样的人却还受到迫害,象你表姐这样受迫害的家庭何止她一家,全国成千上万,这到底是谁的错。”经过这么一说她终于明白了,也答应让退了党,同时还对我推荐他们低保指标的事道谢。我对他们说:“你不用谢我,这都是师父教导我们这样做的。”

在抄稿第二遍的晚上,在梦中旧势力干扰我,可能认为我是新学员投稿,又放弃过修炼,它们不认可,对我進行恐吓及肉体迫害,梦中表现就是在我的亲戚家中我的亲戚用针向我肉身上扎,扎一根我就拔一根,总共从身上拔了不少,后来又有不少人(都是亲戚家族中的男女)非要把我抓住押走不可,我说:“我是大法弟子,在救度众生,是世上最正的。”说完这话邪恶全没了,就剩下已被我救度的亲戚了。

以上便是我修炼中的点滴,正法修炼是严肃的,写此文的目地也是希望农村还未走出来的昔日同修尽快走出来,去掉各种执著,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