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把我从地狱中捞起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今年七月在柏林的一次聚会中,有一个女同修说,总是有中国学员,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同修报道他们如何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而从各种病痛中解脱出来。她就在想,为什么没有西方大法弟子谈到这方面的经历呢。难道西方学员中就没有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而达到无病一身轻的吗?然后我告诉她,我自己就是一个例子,我的顽疾就是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而治愈的。下面是我的故事。

从一九九七年起,我得了顽固的过敏症,在众多的食品中我能够吃的寥寥无几。除了食物过敏之外,我还对花粉、洗衣粉中的化学成份、护肤用品和牙膏过敏。最后我只能用自然产品来洗漱。哪怕是很少量的花粉,都会给我的身体造成严重的影响,我几乎感到我所有的能量都被掠夺了。在我过敏最严重的时候,我只有四十二公斤,虽然我身高一米六,因此我看起来瘦的一塌糊涂。有一段时间我的脸上也有好些大脓包。走在大街上,人们盯着我时,我需要极大的勇气来正视这些目光。我会经常觉的我是被造物主遗忘的人。除了过敏症之外,我也很容易被疾病感染,无论是咳嗽,还是发烧、咽喉痛或者是中耳炎对我来说都是常犯的病。由于前庭腺炎(一种妇科病)我必须定期住院开刀,这也使我痛苦不堪。

二零零零年时,我当时的一位女治疗医生给我介绍了法轮大法,并借给我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给我阅读。我自己买了师父的教功录像带。我在家读《转法轮》,也自学炼功动作。那时我偶尔也去一两次我们城市的炼功点。由于食品过敏,我必须在一定的时间吃一定的食物,因此我不能每天去参加集体炼功。这是我当时的一个漏洞,而正是这个漏洞被邪恶的旧势力所利用。

三年之后,也就是二零零三年我的健康状况变得如此糟糕,以至于我不想再活下去了。我感到自己快崩溃了,好象死亡离我不远了。当时我经常感到头晕恶心和惊慌失措。二零零三年八月我差点窒息而死。我收拾了几样东西,给我当时正在度假的女儿写了一封告别信,打电话给我先生,告诉他,如果到晚上我还没有回来的话,他不必找我。然后我就走向了森林,在我生命的转折点,我下定决心一心一意修炼法轮大法。为什么我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才决定好好修炼?

从那以后我的境况开始好转。很快我就开始经常参加集体学法,并从第二年春天开始经常参加室外集体炼功。我明白了,一切病的现象都只是现象而不是真正的疾病。然而要把这些认识用到现实生活中并不那么容易。一段时间之后,我不再注重我是否胃痉挛、恶心、气喘等等。如果哪儿不舒服需要忍受,或者我的承受力似乎达到了顶点,我就会想起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即使是医生认为不动手术难以痊愈的前庭腺炎都日渐消失了。在三次复发后,脓和所有不好的东西都自己冒出来,然后就好了。

一两年之后我就好多了,三年之后我又几乎可以吃所有的东西,四年之后我的病全好了 ,没有食物和花粉过敏症,也没有伤风感冒。我的体重也慢慢增加到了正常范围。并且我工作方面也越来越好,现在我们的经济条件也比以前好多了。

回想起以前的日子,我想,真的是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救了出来,而且为我承担了那么多的业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