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士兰西人学员在证实法中修去执着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九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今天来和大家交流一下我们炼功点的修炼体会。在过去的三年半中,凯恩斯的炼功点仅有我们三位学员坚持修炼、助师正法,有时也有新学员来点上参加学法炼功。作为一个小组我们合作默契,即使有矛盾也往往能在每周集体学法的过程中较快的解决。当我们不相互尊重的时候,时常总是记住对方的缺点而忽视优点,但最后我们从中都会得到提高。

在凯恩斯这个旅游胜地,我们讲真相主要是通过两个途径,一个是在出海归来的旅客们经过的路上举横幅,还有就是在当地繁忙的集市向游客们讲真相。

我们学法交流的内容经常是围绕着在过去的一周里,我们都遇到了哪些事情,哪些是在法上的,而哪些不是,我们将如何提高和保持正念,不被负面及其它的因素所干扰,如何主动地去讲真相等。

A的交流

不去打横幅和讲真相是十分容易的,但那是我应该去让人们了解真相,也是应该去做的事情。有时候我觉的自己做的并不好,或者是看不到成效,但我知道我要坚持下去并做到最好。在讲真相中,有时因为我不够冷静和没有为对方着想,進行的不是很顺利。在这种时候我只希望这个人还会再遇到其他的学员,听到真相。

我们在一个游客们从大堡礁旅游回途的巴士接送站打横幅,并向人们解释迫害和发传单,还利用展板展示十年来的迫害。横幅是悉尼的学员做给我们的,上面用中英文写着:“SOS(紧急营救)停止所有在中国的非法器官移植手术”。我们还有一个小横幅,上面写着:“停止在中国的迫害”。在横幅和征签牌上都没有提到法轮大法,但是人们还是主动的在上面签名。我知道他们是师父带来的有缘人,他们知道这里是被救度的地方。有时一群人里只有一个人签名,而他的朋友们却不签;也有人走远了又回来签名。

这里也有很多的中国游客,向他们讲真相时我得到不同的回应。当他们不接受或不相信真相时,我会变得沮丧。后来,我发现当我用更平和,像对待其他游客一样的心态时,状况就在慢慢转变并在另外空间有好的结果。

我想我还可以做的更好。虽然整个过程是艰苦并需要极大的耐心的,但重要的就是这个过程,我要继续前進。

B的交流

以前我们有一组学员去打横幅,那个时候我们轮流拉横幅,发传单和向人们讲真相。后来我们只有两个人去打横幅了,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机会去发传单。在我思想中,一直认为另外一个学员是自私的,并且等他自己悟到这一点。后来我发现,我为了想得到一个更好的位置而对别人抱有成见,这是我的执著和自私,并在很长时间里都没有去掉。在失去“一个好的位置”中,我得到了让每个地方都成为正念正行的地方的提高。

我已经修炼六年了,但曾有一段时间内在发正念的时候,我还是不清楚到底什么是正念,以及如何真正的用正念。当我真正在正念这个问题上提高后,我接受了在另一边拉横幅的位置。我们在两边拉横幅是为了让更多的众生能够得救,此后我转变了我的想法。

在大法中,师父给予我们很多能力,我应该把这些运用到救度众生中。虽然我的想法都是非常简单的,但都是出自我的真心。我告诉他们在我的心中他们都是为大法而来的。在接触人们时我会想:唤醒你明白的那一面,你只有很小的机会可以被救,不要无动于衷,不要错过机缘,法轮大法好,解体你那些不好的思想。

背诵一些《洪吟》中的诗后,我的正念中出现《洪吟》中的诗句。我的脑中开始充满了法。我相信保持正念和清醒的头脑,才能够去掉自己的执著。在过关中,我提醒自己放下人的观念,用法和正念去对待。

C的交流

我是二零零四年十月得法,几个月后,我有如鱼得水的喜悦。我偶尔会去我们打横幅和市场讲真相的地方呆上一会儿。但每次我都觉的是在影响其他同修。在我修炼十个月的时候,一个同修告诉我明慧网的网址,并把我加入昆士兰的邮件组里。此后的每天,我从这两个地方读同修们的心得交流,并学师父的早期讲法。我渐渐了解到了应如何成为一个整体。

在头几个月里,我一直沉浸在得法的喜悦中。当我开始了解了正念和向内找的时候,才意识到执著心可以被隐藏的如此的深。

因为以前发生一些与其他学员有关的事情,我开始与政府法律官员打交道。在解决这个事件中的几个月里,我对他发正念并打消放弃的念头,因为这个局面是要被纠正的,大法的名誉也是要被恢复。为了能够通过讲清真相让他被救度,我要坚持下去。一开始是比较困难的。在与他面对面或电话中交谈的时候,我让自己保持冷静和理智。而过后我开始抱怨并觉的这一切是对自己的不公,因为这些事情都不是我做的。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我还没有开始修炼呢。我知道这是自私、以自己为中心的想法,但我还是不能控制自己这样的想法。

但事实上,事情進展的还是很顺利的,我已经可以给这个官员以及市政府主管讲真相,他们开始支持我们。就在最近,他问我为什么我们以前的行为不象现在这样。我回答他那是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对于这些事情应该如何去处理缺乏了解。在当时我一直生气,甚至对整个局面感到愤怒,但是现在我很感激有这样一个提高的机会。这件事情让我更好的认识到重视其他的人,及不埋怨其他人的重要性。在矛盾中换用向内找和一种平和的方式去解决矛盾,并主动的去向更多的人讲清真相。

一些修炼中的经历让我们认识到,我们的一思一念在这个空间里都会起作用。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直接的还是间接的,甚至都能影响到当时不在场的人。现在当我脑中有不好的思想时,我会制止自己,并问“我为什么会这么想?”多半的时候都是来自自私或因为那不是我喜欢的。

在布里斯本讲真相时,我遇到一位知道法轮功和迫害,也在请愿书上签了名的女士。尔后她开始说共产邪恶主义,以及中共恶党的好话。因为我主动表示愿意听,所以这个人就一直讲,直到我突然意识到:“我在对这个可怜的女士做什么呢?不要再听了,我在这里为了救她的,不是在加强她那些不好的东西。”就在此时这位女士也停止了这种谈论,并且道歉说不应该说这些话,这是不对的,她作为一个佛教徒应该有更好的认识。她再次道歉,说知道法轮功是好的,而中共恶党是邪恶的。

这件事情让我更清楚的认识到正念的重要性,而且我们要时刻把法放在心中。当我们有人的思想、懒惰、或缺乏责任心的时候,我们就会经常受到干扰。

在集市里,面对面的讲真相是一个很好的途径。如对购物的人,上门来推销的人,慈善机构的人和宗教人士。我曾得到一些这样的反馈:“谢谢你唤醒我。”“我从没想过我会得到这样的奖赏。”

还有一个我三年都没有见过的技术工人对我说:“我们还保存着你给我们的莲花和书签,并把它们挂在厨房里。我妻子和我每天早晨对它说‘早上好’和‘谢谢’。我们认为它会给我们带来好运的。”那些在集市上听过真相的摊主们,时常来和我们打招呼,问问我们進行的如何。我为这些摆放了好位置的众生感到高兴,这才是助师世间行。

我不能想象我的生命中没有大法会怎么样。我一直在向内找,找那些我以前不能认识到的执著。我不断的要求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和每次在法上的提高。这真是件美好的事。

谢谢大家。

(二零一零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