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转变中体现着我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们有些大法弟子的家人还没有修炼,有的支持大法,有的还有误解。我悟到,家人的表现其实就是大法弟子的修炼表现。我把现有层次的体会与同修切磋,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我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九九年“七二零”邪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后,没修炼的丈夫只要看到我在学法炼功就骂,还说些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当时我就觉的是他这人不可理喻,还总想着自己的丈夫为什么不是同修,那样该多好呀,根本不懂得向内找。后来我知道了发正念,就对着他发正念,表面在发正念,内心敷衍了事,有时还会埋怨他这人怎么这么固执,所以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我只要学法炼功,他嘴上不骂,但看他那表情就知道心里在嘀咕。后来学了师父讲的“向内找”的法,知道了修炼人应该向内找,可那时向内找基点是为私的,怕自己落下了,怕自己的威德不够大,怕自己圆满不了,效果自然不好,给他讲真相他不爱听。

出现了一件事情后,我开始彻底反思这个问题。有一天单位保卫部门找他谈话,邪恶因素操控保卫部门的人说了很多吓唬他的话,什么让你下岗呀、影响你孩子就学就业呀、要抄你家呀、要抓你老婆呀等等。过后他找到我,没跟我说太多的话,就说要离婚,第二天就去办理手续,态度非常坚决。

事情很突然,我先稳了稳自己的情绪,越是关键时候越是不能慌。我开始发正念,那时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有一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气势,你既然送上门来,那就彻底清除你!同时脑中出现师父的点化:再苦再难要看自己。我回忆起他被保卫部门找过几次,有一次他对我大喊大叫:“我就对它们说了要杀要剐随便,别再来找我了!”我知道不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是邪恶因素想让我放弃对他的救度。

我这才发现我从未替丈夫着想过,其实他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他还只是个常人啊。我们大法弟子有师父看护着,他一个常人,我这个大法弟子再不好好对待他,他其实比孤儿还可怜。我郑重的和他说:“我不会和你离婚,以前有我做的不够好的地方,让你承受很多,以后我会做好。不管是谁说要下你的岗都不可能,它办不到,不管是谁说要抄我们家也不可能,要绑架我更不可能,先问我师父同不同意!”他开始有些嗤之以鼻,我就不停的发正念,不断的讲着。后来根本没有出现抄家、绑架的事,他也不提离婚的事了,但对我还是爱理不理的。

我找到了长期的爱面子心,放下它;他不理我,我还是好好的跟他说话,把家务做好。在这过程中,不好的念头时常冒出来:我的条件比他好多了,要不是修炼了,怎么可能和他过一辈子。所以那段时间,白天看我是笑着和他说话,晚上我哭着和师父说话。我知道我的情还没完全放下,还有委屈的心,我就和师父说着,我能感觉师父在听。我认识到,一个常人也不容易,工作很辛苦,常人也有一个复杂的工作环境,他也要面对;回到家里,本以为家里可以带来温暖,结果在他看来是痛苦与压力,他能好受吗?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看看自己有哪没做好,从新做好,一切会好起来的。

这期间,丈夫因为评职称学习出差一个月,刚好给了我好好学法,静心向内找,提高心性,尽快提高上来的一段时间。

我找到了还有瞧不起他的心,没有慈悲心,觉的自己高高在上,他就是一常人,没有资格对我不好。

丈夫学习回来以后,我也不再看他不顺眼了,在饭桌上还真诚的表扬他:“你们单位同事和领导都推选你当先進工作者,因为你专业确实过硬,而且你不斤斤计较,他们也愿意和你接触。”他没说什么,只是对我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现在我的丈夫看我学法、炼功、发正念,在电脑上看、做资料不再反对了,他也三退了。他原来在本级评了职称,但还要报上一级评定,他开始不抱希望,说上一级连他这一专业还没设立,结果上一级增设了他这一专业,评上了职称。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

敬录师父在《转法轮》中的一段法,与同修共勉:

“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