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夫妇巡回瑞典讲迫害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可敬的同修们,

温讷:

我的名字叫温讷 • 克林讷特。我居住在瑞典一个叫阿维卡的小镇,离挪威边界不远。我的妻子叫克利斯蒂娜,我们有三个女儿,分别是十二岁、八岁和四岁。很幸运能在正法时期生活在一个修炼大法的家庭。我们交流一下如何用我们被赋予的技能和资源,相互信任和支持,讲真相、救度众生。

克利斯蒂娜:

我叫克利斯蒂娜 • 克林讷特,我和温讷结婚十年了。我所学的是属于艺术舞蹈领域,工作就是舞蹈教学和编导。春天,我参加了瑞典的一个电话会议,讨论如何针对中共十年来对法轮功迫害讲真相。其中一个建议就是夏天搞一次跨越全瑞典的巡回,到各城镇進行公开讲真相活动。几名大法弟子觉的这是一个好建议,成立了一个小组。这个小组组织方式是松散的,通过电话和网络联系。

我们讨论了如何讲真相来曝光迫害,最后我们决定形式上要既能揭露邪恶和这场迫害的残酷,同时又要展现大法的美好。我们想向整个社会、各组织、教会和政治家讲真相。一个好的办法就是请他们到活动中演讲,这样我们能和他们接触并深入讲清真相。由当地的大法弟子和演讲者联系,解决活动场地和请媒体。

温讷:

几年前,我参加过一个类似的巡回步行活动,沿途在各城镇洪法,媒体效应不错。巡回路线所经过的各镇的当地大法弟子可以参加所在镇的活动。我是个企业家,拥有一个建筑公司。那年夏天,我们有一个大工程,我不想离开工作太久。我本想我可以在适合我的工作计划的情况下参与巡回的活动,可是最后却给我安排了一个重要角色,我感觉不太舒服。通常,我都是负责搬运和架设东西、看摊儿和发单张等。这次我却要当主持演讲的,照看所有人,介绍巡回,介绍跳舞的、演奏音乐的、演讲的,介绍法轮功、迫害和其它事情。我对名的执着、怕心和其它的执着都反映出来了,怕被批评,怕说错话,怕被误解。这些执着在开始巡回前和巡回中被去掉了。

克利斯蒂娜:

在整个准备巡回的过程中,一直都定不下来谁能参加。开会的时候,学员们来了又走,很少人能投入这件事,这对我是个考验。我们几个尽力计划、组织这个项目,这对于保障可靠的后勤和与常人组织和当地社区的合作很关键。我认识到一直保持正念和对同修的信任有多么重要,不要怀疑,而要在做事中保持毫不摇摆的勇气和开心的状态。如果我能够坚定和有正念,我就可以帮助其他同修看的更清楚并给他们勇气向前。

巡回前的两周时,还没找到人能全程参加巡回。在最后的一次电话会议中,我们和一个同修谈,他愿意和我们一起旅行,但不能一个人一直开车。就在这时,一个同修本来是要参加另一个会议,却偶然的進入到我们的网络会议室。他听说我们的问题后,他提出愿意协助另一个司机一起在穿越瑞典的旅程中全程开车。所有的问题都有了最好的解决。我亲身体会到师父的帮助,我为我能参加巡回感觉到巨大的感恩,那是师父给我的一个礼物。

温讷:

每个城镇都有适合于那个地方的独特的节目。在十天的巡回中,许多人有机会看到了舞蹈,听到了歌唱、音乐和演讲,他们还看到了“真善忍美展”的部份作品,试炼了法轮大法的功法,折了纸莲花,并在要送给瑞典政府的呼吁信上签了名。优美的音乐、歌唱和天使般的舞蹈使最匆忙的人也被吸引停下来看了一会儿。

来自另外空间的支持也很强。七月的瑞典总下雨。我们从我们家的城镇出发的时候,公路被水淹了。但不管我们旅行到哪,只要我们一支起帐篷搞活动,太阳就出来了。但奥兰岛是个例外,那里的天气是大风和多云,但是,平常躺在沙滩上的游客因此而过来坐在了我们活动区域的阳光里。真是没有比这更好的了。在哥德堡,天气预报说天气不好,但我们上午一出来,蓝天就露出来了。晚上,我们把讲真相用的最后一件东西收好关上我们的车后盖的时候,第一滴雨下来了,然后变成了瓢泼大雨。整个巡回中都是天气预报有雨,但在我们活动的地点阳光灿烂。同时,媒体,包括报纸、广播、电视,和来到我们场上的民众的反应都非常好。

克利斯蒂娜:

如何才能用最好的方式和人讲?如何我们才能把他们救了?这是我在巡回前和巡回中想的最主要的事。我自己注意到,如果我机械的完成任务式的参加大法项目,效果就不好。 要效果好,就得用心,发自我的内心和自己的理解上来做事。真正的学法对修炼提高和在法上有更進一步的认识很关键。对我来讲,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理解和接受我们都是不同的,我们有不同的路,做事的方式不同,对自己或同修不能有成见。

逐渐的,我开始了解自己并放下人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有时我感觉自己在其他同修面前比较脆弱,特别是当我们陷入那种严厉和批评的想问题的方式时,在我看来,这种方式属于旧势力,对我们修炼人是有害的。我希望我们能够一起增长更多的慈悲。除了要救度众生,我们也要对其他同修负责任。开始巡回前,我和一些很长时间没见面的同修联系上了,当同修住的比较远的时候,时常见面也是重要的,我们在一起会更有力,会在持续的修炼中相互增强。

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当机会出现时不要错过它,我有时不幸错过了。举个例子,我有一次去一个教堂的卫生间换服装,一位在那儿工作的女士对我们做的事情很感兴趣并想得到有关的信息。我那天几次想起这件事情,当我终于安排时间去把资料送给她的时候,我晚了五分钟,教堂已经关门了。我非常伤心,我在救度众生上不会再错过机会了。

温讷:

看到孩子们参加我们的巡回有很特殊的感受。我最小的女儿四岁,我看到她照看资料不让风把它吹跑,她拥抱感觉疲劳的同修,她整天在太阳下晒着也不累。她的姐姐一遍一遍的跳舞,很多人停下来看。巡回中我得到的一个经验就是我们要更深入的给人讲。有一位男士对我说:“我以前也收到过关于法轮功和迫害的信息,但并不真正明白,我现在明白了。”他现在理解我们为什么要去那里,他支持我们,还帮助我们向其他人讲真相,他整天呆在那儿,看起来非常快乐。整个巡回中我们得到的支持太棒了。一些很长时间没参加洪法活动的同修也出来了。

我还有一个经验要交流,就是关于媒体。记者学的是如何寻找到那些能增加销售额的东西,可是我们要传递的信息不属于这类的。我和一个记者解释了我们的活动的目地,他问了一些问题,明显是来自中共编造的谎言。我感觉我身边有一点变化,我听一个同修说开始发正念了,他站在我两、三米远的地方。我变得非常强壮、坚定而不是不确信、很小心。我看着那个记者的眼睛说:“作为记者你的责任是很大的,如果你相信了中共编造的谎言或者那些所谓的中国问题专家所说的话,你要知道,这些所谓的专家在领馆里吃着奢侈的大餐,和中共做着大生意,是受中共控制的。而我们今天来这儿是义务的用自己的假期在做,我们来这儿是因为有人在受苦,在因为坚持‘真、善、忍’而被折磨和杀害。你作为记者要么嘲笑我们捍卫人权的活动,要么就支持我们。”这个记者支持我们了,不再问无聊的问题了。不害怕,而是直率和慈悲,就不会被钻空子让人误解。

克利斯蒂娜:

这次巡回太棒了,我感激师父给我这个机会能在我修炼的路上继续提高。我感激所有无私的参与的大法弟子,使这次巡回能够完成。许多人的努力使我们能去不同的城镇,我们真的是一个整体。我感激我的丈夫和孩子,他们的一起参与使我们能一起完成使命。

巡回中我在关于坚定、不退缩、对同修耐心和永远把救人放在第一位等方面获得了正见。我有个愿望,就是同修之间允许互相之间的差异,允许其他同修去发展。如果我们在走向圆满的路上能够用善来相互帮助,那将是伟大的,我们一起能成就多大的奇迹啊。

温讷: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我在旅程中的经验是,如果我对自己和同修有勇气和信心,去掉对名的执着和怕心,就能够完成很大的事情。我祝愿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修成,在讲真相中成功。
感谢我们慈悲的师父给予这样的荣耀!


(二零零九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