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对自我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八日】新应聘到一家私人的教育机构,是做客服工作,就是接打学生或者学生家长的电话,但是我感觉到大多数学生与家长对我的态度都不太友好。因为以前是在学校当老师,学生家长对我的态度非常的好,由于迫害,丢掉了工作。我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是也没有想太多。

后来,我发现了,其实我对他们何尝不是这样呢?由于受党文化的教育,形成了一种非常势利的性格,对待自己有用的人就点头哈腰,而对待自己利用不上的人就是趾高气扬。比如说,对待领导上司,不自觉的就要去说迎合、奉承、拍马屁的话,好象已经形成自然了,因为周围的人都是这样做的;对待职位比自己低一点的人,就是发自内心的看不起,虽然我知道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应该善,所以表面上看起来还不错,但是心里是瞧不起的。甚至这种情况还包括,走到街上看到商场的售货员,去饭店吃饭,对待饭店的服务员,就是打心里瞧不起。作为大法弟子不能有那么强的架子,不能够瞧不起别人,就是保持一颗平和的心就可以了。

这种瞧不起人甚至还表现在与同修的交往中。表面上我掩盖的很好,大家都觉的我看不出来,但是我知道我心里却是表里不一的。看到年龄大的同修,觉的她们脸上全都是皱纹了,说话行动慢呑呑的,经常是觉的别人不如我,就象申公豹看姜子牙的态度,但是我身边有些老年同修却走的非常稳;看到别的同修走的非常稳,三件事一直在平稳的做着,想的却是“我其实也可以走的很平稳的,只是在哪件事情上没有走好”,不去向内修心性,反而是觉的别人做的好是幸运,没有碰到什么矛盾,自己之所以走的这么弯来弯去的是因为,不小心碰到什么倒霉事情没有过去。没有从心性上看待自己碰到的魔难。把必然看作是偶然。表面也说自己不行,但其实真的没有真正的服气过。心里还是觉的自己不错的,但是实际看自己的路,实在是太差了。看到有同修天天坚持做好三件事,也想的是“那有什么好说的,我也能够做到”。但是直到今天,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没有一天是做全了的,对此没有找自己,还觉的自己肯定行。

这种为私为我的心紧紧的包裹着自己,让自己不能得到提高。看到比我学历高的同修,我就想“学历不代表修的好”,不服气;看到学历低的同修,认为“在常人中就那点本事,没啥用”。

我以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有的同修做事情修的好,能力大,特别是做证实法的事情非常有智慧,同修们感谢师尊的点化。而有的同修却是怨天怨地,经常什么事情也做不好,或者做的事情的效果非常普通,就是从常人这里来说,常人的事情也做的很一般,并没有把工作或者家庭家务等做的非常好,给人的感觉就是一般,并没有比常人好多少。我心里还想的是:“那些做的特别好的同修是他幸运,师父点化他了,所以他才有那么大的智慧,要是师父也点化我两下子,我也能够行的。”有时也想,“为啥师父不打开我的智慧,也让我来点智慧,做什么事情来点神迹,或者是把常人的事情做的让人刮目相看。”但是这种情况却很少出现。昨天学法时,看到师父讲到:“那么也就是说呢,不论你在哪一个领域里,你的技能方面能够提高那是你不断的使自己境界提高后的表现,表现上是你在做好人、在修心,从人的角度上来讲你在变成好人,由于学法内修你做的越来越好,神就会给你应有的智慧、给你灵感,让你在学习中明白很多、让你创造出更好的东西、让你技术更高、让你超越。”(《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别人有神迹,有灵感,做事情的时候能够“柳暗花明又一村”,因为他们心性好,所以神才给他们灵感与智慧。

记得曾经看过神韵一个编舞的同修体会,想编一个舞蹈却怎么也编不出来,后来她明白自己执著于表现自我,后来她放下这个自我的执著之后,灵感与智慧就源源不断的涌入,很快就成功的编出了一个舞蹈。当时我还很纳闷,怎么放下一个执著就来了舞蹈的灵感呢?现在明白了,就是因为心性提高了,所以神就给了修炼人智慧。神韵之所以美不胜收,与那些参与神韵的无私的同修们有着直接的关系。记得曾经看过一篇关于神韵同修的修炼体会“看到别人跳的好,比自己跳的好还要高兴”,短短一句话,就体现出那种无私的胸怀。

我们大陆大法弟子,被恶党文化多年浸泡,很多行为、习惯已经形成自然了,自己都觉察不出来了。但是我们一定得去掉这些为私为我的肮脏想法,真正达到师尊的要求。我们得多多的对照自己,不能再抱着这些不好的东西不放了。

个人体会,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