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份做人做生意 时时处处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九五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经过几次大的消业,以前常年吃药、体重才八十来斤的我,身体彻底的好了。原来,我家矛盾重重,最严重时丈夫不愿回家,孩子离家出走。学了大法后,我用最大的善心首先包容丈夫,他感受到是大法的力量把一个小辣椒的妻子变成了一个真正为别人好的人。家有了阳光温暖,现在他再也不离开这个家了。孩子因父母的爱也回到家里,全家人形成了一个整体。

我的丈夫和孩子从我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都陆续走入了大法。我们全家万分感谢师父从地狱里把我们捞起洗净,又传授我们高德大法,带我们走向返本归真的大道。

我是开公司的,时时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带领着员工走出一条新的路来。

来公司求医问药的,我们几个大法弟子首先为来这里的人发正念清理空间场,同时给他们最好的服务和待遇,看病不收诊金,卖药保证真药好药绝不卖不可靠的药品。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

我们这个整体互相配合,有讲真相的,有发正念的,告诉他们:到这里来就和到家一样,我们是修大法的,不会有假药劣药,不会误导你们花冤枉钱,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讲大法的美好,把他们的心温暖和照亮,让他们看到生命的希望懂得生命的珍贵,告诉他们只有退出中共这个邪党的所有组织生命才有未来。有的人做了三退,有的人还请回去《转法轮》开始修炼了,还有单位的白领和工作人员把师父写的“做人”打出来,亲朋好友同事之间相互传送着,有人挂在办公室的墙上,有人放在办公桌玻璃板下面。他们说:学了李老师的《洪吟》,我们思想轻松了,压力也小了,心里快乐了。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大家去一片小区发真相资料,被邪党的蹲坑人员发现,有的被抓到派出所,后来把我也抓進去了,孩子也流离失所了。

在派出所里恶警用胶皮棒打我,把电棍放在我肩头看着,把我的鞋子脱掉,在水泥地面上用胶皮棒打我的脚和手,打我的嘴巴子……四个恶警一直打了我三个小时,让我说出公司谁是大法弟子,孩子哪里去了。我一直在背师父的法。恶警直到把我的手脚和身上都打成了黑色,可我就是不疼。后来四个恶警打累了去了另一个房间,另有四个保安看着我和另外三个大法弟子,有个保安说:“他们打你的时候我们都哭了,太狠了!”

第二天他们把我送往看守所,看守所在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满身都是伤,身体都打成黑色的了,就拒收。恶警又把我送入医院检查,他们串通一气,说是骨头没伤是软组织受伤,强行把我送進去了。

我被关在一个有十二人的小屋里,很挤,恶人让我穿犯人服,我不从,他们就把我的手脚锁在一起扣在炕中间的铁环上三天三夜,还叫犯人打我。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唯一救人的大法。这些犯人有偷东西的,有吸毒的,有偷渡的,我看这些生命太可怜了,忘了为什么来在世间,在不断的造业中、受毒害中走上了一条犯罪的道路。看到些迷失的人,我心里很是难受,决定一定要把她们唤醒,用师尊的大法把这些人的心点亮,教她们走上一条回归之路。

我开始教她们背诵师尊的《洪吟》,刚开始,有的学,有的不学,有的反对,我就不断的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后来她们都背师父的《洪吟》,有的能背十多首。她们都说:我们都知道你们大法弟子是好人,我们会记住大法好的。二十天后我回到了家里。

回家后看到公司处于半瘫痪状态,公司的电脑也被恶警抢走了,这个状况使我心里很难过:这些年向国家交了上百万元的税款,百姓的血都被邪党榨干了,他们吃的百姓,穿的百姓,还欺压百姓!我一度再也不想做生意了,什么也不想干了,对一切都失去了信心。

在以后不断的学法中是师父的大法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当地人基本都认识我,又都知道我是修大法的,如果公司瘫痪下去,亲朋好友和百姓们对我修大法不会理解的,我决不能给大法抹黑。师尊为度我们吃了那么多的苦,我吃这点苦算得了什么呢?必须放下自我,提高心性走出人。

我悟到:我们是在常人中修炼的,就是用大法法理把百姓扭曲的心正过来,用大法弟子的言行体现出大法的神圣和美好。现在公司在大法的光辉照耀下,在同修的努力下,越来越好。百姓说:“上她公司去,吃药放心。”

我们这个整体比学比修,正在抄写《转法轮》,我们还有很多做的不好,我们整体一定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学好法,多讲真相、多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