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做“装在套子里的人”

大陆学员在海外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我是一名澳大利亚的新移民,因为在大陆修大法受到迫害,来到澳大利亚,蒙师父的加持与安排,顺利的得到了保护签证,开始了在海外修炼和证实法的新过程。在海外修炼,和在大陆的情况确实差异很大,尤其自己的党文化,在正常的人类社会中,表现的尤为突出,也一度影响了与同修间的配合、和证实法的事情。回首两年来,真是感受颇多。即便在两年后的今天,我觉的自己在大法修炼中,已经渐渐融入了正常的人类社会,能够修去许多党文化的因素了,可是往往在一些细节和小事中,又发现新的问题。今天我想和同修分享的就是这样的小事。

我在澳洲的几年里,一直和华人同修接触的比较多,虽然在忙于各种大法证实法的事情,可是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的和正常社会接触。最近因为生活问题,需要找一份正式的全职工作,参加了一些工作中介的培训,才开始正式的和正常社会的普通人交往、并且深入了解人家的一些普遍的理念。

在培训的交流中,我首先发现,由于大陆的英文教育在中英翻译中的错位,使得我们在背单词时,并不能知道英文单词的真正意思,所以往往使用的词语,按照大陆翻译的中文意思使用,就成了Chinglish(中国英语),更严重的是这种对英语理解的误差会导致对西方的世界观、价值观不能理解,会产生“两个人说同样的话,用同样的词,但是描绘的不是一个概念”的问题,从而不能真正的沟通,不能真正的融入主流社会。所以,首先推荐从大陆到海外的同修,多和当地学员交流,有条件的多和当地西人学员交流,多了解西方社会,从而能够在救度众生的项目中,起到更大的作用。因为许多时候由于沟通障碍,往往在做事中只能起到“手脚”的作用,不能起到“嘴”的作用,限制了我们力量的发挥。

另外,在最近的工作培训中,我发现,参加培训的几个找工作的人中,只有我是华人。在大家的交谈中,我发现,只有我最沉默,好象不知道说些什么,而别人随便交流的很自然。我觉得我能听懂人家说的话,虽然说英语还跟不上人家的交流速度,但是这种态度上的差别,还不是完全因为英语的问题。因为最近考虑过放下自我的问题,所以在这方面向内找,从而发现了一些问题。

以我自己为例(许多刚从大陆出来的同修可能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好象觉得自己在交流时,放不下自我,最明显的表现是过份在意自己的言行表现。这种感觉类似于把自己分为两个人,一个人在里面,有了想法去做事,另一个人在外面,先于别人观察自己,然后时时调整自己的表现。这就形成了一种刻意修饰自己的状态,有时候感觉上就成了表里不一;因为一个人要分成两个人用,所以想的事情就变得复杂了,不直接,里面那个直接有了意愿要做事,外面那个就在外在上衡量来衡量去、修改来修改去,所以就在表现上形成了表里的脱节,好象人为的给自己真正的内心表达制造了一个壳。说白了,就是一种掩盖,不直接表达,而是因为这样那样的考虑,使得真正的想法形成行为的时候,就变了味,而且考虑总是这样那样的,所以很迂回,就是北方方言讲的弯弯绕。

和别人交流的时候,就形成了一个间隔,真正的自己的想法,和别人交流时,中间夹進了另一个“自己”的影响,自己给自己做了一个套子,成了“套子里的人”。习惯了这种状态的人,也用这种观念去看别人、去要求别人,搞得整个社会好象就是这个风气了。

举个例子,就象穿衣服,出门前对着镜子,正正衣冠,出门后,就走路了,偶尔发现帽子歪了,正一下也没问题;但是如果每时每秒都扶着帽子,前扶扶、后扶扶,看着就很别扭了。脚下的每一步走路也不直接走,都抬起脚了,下落时还要前挪挪后挪挪,不断调整落脚点,那么这个人的行为举止就很别扭了。而把自己的想法付诸于行的过程中,往往大陆刚出来的同修(包括我)就是这种表现。

为什么我非要这样呢?为什么我一定要先于别人观察观察自己、调整调整自己呢?我觉得更深的执著,还是怕被别人观察到自己,怕别人来说自己,所以自己要先把握了自己。而且这种执著非常深的表现,就是时时调整自己,时时去想着各种各样的顾虑,怕哪方面有了遗漏,做的不好(实际上是怕表现的不好)。

当心正的时候,只要去做就行了。我们向内找,找自己的心,有了正念,去做事。但是做事中,又站在外面,从外面找,修饰自己的外在表现,这可能就是自我保护的执著了。

为什么我会这么自我保护呢?西人不会,所以直截了当。我想自己小时候其实也不是,那时非常大方,也没这么多顾虑。越长大的时候,受社会风气的影响,顾虑越多,最后就变成了一个典型的从大陆刚出来的人了。这其实就是在党文化中形成的执著。因为大陆的中共党文化,使得大陆的人际关系复杂,所以人们很容易互相伤害,所以又尽量避免被别人伤害,这样才形成的强烈的自我保护的心态。很多大陆人和别人交流时的心态,用一句党话来形容,就是“防守反击”(党话形容党文化在这里挺贴切,都是那么不正常),和这种怕别人说从而自己先看自己的表现,如出一辙。这和向内找是两回事。向内找,真正的修自己,别人看不到的,自己找到,把执著修去;而“看表现”是,担心别人看到了伤害自己,自己先看看别人能看到的外在表现。

我记得师父讲法时讲到过这些是在党文化中养成的习惯。我现在就有了更深的理解:确实,这些不是党文化的本身,但是在党文化充斥的社会里,人们会因为环境的复杂,形成各种各样的习惯和观念。这就是在变异的社会里造就的变异的人。

而这些差异,在我和正常社会中的西人交往之前,没有什么体会。一方面可能是我自己修炼状态,到了这时候,这些执著要表现出来去掉;另一方面,我想,大陆出来的华人同修,应该多和这个正常的社会接触,在双方的差异中,更容易发现自己的问题,也同时了解社会,更有利于我们做救度众生的事。

一点很浅的个人体会,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