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万古机缘 救度可贵的中国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风风雨雨中走到了今天。

随着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讲清真相、促三退、救度众生已成为燃眉之急。二零零八年我们成立了退党点,那以后无论刮风下雨,从未间断。我们周六和周日二天退党,从开始的每天三小时延长到五小时,到现在的七小时。我们学法小组所有同修都来参与过退党点讲真相、劝三退的活动。很多同修都来支持我们退党点。我们深刻体会到,退党中心是救人中心、是灭邪中心。

星期天下午退党结束后,我们从五点至九点集体学法、交流,及时找出自己的不足,如:争斗心、欢喜心、显示心、分别心、妒嫉心,同修之间没有间隔,看到对方的不足马上善意指出,每个人都全身心救人。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师父就帮我们,奇迹就发生,我们明显感到来此买菜的人增多了,有从周边地区过来买东西的居民。开始我们每天只能退三至五人,后来到十人、二十人、五十人、七十到后来的一百人,并维持好长一段时间。

同修们说:从表面上看这里的菜便宜,实质上众生明白的一面知道来这里能得救。我知道是师父的法身叫他们来的。师父说:“其实整个世界啊,已经被大法弟子每人承包了一份”(《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们悟到,我们是这一区众生得救的希望,师父看护着世上的每一个人,给每一个人了解真相、摆放位置的机会,我们大法弟子更应该珍惜这万古机缘。

有一次当我给一位路过我们退党点的女士做了三退,并告诉她“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谢谢,谢谢。就当她一回头对我说谢谢的时候,我看到她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她的脸一下变的漂亮了,笑的那么灿烂。这时我眼泪一下流了出来,我深深感到师父无量的慈悲。

接受同修的善意批评

一天一个曾经炼过法轮功的人看到我,和我说了大约半个小时的话。当时同修都没好意思给我指出来,等晚上结束要回家时,一个同修善意的对我说:“大姐你知道吗,你今天和人家说那么长时间的话,我多着急呀。那么多众生在你面前走过,你都没给他们退,多可惜呀。我一个人真的退不过来,那是师父把有缘人带到我们跟前让我们救度的啊。可是你没有救度他们,也许他们只来这一次。在我们这错过了机会就没有机会了。我们没救了他,我们都对不起他们啊。在你说话的时候,这个场都被破坏了。我们也没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这些人要是下个星期还能来就好了,再给他们一次机会。你得想一想,为什么他来找你说话,不来找我呢?这不是干扰你吗?不让你救更多的人?同修的话点醒了我,我很后悔。是啊,时间那么宝贵,我却用了那么多时间和别人说话,说了些与退党无关的话。师父把有缘人领到了我面前,我却错过了救人的机会。其实当时我也意识到了,可是不好意思让他走,其实这就是情,是人心。我说:谢谢你,下次再有这样的情况,及时提醒我。然后我马上又补充说:“不会有下一次了。”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致欧洲法会》中讲到:“大法弟子是有责任的,无论怎样都得完成你来世的誓愿,这是你当初用神的生命做保证才成为今天这宇宙最伟大的生命——大法弟子的。”

旅游景点劝三退

两个月前,有一个同修让我帮着找几个同修去悉尼歌剧院,说那里最近中国来的游客特多。我想:让我听到也不是偶然的,在没找到人去之前,我先去吧。于是,安排好这里的退党点之后,我抽出星期日下午去歌剧院。去了之后感触很深:常年坚持在那里的同修真的了不起。我看到自己和他们的差距,他们几乎每天被骂。在中国大陆生活的人,他们从小到大受邪党教育,再加上出国前明确告诉不要接受法轮功资料,再加上导游的胡说八道,所以他们不听、不接、不看资料,一个人说难听话、骂人,全车起哄。在那里做三退难度很大,但是我们的学员坚持下来了,因为他们心中有法,有一颗大慈悲心对待众生。

我迎接第一车游客,他们不但不退,还指我的鼻子骂,当时跟我合作的同修示意我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同时也向内找,他们为什么对我这么凶。我悟到,为什么让我碰到,肯定我有应该去的心,有做不好的地方。为什么能干扰到我?为什么没有对别的同修这样呢?我回想了我刚才对游客说的一些话,明白了,我讲的时候我的语言中流露出不善的东西,刺激了他们。我马上调整自己,告诉自己要善。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要使人发生变化、要能救了这个人,你就不能触动人的负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决问题,才能把那个人救了。”师父还说:“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

我们交流了之后决定增加学法时间,每天晚上都集体学法。因为慈悲、正念和善心,都从法中来。

师父不落下一个有缘人

一天早上,我在悉尼领事馆门口发资料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男子在打电话,声音特别大。我便走过去,准备给他讲讲真相,刚要开口,那个人看到我,对我说:“怎么又是你啊?”我纳闷了,我问他:我们见过吗?他说,你忘了?上星期天在歌剧院见过的,我一下想起来了,那天我在歌剧院遇到他,我劝他三退时,他态度很恶劣,冲着我说:“走、走、走,远点。”他用手势作不许我说话,赶我走的动作。我当时觉的挺遗憾的没有成功劝他退。现在又遇到他了,看来不是偶然的。

我微笑着对他说:“您好,先生,怎么您来这里?”他说:“哎别提了,倒霉死了,包丢了,护照丢了,机票也丢了。其他人都去别的地方玩了,我要在这补护照。来几次了才弄好,上老火了,这就准备回去了。”我心想那天就他没退,结果就他的护照丢了。这绝对不是巧合,是师父慈悲、不放弃他,再给他一次机会。表面上看是误了他的事,多花了钱,其实是今天让我来救他。心里这么想着,我对他说:“先生,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偶然,先不说你丢了护照,就说我们在澳洲二次见面就是缘份。有些东西,丢掉了可以补办回来;可有些东西丢掉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您从中国出来,您比我应该更了解中国的国情,汶川地震、三鹿奶粉、猪流感,还有亡共石,为什么忽然在这个时候出现。”那个先生深深的看了我几眼后对我说:告诉你,要是在中国你早就被抓起来了。我平静的告诉他:“法轮功在一百多个国家洪传,得到二千多项奖励,只有中共打压法轮功。你是当官的,有知识、有头脑的人,你说这正常吗?既然我们这么有缘,又是老乡,你就叫老乡这个名字,我帮您退党、退团、退队,保你平安,回中国祝你一生平安,好吗?”他连声说:“好!谢谢,谢谢。”我又叮咛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真诚的说:“好,谢谢、谢谢。”

还有一次也是在悉尼歌剧院退党讲真相,我发现旅游车旁边坐着一位男士,我就过去问他:这位先生,您了解三退保平安吗?那男士斜眼看了我一眼说:“你是新来的吧?连我都不认识?好好看看我是谁?”我说:“您是可贵的中国人呗。”他说:“谁不认识我何爷?我是他们司机。”我说:“哦,你是老澳洲了,您应该了解真相啊,我说您三退了吗?”他说不退,我问他是党员吗?他说:我是,可我就是不退。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不为什么,就是不退。我接着说:“您是澳洲人,我估计您也看过我们的退党资料,真相资料。那您就应该更了解中共邪党多坏,是专门来害人的啊。他说:这些不关我的事,我干嘛要退。我说:您看看国内那些受着苦难的同胞,您看看国内那些失业工人,好在我们出来了,来澳洲了,要不然在国内肯定都已经失业了,国内现在多腐败啊,贪官横行,哪有老百姓说话的权利。他想想说,你说的也对,要不我也不会来澳洲了。我接着说:共产党杀了八千万中国同胞,现在天要灭它,您入过党,就是它的一份子,被它打上了兽记,天要灭它时,就得给他当陪葬品,何必为了它断送自己的未来呢?只要您声明了三退,共产恶党的兽记也就抹掉了,您和它划清界限了,那么在未来,您都是平安的,咱到澳洲来不就是想平安吗?他想了想说,你说的都挺对的,那就退了吧。这样我就把他劝退了。最后我说:“您要告诉您的游客都拿资料,和三退保平安的事,让他们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您会积大德的。”他说:“谢谢!我会。”

车开走了之后,同修问我他说什么了,我告诉同修我给这车的司机退党啦。同修非常惊讶,真的吗?昨天这个司机也来了,他不听真相,还把一个同修给骂了,骂的特别难听,特别凶,你今天就这么帮他退了。同修就问我怎么退的。我说,是师父,师父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生命,是师父在帮我们。从表面上看昨天同修没有给他退成,但是清理了他背后的东西,我们看不见,所以今天我再给他讲就容易了。我和同修交流,我们决不放弃,就慈悲的去做,不带人的观念,不给自己、不给众生留下遗憾。

每天退党结束后,我们都作简短的交流,分享我们用神念救人的喜悦、快乐,同时找出自己不足,讲真相时的心态。我们体会到:大法弟子是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同修之间的配合非常重要。我们特别强调要看到同修的闪光点、相信同修,只要信师信法,心纯、念正、学好法,大法的美好、大法的神奇就会展现在眼前。

(二零一零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