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大法修炼的坚定不能以监狱的“考验”为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我曾经被邪党非法关押两年多,在监狱时也没有给它们写过任何形式的保证书。由于是奄奄一息的从监狱出来的,而当时邪党的监狱有规定不“转化”的不能提前出狱,因此后来就我了解,有一些“三书”等是监狱的警察写的,最后出狱的一些手续(包括“保证书”)是警察写好后让我家人代签的,那时我已经在监狱外的常人医院了,自己也不太清楚。

几个月后,我很快就恢复了身体状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跟同修联系上了。由于近三年了基本没有学法炼功,更不知道发正念这回事。我当时的状态其实很不好,跟同修说的一些话,提的一些建议,现在想起来都觉的脸红。如果不是同修提醒要多学法,我有可能会走到邪悟的路上去。

那时我一直在心里,在潜意识中认为自己在监狱很“坚定”而了不起。在监狱曾经吃了一些自认为是常人无法承受的苦而沾沾自喜。其实这都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而自己还没有察觉。师父说:“拳脚难使人心动”(《秋风凉》)、“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悟到,旧势力用酷刑折磨的办法、用强制监禁的办法,根本无法去掉修炼者的常人的执着心。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修炼体会中我就发觉,真正的修炼去执着,是通过不断的学法,在常人的工作生活中,不断的看到自己的不足之处,依照大法对不同层次的修炼者的要求去归正自己,去掉执着心。我认为这是师父教给我们的最快最直接的修炼方法。

修炼的人都有执着心,这个执着心用打骂的方法能改变吗?绝对不行,一个人如果不从心里认识到一件事情的对与错,靠强制的方法,只能让人表面上服从,心里面的那个执着心根本就没有动。就好象现在社会上的常人搞的强制戒毒,强制戒网瘾的方法,其实根本上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很多人从里面出来后,照样又上瘾了。

从这一点来看,旧势力的这些安排其实是很愚蠢的。它们把神圣的大法修炼当成过去的那种小法小道来看了。让大法修炼者去用它们的方法修炼,真走了它们安排的路,那根本不叫修,师父也不会承认的。

因此我认为,我在监狱里吃的那些苦,其实根本就没有必要,最多也只是象常人那样转换一点德罢了,也不可能演化成功。第一是师父不承认,第二是心性根本就没有提高上来,德也不可能演化成功。

那么,对大法修炼的坚定,用强制的办法也考验不出来,真修弟子对大法的正信,用酷刑折磨的方法根本改变不了。改变的都是那些不真修的,或者是个别同修表面未修好的部份人心还很重,一时糊涂做下错事。对此我深有体会。

原来我也以为自己是个坚定的大法弟子,经过监狱的“考验”算是合格的了,也认为自己属于“上士闻道”的这一类人。可是,当我从新参加常人的工作以后,回到了常人中,在这个花花绿绿的世界里,我逐渐的从精進变的不够精進,到半修不修的状态。甚至有将近一年的时间,基本没有发正念,没有炼功,几个星期才看完一本书,讲真相劝退的事情也做的不好。一两个星期才看一次明慧网,终于有一天,我发觉自己再这样下去必定会走到邪路上去,我反思了一下,在七二零之前,我是非常精進的大法弟子,也有在常人中非常好的工作,但是我因为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的路上,所以层次突破的特别快,自己都感觉的出来。每天保证学三讲《转法轮》,还要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炼功盘腿也特能吃苦。正因为这样,所以在七二零以后,我才能走出来证实法,讲真相。

可是当我被邪恶非法关押,出来后再回到常人社会,我变的不精進了,心性几乎又回到常人的层次中去了,也就是说,不用人打我关押我,我自己就不行了。从这件事情上来看,监狱的那个“考验”算数吗?在监狱中表现出坚定的,没有给邪恶写保证书的,就一定是合格的大法弟子吗?不见得,因为旧势力的那些安排和“考验”根本就不算数。现在我才感觉自己太差劲了,最多只能算是中士闻道,看了师父的讲法,也知道要否认旧势力的安排,可是我却承认了旧势力的所谓的“考验”。

我认为,被邪恶非法关押的,不管在监狱中表现的如何,出来后都要首先抓紧时间学法,多学法。切勿急于做事。特别是有几年没有学法炼功的,更应该认识到自己的修炼已经落在后面了。如果不注重学法,那还会出事情。更不能带着显示心,执着心去跟同修讲自己在监狱中如何不惧邪恶的酷刑折磨和迫害,如何“坚定”的(写迫害真相给明慧网曝光是两回事),那等于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说白了,没有给邪恶写“三书”,也只是在这一点上达到了常人中好人的标准而已。古代的那些孝子,他会去诽谤自己的父母吗?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去看待师父和大法呢?

以前,我总认为自己在监狱中吃了一些常人都无法相信的苦而觉的了不起,自己的忍耐力很强。现在我回头再看一下,发觉那什么也不是。对大法修炼者来说,它没什么用。按照师父安排的路去走,学法炼功,讲真相,发正念,注重心性修炼,不仅能修去执着心及业力,而且能长功。

师父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悟到,对大法修炼的坚定,是听师父的话,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情,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这样才是走在回家的路上。

以上个人所悟,有一些我只是悟到,还没有真正做到或做好,但我坚信,只要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路,我就一定能够从新做好,并弥补自己因为不精進而造成的损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