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航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三日】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世上没有比生命的回返更为宝贵的了。今年十月,我的父亲开始修炼法轮功了!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父亲今年六十九岁,是个性情耿直、倔强又十分固执的人。因为早年家庭出身曾经被划为地主,在父亲六岁时,就为躲避邪党的批斗而吐血伤身,这让他从小就患上了严重的中共“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成份的原因也让他得不到良好的教育,完全靠自学才得到了不用劳力的工作,因此父亲也颇为自负,加之中共邪党狭隘思想的影响,对法轮大法修炼一直持不赞同的态度。所以父亲能学法炼功对我们而言: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九八年初,母亲与我们弟妹四人刚刚得法修炼时,父亲的一位同事学其它功法,他说:“你站在那里,我用气能把你推倒”。父亲不信,试验结果:父亲不但没被推倒,竟连一点感觉也没有。从而这就成了父亲嘲讽气功的把柄,看我们学大法,就认为我们搞迷信,愚昧无知。因此对我们学法炼功很不理解,到后来,我们去户外炼功洪法的时候,父亲就更不理解了,认为我们给他丢脸。对我们在大法修炼中所带来的改变、快慰及所展现的神奇,视而不见、嗤之以鼻。

“七﹒二零”,风云突变,弟弟去了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父亲暴跳如雷,他把我们对信仰的坚持说成不知死活的“拨拨凳”。急、恨、焦虑、担心、恐惧……,给父亲内心带来极大的痛苦。但父亲的确是个很善良的人,除了无奈,自己常常的眼睛发直、独自发呆外,也并没有对我们采取更多“措施”。然而我们却因为失去大法的消息,象断线的珠子一样迷失了方向。我们走向了旧势力安排的闭门自修的死路!因此父亲就更觉的他是正确了!

直到二零零五年,在《九评共产党》的启发下,我们才从梦中惊醒,认识到自己的所为,不但是在欺骗自己,也是在迷惑和毁灭着众生。一种负罪与责任,伴随着巨大的生死的考验,横在我们的面前。是师父无限的慈悲挽救了我们,再次把我从地狱中捞起,给了我们从新走好,弥补的过失的机会。

我们的回归和改变带给父亲极大的震撼,他大吃一惊,但是由于我们以前做的不好,没能给他更多正面认识,加上本来对中共邪党的恐惧与传统理念的撞击,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一切的真实。我们没有因为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退缩,在各自的岗位和环境中,做着自己应该做的。很多亲朋、好友、同事、世人得到了大法救度,并退出中共邪党,环境发生了很大改变,也渐渐的消融着父亲心底那块坚冰。终于在今年这个假期有了结果。

十二年来,我们一直在为父亲得法不断的努力着,却一直不敢想象这一刻的到来。当这个假期,母亲郑重的告诉我们,父亲开始修炼时,我们除了高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们知道这一切的改变都缘自师父的慈悲苦度,没有师父的巨大付出,绝不可能有如此的改变。那种佛恩浩荡的感受无以言表,也让我们顿觉自身的渺小。我们不论做过什么,只不过是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自己份内该做的事,却得到了这么多,有了这么圆满的结果!没有大法的慈悲我们还有什么?我还能做什么呢?

唯有精進再精進,才不负师父的洪恩,众生的期盼。也希望所有还在沉迷的世人都能看清真相,找回自己,抓住这亘古未有的机缘,一起跟师父一起回家。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