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一日】“修乃自身之事,无人可代之。”(《精進要旨》〈坚定〉),修炼的路得自己走,即使是随父母修炼的小弟子,也终得经过自己的理性思考,才能明确自己要走的路。前阵子见到孩提时一起炼功的小同修,听到他已放弃,心里很难过,想到师父为弟子的巨大承受与付出,真的好后悔自己浪费了大量的时间。也希望曾经与父母一同得法而今又迷于红尘的小弟子们快点加油,师父在等我们回家啊。

1996年母亲身患重病,有幸走入大法而从获健康。年仅9岁的我也有幸成为一名大法小弟子。1999年“7•20”迫害开始后,妈妈对我说要去北京上访,我对妈妈说:“你放心去证实法吧。”那时年纪小,只觉得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师父救了我的母亲,所以带着一种为正义而牺牲的情感来看待。母亲被当地公安局从北京带回后,因骚扰不断,我们全家离开了得法的那个城市,离开了曾经朝夕相处的同修们。

以后的几年母亲一直处于独修的状态,而我却因为贪玩,一直都是带修不修,往往是心情不好了,身体不好了才看看书,炼炼功。这种情况一直到我17岁上高中时才改变。当自己独自一人面对着来自生活学习情感的压力,对人生的迷惘,以及身体上的种种病痛,让我从新拿起了搁置已久的《转法轮》,开始用长大后自己独立的思想来理性认识大法,并真正认识到,修炼是唯一能让我回家的路,开始认真对待修炼。

虽然多年来带修不修,但我清楚的知道,师父一直没有放弃我,一直在呵护着我,而大法早已经扎根在我心底,每当我面对世俗的诱惑而渐行渐远时,就会有一股力量将我从新拉回大法中,不让我迷路。2007年母亲没有闯过病业关离开了人世,给没修炼的亲人造成了较大的负面影响。对母亲强烈的情让我很痛苦,嘴里说着母亲是走了旧势力的路,内心却藏了一丝对大法的怨,用人心衡量着大法。致使所有人包括同修都不敢与我提母亲的事,而我也陷在情中,严重的干扰了我的学法炼功。就在此时,我所工作的公司楼下却发现开了许多婆罗花。

看到婆罗花开的一瞬间,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一切肮脏的念头仿佛都被洗去,真的感觉到原来师父一直在自己身边呵护着我,原来我并不是一个人,因为慈悲的师父从没有放弃过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2008年5月13日,我请回了一台打印机,开始制作自己需要的资料。由于学法不精進与对待制作资料的心态不到位,仅仅两个月我便被派出所绑架并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看守所里铁门层层,大监控器24小时运作,只要一炼功,管教就给值班的在押人员施加压力,对我们又拉又扯,骂声连连。面对着从未经历过的迫害,一开始我是害怕的,铁门一响心里就跳得厉害,对所谓的管教人员敌对心理很强。记得第一次给我戴镣,是因为我唱大法歌,几个在押人员将我抬到外面的走廊,一边强行摁住我的四肢,一边拿着剪刀将我一头长发剪去。那一次我哭了,一边哭一边也觉得自己不争气,在同修阿姨的帮助下,我开始背以前同修留下的经文,同时向内找自己,稳住心态,半个月后才解了镣。10月2日,因为我们坚持炼功,我和两位阿姨被穿针钉镣,第一次我和一位阿姨一边发正念一边将手从手铐中拿了出来,管教在监控器里看到,骂骂咧咧的闯進仓内给我们换了一副手铐,他们一走,我们又把手拿了出来,第三次他们找来两副更小的手铐,我们心里请求师父加持,加强正念,也取了出来,邪恶没招了,只好将我们的脚镣用锁钉住在原地。七月份的天气很热,我和一位阿姨将近两个月没有洗澡,全靠一位60岁的同修阿姨(因年纪大已解镣)给我们端屎端尿,打水盛饭,而管教还时不时地挑动仓内在押人员对我们施压。

面对着邪恶的叫嚣,我和同仓的两个同修阿姨,每天每个整点坚持发正念,坚持背法,向其他在押人员讲真相,教她们唱大法歌,给所长及管教写真相信……正念在不间断的背法中强大起来,心中不再是人为的想着出去,而是静下心来找自己的漏洞及怎样在看守所内做好三件事,周围的环境也随着心性的提高开始慢慢改变,那时我已经十六天没有解大手,肚子胀得厉害,脸色都成青的了,坐都坐不下。一位了解真相的在押人员心疼的说:“何苦呢小妹妹,你就低个头吧,为什么要为难自己?”也有人不理解的说看守所里我是最年轻的一个法轮功,为什么不好好地工作,谈恋爱,而是修法轮功呢?我微笑着反问她们:“很多人找了一辈子,蹉跎了一辈子才找到了大法,而我比他们早二十年找到了大法,我难道不比他们幸福吗?”

是的,每当想起师父就在自己的身边就会觉得幸福无比,强制的手段又怎能改变得了修炼者的心呢?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对参与迫害的干警说:“如果有一天地震来了,在你面前的那堵墙即将倒下来的那一瞬间,你能想起我对你讲过的真相,想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因此得救了,那我们今天的一切都没有白付出。”有的管教听了后,很真诚的对我说:“这个,我真心的谢谢你。”一次,哥哥姐姐领着60多岁的父亲来看我,看着他们满脸的担忧,我只强调一句:“大法弟子连生死都放下了还怕以死来威胁吗?我是会坚修到底的。”当时心里想的就是家都出了,又怎能六根未净呢?邪恶非法劳教我一年九个月,先后三次送我到医院体检,三次送我去劳教所,均因身体不合格而拒收,有一次看守所甚至想让我先吃药再体检,后来我当着劳教所人员的面揭穿了他们的企图。在师父的呵护下,历时五个月,我平安回到了家中。

我两次被迫害,一次被绑架到拘留所,一次是洗脑班。虽然没有做对不起大法弟子称号的事,但毕竟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自己不但没有抓紧救度众生,反而让身边的同修与海外的大法弟子为营救我而牵动人力物力。向内找自己一次次被迫害的原因:一、个人修炼基础不扎实。由于以前不是在学校上学,就是处于比较忙碌的工作环境,没有和身边的同修形成整体,加上年轻人的求安逸心、惰性等,使我长期不重视炼功,学法很多时候是走形式,求数量。常常是精進一段时间又不知不觉松懈下来。所以一遇到魔难,没有马上站在法上认识,更给了邪恶钻空子的理由。现在我认识到了背法的重要性,作为年轻大法弟子完全有背法的优势,只是这其中需要毅力和持之以恒的决心。但我想,如果想让自己尽快成熟起来,只有努力把大法装在心里,才能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好的三件事,成为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二、色心。从小我就向往着人世间的美好生活,向往着所谓的浪漫爱情,加上来自社会大染缸的污染,使我这方面的物质十分败坏。虽然懂得洁身自好,但看到长的好看一些的异性会不自觉的喜欢接触一些,甚至当别人对自己好一些时就会感觉温暖留恋,反映到讲真相中也是如此。有时被干扰的觉的自己看谁都是含情脉脉的。明慧编辑的有关去色心,修心断欲的文章也看了不少,却总是去不掉,我自己也觉的苦恼。而每一次被迫害之前几乎都会受到这方面的干扰,甚至被带动的很厉害以至在洗脑班时,邪恶安排来转化我的竟大多是与我年纪相仿的男孩子,不停的与我谈生活谈向往,企图消磨我的正念以达到转化的目地。向内找自己,一直对这方面的重视不够,从法理上也知道自己不对,却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神不放,更重要的是没有把这种后天的观念与主我分清,从一思一念上归正自己不正确的思想。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身负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在这抢人、救人的时刻,如果自己连这点都做不好,放不下,又怎能做好要做的三件事呢?去除色心,彻底洗净自己是我想在修炼路上成熟起来首先要做到的。

细找自己的根本执著,还是向往人间的美好生活,希望通过修大法可以完善自己,提升自己,改变自己的命运。记的被绑架到洗脑班时,我一度很困惑,前两次遭受迫害是因为自己不同程度的放松了精進的意志,但这一次明明自己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啊,为什么还会被绑架呢?其实当我产生这个疑问时,已经暴露出自己强大的执著心了。前两次的迫害使我心里产生了严重的怕心,面对面讲真相少了,出去发资料也常常有些胆突,对于救度众生总有些麻木的感觉,脑子里还时不时的翻出一些不好的念头,却没有严肃面对,相反还产生了一种只要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就不会被迫害的念头。带着这种怕心,求得保护的心学大法,本身就是对师对法的不敬,纵使三件事表面上看起来做的再好,也是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为做三件事而做三件事,没有真正把众生装在心里,无形中更是在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正法已到最后的最后,大法弟子已经走过了最艰难的时期,这段时间是给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用的,哪还有邪恶说话的份呢?慈悲的师尊将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我们多么有幸!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谢谢师尊的慈悲救度,在接下来暂短的时间内,弟子惟有尽快让自己在修炼路上成熟起来,做好三件事,才能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才能不负自己史前立下的誓约。也谢谢明慧网同修们这么多年的无私付出,为我们营造了一个这么美好的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