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发正念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工作了大约一年半了。我在杜塞尔多夫也有一个住处,但是我的家人还生活在奥地利。

如果周末我留在杜塞尔多夫的话,我就会参加当地的讲真相活动。杜塞尔多夫每周六都会在市中心的老城区举办大法信息日活动。

夏天的杜塞尔多夫会为游人举办很多活动,例如一些音乐或者舞蹈团体,他们的声音很大,把我们的音乐声都盖过去了,学员们把这视为干扰。

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我在两个周末不同的经历。 第一个周末,我们的展位比往常偏移了三米,因为一个举办自行车比赛的舞台占了“我们的”位置,他们在筹款,以帮助无家可归者买一台洗衣机。组织者的声音很大,而且每当有两人参加的时候,就会象解说真的比赛一样大喊大叫。

我们不知道我们应该如何清除这个干扰。我发了很多次正念。但是我为什么要发正念呢?为了清除干扰。那么以什么形式呢?我是说到底应该发生什么呢?是要给这个有着“美好愿望”的活动换一个位置吗?他们的舞台其实挺小的。还是因为我们发了正念他们就应该停止了呢?我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如果不是这样一个比赛,而是下雨或是其它旧势力安排的因素,我们会不会把它视为干扰呢?我想会的。

那天下午一直在下雨,而且越来越大,我们的信息日也因此提早到下午四点就结束了。

第二周的周四、周五的时候我读到了一篇交流文章《大法的威严◎师父评语》,我很受感动,对法理也有了新的领悟。很多事情我表面上明白了但是却没入心,有些即使我经历了多次,但是我没修好的那部份还要从头开始修--这就是修炼的过程。这与信师信法、清除旧势力及其帮凶有很大的关系,也与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强大正念有关。

我十二点多来到信息日活动点,虽然“我们的”位置还空着,但是我们后面就是一个表演非洲舞蹈的舞台,他们一边击鼓一边跳舞。你们可以想象那会有多吵。这时开始下雨了。雨和嘈杂的音乐声让我们甚至忘了发正念,几个学员麻木的站在展台旁边的伞下躲雨,没有人发传单,没有放大法弟子创作的音乐(其实就算放了也没人听得到),没有人炼功。

开始的时候,我也打着我花二欧元新买的雨伞,麻木的站在那。后来我想起了我看的那篇交流文章《大法的威严》,我开始发正念清除旧势力的安排。我体会到文章中所写,旧势力、黑手等不允许干扰我们的活动,不允许干扰世人得救。我们是在大法中,如果它们那么做就是违反了真善忍。我根本没去考虑应该怎样解决这个问题,我根本就不承认它。我没有发很长时间的正念,也不需要了,因为我意识到就在我的一思一念都正了的那一刻,我甚至没有了想法,没有了念头。我知道我不是白白的、偶然的在这里的。

然后我问自己,我为什么会在这儿?为了给人们得度的机会。那么我们就要采取相应的行动。于是我行动起来,我要用实际行动清除旧势力的安排。怎么做呢?我就做了最容易、最简单的。在雨中、在嘈杂的音乐舞蹈声中,我拿了一些传单,向那些为数不多的,路过我们展位去看非洲舞蹈的人们发放。

我感觉到,在那一刻旧势力的安排被正过来了,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另外一个学员看到这儿也认识到了,她也拿了一些传单,很快发了起来。其他的学员们也这样做了。

雨越来越小,大约十五分钟后,太阳出来了。越来越多的人向着我们的展位和横幅走来,有的人都没有发到传单,因为我们忙不过来了。人们简直是从我的手上抢传单。一个学员一脸兴奋对我说:“真不可思议,那个活动不但没有妨碍到我们,反而帮我们吸引了有缘人来得度。那些人站在那儿,高高兴兴的接过传单阅读,还询问我们关于法轮功迫害。”我回答她说:“没有什么能干扰大法。”我们四目相视,会心一笑。

这就是“大法的威严”。站在法上、为大法而做的每一小步都会产生巨大的作用。

(二零零九年奥地利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