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神韵十个月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所有海内外同修大家好!

一转眼的时间,我加入神韵已经十个月了。在这短短的期间,我从一个已经十几年都没有碰过乐器的生手,到可以在铜管组吹长号跟随神韵在北美、加拿大和欧洲各国巡回演出,救度各个地区有缘的人民,这和伟大师尊的加持和大法的神奇是分不开的。下面我就分享一下我这短短十个月的修炼和吹号心得:

加入神韵

由于各种机缘,初中的时候在学校的铜管军乐队吹过三年长号,当初虽然师从北京有名的长号老师,但是因为这只是一种业余爱好,虽然有些遗憾,最终也就不了了之。这一放,就是十几年,直到大学毕业后又参加了工作,我从没有产生以吹长号而当职业的概念,更没有想过吹号可以救度众生。后来各地成立了“天国乐团”,我就方便的吹起了长号,但是只有周末和节假日训练为主。我们当地的学员有幸参加了天音乐团一团,提到神韵乐团需要专业的长号手,希望我好好练习,考一下。我想这也是支持大法的项目,但是我实在是对于自己的技巧和音乐修养没有把握,于是我就刻苦的练了几天,请会音乐的学员录制了一首歌寄到了山上。很快,山上传来消息,让我去面试。后来因为自己的修炼状态和当时的心性不够正,对神韵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没有认识的很清楚,所以就没有参加当年的巡演。但是这样,我却对神韵演出关注起来,不仅看了很多场,而且每次看都觉的心情振奋,一种神圣的感觉由心底而生,心中想要是再有机缘,可千万不要再错过,要把握住。

就这样,二零零八年山上又打来电话询问加入情况,我知道这就是履行我史前大愿的机会,于是,我辞掉了原先的工作,在二零零八年美国的独立节后,全面脱产来到了神韵天音二团演奏长号。现在回想一下,其实是自己对神韵的意义和影响有了正确的认知,通过学法深入端正了自己的态度。当正念强的时候,宇宙中旧的势力就不会钻我执着的空子,千方百计的阻拦我走正自己在史前发愿要完成的路。

坚持学法,变在其中,修炼和专业一日千里飞腾

虽然我经常在讲真相,但是由于长期学法不深,在常人中随波逐流,有的时候我觉的自己都愧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由于加入天音二团,每天学法,炼功都有保证,大法的威力就显现出来,记的师父让“使劲练”,我就抓紧所有的时间吹长音,练演奏节目片断。刚开始,连长号的音都听不到,整个乐团演奏几乎都听不到我的声音,后来好了一点,可以听到声音了,但是实在是跑调跑的厉害,节奏又不准,音色也不好听,五线谱也认不下来,气力也不够用,旋律也不连贯,连乐团的小孩们都知道我这把长号水平很差。

但是我心中坚信大法的力量是无所不能的,所有的表现只是一个过程,只要自己听话,就一定能达到师父要求的水准,只有先让自己在一切学法和专业的练习上都做到位,奇迹才会出现,师父的法才能打入我的体内,通过音乐来启迪那些为法而来的生命的神念。

就这样,我的专业技巧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现在我学会了用调音器,音准音程关系掌握的好多了;从刚来的时候音阶吹的稀里哗啦的走调,到演奏中大篇幅的吹奏大法曲目,表现着大法的辉煌和天国世界的壮丽。我真感激慈悲的师尊赋予我这个无以伦比的荣耀,把我从沦落中捞回,为我承受了那么多的罪业,让我在修炼上日新月异的進步着。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台下的观众在谢幕后离场的时候冲我竖起大拇指的时候,我才惊觉在短短的十个月时间里,凭着对大法的正信,这个每天对着调音器拉长音的我,竟然在世界舞台上演奏了一百多场演出,在各国一流剧场留下了足迹,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谢谢师尊!谢谢大法!前几天还有别的同修问我怎么长号吹的那么好?我回答说,只要相信师父,就使劲练就行了。但是要真的相信师父,没有任何先决条件的相信。

得之不易

当然,这其中也是真的得之不易,因为是修炼,不乏有信心很差,正念也不强的时候,有的时候心性把握不好,这其中当然包含着很多很多的心性和体力上的考验。关键时刻还是要看你到底信不信师父,是不是多读法,走出低谷心态,还要时时向内找。我可以略举几个小例子:

•刚刚开始练气的时候,每天累的气都喘不过来,回到宿舍和衣躺在睡袋上面就动不了了。一下就睡到第二天早上才起来。这样的事发生了几回,后来连宿舍的小孩子们都来问我有没有洗澡刷牙。每当这种时刻,我就心里很酸,难过。

•嘴唇天天吹破,上午破完了下午破,今天破完了明天破。碰到一天有两场演出的话,加上试音就相当于三场了,到了晚上演完要卸台的时候,几乎连说话发声的力量都没有了。有一次,在纽约无线电城每天连演两场的时候,到最后几场,我的号嘴都嵌到了嘴唇里,可是还要吹好,每一个音符都象刀切入,真是痛彻心肺。偏偏又有牙神经暴露,长号的震动牵动整个头颅神经疼痛,那种滋味,只有自己才知道。后来铜管部出错,我被同修指出抱怨太多,真是心中凉了一半。但是,后来我向内找,以后不管多累就很少口头抱怨了。这样外空间的物质就消了很多。

•后背曾经拉伤,因为拉滑管很大幅度的颈部和手臂的伸缩,有一段时间背部很痛,消了很多业,晚上睡觉不敢翻身,就板着一个动作平躺着。后来习惯了,就慢慢不疼了。

•很多次吹号因为缺氧要晕倒,眼前没有视觉,黑黑一片的。这种情况在很多大法的曲目吹长旋律线的时候都会出现。我当初吹号的时候,不会运用呼吸。一有旋律就运蛮气,吹的天昏地暗的。经过有的同修指出我的声音属于“傻大声”,吹起号来只会大声不会小声。后来我认识到这也是一种突出个人的心理,喜欢表现个人,其实我们的天音乐团是讲整体配合的,每一种乐器只要能够在应该发挥自己的音色特色的时候演奏好,就能够显示出大法救人的奇迹,而且音色的纯净度是外间各种专业乐团都无法比拟的。

记的有一次,在刚吹“开场”这个节目的时候,要跟三个舞蹈团同时合演,看速度合不合适,那时候我是第一次吹一个曲目有一百多个小节全是主旋律的大法曲目,而且我们铜管组小号没在,我当时的情况是吹一遍都累的两眼发黑,满身大汗,浑身发抖。但是因为要配合三个舞蹈团的需要,就一下连续吹了六遍,附近的同修每吹完一遍的时候就询问我是不是有事,说实在的,我自己心里也没了底儿,心想:“豁出去了,今天吹到憋死也继续吹!舞蹈的速度配合比较重要。”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就在不远的地方看舞蹈,也没有看我,但是我就觉的全身突然发热,一股热流就从丹田往上涌,再吹就不会有要休克的感觉了。我非常激动,以后吹“开场”就不象以前每吹一次好象要扒一层皮一样,虽然还是累,但是就不会感觉体力消耗到支撑不住,我想是师父见我没有私心就把这个给我。类似的事情还发生在练音准上,有时下午练很多遍都没有吹好,却突然一下音准和节奏都好了;技巧和耐力就是这样在一天天提高上来。在整个吹号的过程中,我见证了很多这样的奇迹,真正的体验到了,信师信法的成度有多高,吹号就有多大的進步。

舍下生死,走师父安排的路

我在吹号前在常人中做技术工作,有一份很稳定的白领收入,我也挺得意。因为要吹号,就要全面脱产,把工作辞掉。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生死关,因为我一直有想为父母攒钱,孝顺他们的心情,没有了工作,我就没有生活来源。我当时心里很难把握,在这里我想介绍一下我的情况,我的父亲因为是大法弟子,被邪党政权判了十六年刑,被抓被打,受尽委屈。因为父母自我从小离异,妈妈一直没有在身边,我一直希望能够对妈妈也好,很执着,毕业后因为工资不错,就为她买了一辆高级轿车。上山的话,就意味着没有办法替父亲攒钱,而且巨额车款加上上学的学生贷款,也不知道怎样解决。而且家里人除了父亲没有别人修炼,没有人会替父亲呼吁,我常年为父亲的事情奔波近十一年,联络各界事情。上山后身心就会全部投入到专业的训练中,不会有很多机会亲自营救。

上山吹号,就会面临着工作,金钱,父母家庭,外加当初交往的男友全部舍弃掉。但是我知道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跟随师父救度众生,师父让走的路就是最应该走的路,经过考量再三,我决定就算在当初的心性上不能完全理解,也要无条件的全力圆容,因为师父要的,就是未来宇宙的选择。确定了正念以后,上山就象一场梦一样,辞工,搬家,几天就搬来了。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相信师父,不要以为自己给自己安排的修炼的方式才是应该走的,“人各有命”,关键时刻才能看出来到底是要人还是要神。现在想一想,在专业上突飞猛進的提高坚定了我的正念,也让我相信我就是为此而来的。

修去人情,走正正法修炼路

当初上山的时候,因为母亲并没有修炼,我又有怕心,所以就没有告诉她加入神韵专业吹号的事情,躲躲藏藏的。她知道后很不理解,几乎跟我断绝了母女关系来劝说我回去做我的工作。软硬兼施,哭哭闹闹的。我的心真是很被动,牵挂的很,想来是针对我的执着来的。于是我咬着牙,每天都打电话安慰她,几乎天天都被骂,被挂电话,因为母亲的不理解,有一段时间,我心里承受着非常大的痛苦,有时看着其他团员给父母打电话交流心得,分享同修之间的理解和关心,还有天伦之乐。我却连父母两人全都联络不了,这种心灵上的寂寞,比身体上的承受要强烈的多。

因为我有漏,有我的不对,做大法的事情本是光明磊落,堂堂正正,不应该如此的偷偷摸摸。一直以来,我做证实大法的各项事情,很少告诉她,对她讲真相一直都没有到位,所以邪恶因素就以这个为借口来考验我到底是不是真心加入神韵,坚持不懈。我知道就是我有漏,也不可能改变我的心愿,而且长期陷在情关中,实在不符合一个修炼人的状态,当初真是“横心举足万斤腿 忍苦精進去执着”(《洪吟》〈登泰山〉),一咬牙,真的从根本上除去我的执着,结果母亲那边就好了很多,现在家里人也都知道我在神韵里吹号,虽然还是不太理解,但是我的心却不再为此而牵挂。坦坦荡荡的走师父给安排的路,每天心里充满了喜悦。

当然,我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比如我知道我要突破女孩吹号不如男孩自然条件好的人的观念。学法炼功太依靠外在大环境,和同修之间要和平共处,希望别人能够理解自己的心很强盛,等等等等。在跟随神韵的十个月里,有苦也有甜,但是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我真正的体会到只要是真心相信大法和师父,用自己的诚心来表达每一个音符,奇迹就会呈现在我们面前,象我这样的例子,在神韵中是经常出现的,不单单只有我一个人。这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这是我的部份心得,因为时间有限,不能一一述来,只能先写到这里吧。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零九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