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闪光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

结缘佛法

得法前,我患有顽固性头痛、风湿病、妇科的多种疾病等,经多方治疗不见好转,又炼了多种气功以求解脱,结果,不但旧病没去,又添新病,真是雪上加霜。九四年又发现有子宫肌瘤,经常大出血,当时血色素只有三、四克,别人总是看到我的一张苍白肿胀的脸。自己感到走路、吃饭、喘气都无力,生命几乎到了尽头。到气功点上,别人看见我这张吓人的面容,怕我出意外,都躲着我,远离我。但我十分相信气功,相信修炼能消除我的疾病。

九四年春天,我时常眼前仿佛看到:家家都张灯结彩,在办喜事的那种喜庆场面。这是怎么回事呢?当时也没细想。过了一段时间,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我在一个小树林里奔跑玩耍,正玩的非常高兴时,突然有人喊:考试了!有人要我拿树枝在地上写一个“佛”字。这个字我很熟悉,就胸有成竹的拿起树枝在空地上写,不知怎么了,这个“佛”字,我却只写到一半就不会写了。我心里很着急,明明知道把佛字的那个弯拐过去,再写上两竖就行了。可到这就写不下去了,一着急就醒了。当时很懊恼、很后悔,这是怎么回事呢?我猜想,这梦是否提示我要皈依佛门,到庙里去念经呢?

过了不久,五月的一个星期日,我按常规到文殊院去练气功,在我练气功的地方不远处,围聚了很多人,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后,围观的人群散去了。我好奇的望去,从我对面走过来五、六个人,每个人都慈祥庄重。我心里想:“我刚才没赶上,说不定这些人里面就有我终身的师父呢!别错过机会,我得把他们都看仔细了。”我目不转睛的端详着他们从我身旁走过去。走过去后,我还依依不舍的回头望了好一阵,其中有个人说了句话:“不知能有多少有缘人呀!”这是我得法前与师父擦肩而过的真实场景,至今深深的珍藏在我美好的记忆中。

第二个星期日我去文殊院练功时,看到文殊院一块场地上挂起“法轮图形”、“法轮大法简介”,同时还有几位老年同修在那里打坐。那耀眼夺目的法轮图形,吸引我走進这个场地,学着他们炼功的动作开始炼功,从此我与佛法结缘,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开始修炼后,当我第一次翻开《法轮功(修订本)》这本书时,看到书上师尊慈祥的面容,惊奇的发现,这就是我在文殊院与我擦肩而过,我认准的终身师父。也许就是因为那次梦中考试不及格,才无缘当面聆听到师尊的亲自讲法,这是我终身的遗憾。

在集体学法炼功中,沐浴着师尊的慈悲关怀、呵护,在充满“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中幸福的修炼。经过不断的学法修心,大家法理清晰,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转法轮》)了解了什么是佛法?“‘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转法轮》〈论语〉)在修炼中不知不觉的改变了本体,百病全消,并净化了心灵。大法赋予我新的生命,那些为私、为我不好的物质逐渐在去除。我喜悦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感谢师尊给我们送来一部登天的天梯。

难中护法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的打压下来,瞬间乌云密布,腥风血雨迎面而来。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魔难,我感到困惑和惊讶!这么好的一部功法,这么神圣的大法怎么会这样被玷污?!我想我是大法的受益者,我要告诉他们这是千古奇冤。于是我和部份同修本着善念,冒雨到市政府上访,主要是告诉他们事实的真相,让他们了解法轮大法,还大法的清白。可等待我们的是电棍和警车。

1、進京护法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同修们经过深思,当地上访不成,就到北京。一批批大法学员不辞辛劳,顶着邪党的压力,坚韧慈悲的走向天安门,用生命去维护大法。在同修的帮助鼓励下,我三次進京护法。第一次進京失败,半路被截回来了。我吸取了教训,第二、三次進京,与功友一起,不再直奔火车站,我们机智的先坐一段长途公共汽车,到外地一个城镇下来,再买火车票,坐火车進京,到北京的前一站就提前下车,再转乘长途公共汽车到北京长途客运站下车,这样我们就突破了邪党的围追堵截,顺利的到了目地地。

这次我和同修来到天安门广场是二零零零年底,天安门广场笼罩着浓雾,阴冷透骨的寒风凛冽逼人。我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想好了要到广场中心人多的地方再打开横幅。突然看见一辆警车开来,从车上跳下两个恶警便衣,将广场旁两名证实法的大法弟子连拖带拉给绑架到车上开走了。一会儿,又有一辆警车开过来,又将几位证实法的大法弟子强行绑架到车上去了。邪恶十分猖狂,到处乱窜。我和同修商量了一下,分开走。我沉着的顶着寒风往广场中心走,刺骨的寒风冷的我不由自主的把手拿到胸前放在嘴前哈口热气,这一举动,惊动了身旁一个恶警。他跑过来就抓住我,我先问他:“你干什么?”他说:“你身份证呢?”我回答说:“在家里,谁出门还带着,丢了怎么办?”他又问:“知道法轮功吗?”我答道:“电视、广播不是天天都在叫吗!”他接着说:“你想炼法轮功吗?”我立刻回答他:“想炼,有地方教法轮功吗?”我反问他:“你是干什么的?你有身份证、有证件吗?给我看看。”他暴跳如雷的说:“想看我的证件到派出所去看。”他向远处招了一下手,对一个穿警服的说:“班长,这个人是法轮功。”我迎着穿警服的走上前对他说:“他问我想炼法轮功吗?我告诉他想炼,不信你问一问周围的人(围观的人很多),他们是不是都想炼,你们要教吗?我给你去问。”我转向人群,大声的说:“你们炼法轮功吗?这有人教,你炼吗?你炼吗?……。”我在人群中走了一圈,回过头来一看,那两个恶警转身走了,还回过头来骂我一句:“神经病!”就这样我从魔掌中脱了身。我刚走了几步,一位男同修(不认识,后来才知道是同修)走过来对我说:“你做的太好了,邪压不了正的。”我警觉的看了他一眼,对他说:“做好你自己的事,别跟着我。”他抱歉的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这个环境是该注意。”他边说边走了。我转身向广场中心走去,然后快速的把藏在大衣袖子里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高举起跑向人群,边跑边高声的用全部身心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一个恶警很快就过来阻止。但就在此时与我一起進京的同修也高高举起“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恶警听到同修的呼喊声离开了我又到那个同修那里去了。此时我是可以走开避免恶警绑架的,但我一心想的是证实法,完全忘记了自我在哪里,我只是一遍遍用真情、慈悲、大善呼喊着,希望能启悟世人的善念,请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这时又有恶警从后面跑过来,抢夺了横幅,扭住我的手,推着我向远处的警车走去。我边走边喊:“法轮大法好!”,无视恶警的存在。警车旁围了很多人,见前面的恶徒把一位同修一脚踢倒在警车旁。我走到警车旁时,就有所警觉,恶徒刚把脚伸过来踢我,我灵机一闪身,恶徒一脚踢空,差点摔倒在地,引起围观人群的一阵嘲笑。刚上警车,看见车里恶警举着警棍暴打一位男同修,男同修已被打倒在地上了。我冲上去,边喊:“警察打人啦!警察要打死人啦!”一边猛的把恶警抓住往一边拉,那时不知哪来的猛劲,一下把恶警摔倒在车子的座位上斜躺着,恶警都懵了。我刚要去抓恶警打人的警棍,后面有人拉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身后的男同修上来就紧紧握住我的双手,激动的哭了。我一看,就是刚才我脱险时遇到的那位男同修。我们在这里又相逢了,真是又惊又喜,双手紧紧的相握在一起。这戏剧性的变化,使恶警都看傻了,一切都静止下来了。不一会儿,恶警恢复了知觉,清醒过来了说:“不许说话,不要动!”警车很快就把我们送到天安门派出所。派出所里被绑架来的大法弟子已爆满,满院子里都是人。恶警又分批找来多辆大巴车把我们送往北京各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我被送到远离北京的平谷县看守所。

邪党的打压疯狂的升级,同修们在巨难面前遭受世上空前残酷的迫害,甚至付出生命。我在北京平谷县受到恶警非人的迫害。在冬季零下十几度的冰天雪地里,恶警把我毒打后脱去我的衣服,在地上泼上水,把我踢倒在水里,恶警穿着大皮鞋,踩在我的胸部,使劲往下压,压的我喘不过气,我拼命挣扎着抬起头来,他又把脚踩在我脸上,使劲在脸上揉搓。然后压到地上,朝鼻孔里插管子野蛮灌食,再戴上脚镣、手铐,拖到外面的冰天雪地里去冷冻,刺骨的北风吹来,我身上单薄湿透的衣服经寒风一吹,浑身透心骨的凉,冷的我不住发抖,灌食的管子没拔出来,一阵阵不住的呕吐,前胸的呕吐物,鼻涕、眼泪流了一身,因双手被铐在背后,只好任其挂在胸前,整个人完全变了样。回牢房后同修说:“差点都没认不出你来”。在这样寒风刺骨的雪地里冻五个多小时,倒在墙角。在魔难中我就是信师信法,我不断的背师父的法,充实自己,坚定正念,增强我的意志。杂案犯看见我手冻的红肿,穿在身上的湿衣服已结块发硬了,摸了我一下手冰冷,看我不行了,跑去报告恶警。恶警来了恶狠狠的使劲踢了我一脚,把我踢倒,我躺在雪堆中,还骂道:“你去死吧!”同修把我搀扶着架回牢房,帮我脱去湿衣服,三十几个人的牢房只有一位同修是当地的人,带進来一床被子,都盖在我身上,两位年纪大一些的同修抱着我,用体温给我暖冻僵冰冷的躯体,不断安慰、鼓励我,我真是感动极了,感恩同修的真挚友情。

2、劳教所护法

在北京被非法关押,经过天津等地几经周折又送回本地劳教所。那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女子劳教所,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间地狱。我们一到劳教所,恶警和包夹人员(吸毒犯人)看管我们,不准我们说话,不准随便上厕所,要大小便必须得先报告,他们允许后才能去,并长时间不让洗漱。更恶劣的是每天早上从六点钟开始就体罚我们面壁站立,双脚尖要抵墙,整个身体贴墙站立,脸几乎都贴在墙上,还要求两眼必须睁开,不准闭眼,身子也不准动,稍微动一下,邪恶的包夹就从后面毒打。他们要我们就这样一直站到晚上十二点,有时到第二天凌晨一、两点才准睡觉。一天站下来弄的人头晕脑胀,全身骨关节、肌肉都肿胀疼痛,全身痛的象散了架似的。没过几天,我被这种酷刑折磨的双脚、双腿全都肿的发亮,一按就是深深的一个大坑,同时血压也升高了。为了心中坚定的信念,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我就是信师信法,每当面壁时我就不断的在心中默背师父的法,《论语》、《洪吟》及师父的其他经文,能记的多少就背多少,反复不停大量的背,整个大脑里充满的都是法。在残酷艰难的环境中,背法确实充实了自己正的能量,增强了自己的正念和意志。

和我同室的L同修绝食反迫害已三个多月,信师信法,正念坚定,不配合邪恶强制洗脑转化,面对生死坦然无惧,她正念正行,做的非常好,劳教所的恶警都震惊了,害怕了。邪恶害怕她影响其他大法学员的洗脑转化,收拾了一间堆杂物的房间,准备把她单独关押。她看穿了邪恶的阴谋,知道要离开我们了。她找机会悄悄的告诉我这个情况,并对我说:你今后带着大家(指同室同修)一起做好,一定要信师信法,坚定正念,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同时做了一个握拳的手(表示坚定)。刚说完,牢门打开了,她被带走了。临出门时她回头望了我一眼,给我一个坚定正念的眼神。同修的嘱托、信任、责任、寄托的希望与鼓励,加之坚定的手势和眼神,给我增强无穷的勇气和正的能量。

在劳教所恶劣的环境中我和同室的同修互相鼓励,不断的背师父的法,充实、加持自己的正念,不配合劳教所强行洗脑的迫害。有一次,邪恶强制洗脑,邪恶给我们读攻击污蔑大法,辱骂师父的恶言烂语后,要我们每个人写感想,我们都不配合邪恶的命令、指使和要求,全部拒绝,不写。邪恶气的暴跳如雷,先换掉看管我们监室的“室长”,骂“室长”无能,马上就换上一个为人凶狠的吸毒犯当“室长”。他们气势汹汹的要从监室带我们去恶警的办公室,妄图使用残暴的手段迫害我们,迫使我放弃信仰。我们都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看到邪恶凶狠的架势,下楼时,甲同修碰了我一下,用疑问的眼神问我怎么办?我回给她一个坚定的眼神,同时把手拿到胸前,有力的握了一下拳(坚定信念)。到办公室前,恶警正在开各监室的“室长”会,恶警正在训话,让我们在门外等。我心里不停的背师父的法,充实自己,没有了胆怯、害怕、增强了正的力量和勇气。此时,乙同修离我远一点,探过头望了我一眼,我迎着她的目光自信的把头一扬,给了她一个坚定正念的信息。邪恶的会开完了,他们把我们推進办公室站立,用不怀好意、杀气腾腾的目光在我们周围上下打量。这时,我突然出现了病业状态,全身不停的颤抖、抽搐,恶警和包夹人员都愣住了,不知所措。这时恶警害怕了,当初满脸杀气锐减,叫我们回去好好休息。这样的结果,我心里明白,是我们走正了,师父在帮我们化解了这场邪恶的迫害。此后,我们的环境稍微改善了一些,由体罚每天面壁十八~二十个小时,改坐板凳,也没有给我们提出什么苛刻的要求了。经过这事后,同修们都明白了,只有我们同修之间互相配合好,坚定正念,信师、信法,师父的洪大慈悲时刻都在我们身边,看护、保护着我们。

有一天,我想: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应该早些回去救度更多的人。不久,劳教所强行检查身体,查出我肝、心脏、血压都不正常。当天晚上师父点化告诉我,在一个星期的某日回家,果然很神奇、准确,那天我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珍惜生命抓紧救度

师尊告诉我们:“救度世人这件事情只有大法弟子能做,责任重大。”(《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听师父的话,抓紧时间和机会做好讲真相救人的事,才对得起师尊对我们的呵护与厚望,对得起众生的期盼。

1、发真相资料救人

刚开始从劳教所回来,同修误解我,对我冷淡,传递资料都回避我。救人的事不能等啊,怎么办呢?我不等不靠,找来纸笔自己手写,自己到处粘贴,家属小区、街道、医院、电话亭等地方都贴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真相短语。后来,我嫌麻烦,买支红笔,走到哪写到哪。渐渐的同修消除了对我的误解,我又溶入同修的集体中。为了使真相资料更有效的救人,我和同修配合,把真相资料、真相光盘、《九评》等都送上楼,挨家挨户挂在门上,贴在门框或投入报箱里,真心希望有缘人看明真相,明辨是非,都得救度。

在发资料的过程中,有时也会遇到一些不顺利的麻烦事。如有一次,到一学校家属区去发《九评》,我观察了一下,看前后无人,转身拐走進一幢楼,刚走到一单元,突然从正面前方四单元窜出一个中年男子,不怀好意的盯着我看,我马上发正念,冷静的放慢脚步往前方走,想等他走过去,谁知他故意慢慢的走,一直盯着我,当时我明白遇到盯梢的了。此时,没有退路了,心想“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我便大胆的迎着他走过去,接近三单元楼口,我和他擦肩而过,我稍加快脚步,到四单元前无路了,我停顿一下,咳了声,悄悄观察了他一下,他在二单元楼前回头看我。心想不管怎样,救人要紧,便沉稳的走進四单元楼口,快速奔跑上楼,把《九评》挂在几家门外把手上,快速下楼,刚要走出单元楼口,见他匆忙返回到四单元楼前了,他看见我装着无事一样,去观看道路旁的花草。此时,我机智的转身向楼上大声喊:“张老师!张老师!”连喊两遍无人应答,我又摸出手机假装打电话:喂!张老师吗?……好……好……没关系,你好好陪朋友过生日,我改天再来。这样我就堂堂正正的走出去了。

2、讲真相劝三退救人

面对面讲真相,开始还有怕心,在同修的带动下我也是由不会、不好意思、张不开口,慢慢的也能讲了。我和同修配合,一人讲真相,一人发正念,清除解体阻碍有缘人得救明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每次去讲真相,是一路走一路讲,穿大街走小巷,一般都要走上三、四个小时,不漏掉一个有缘人。越做正念越强,怕心也越来越少了。有时也能讲退十几人,或几十人。劝世人三退时,有些人一讲就同意退出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没有什么障碍。有的同意退了,还告诉你,他看过《九评》及其他真相资料等,还真心的谢谢你。有时讲真相劝三退也会遇到不仅不听,还很烦你、反感你,更有甚者还说要举报你的人。遇到这样的人就要做到不急、不躁、不泄气,并智慧的处理。我们不断的总结经验,讲真相时,要注意说话的语气、方法,带着一颗纯净救人的心,站在对方的角度为他着想,将对方当成我们自己的亲人,我们的善念才能熔化一切不正的物质,使人得救。我们只要时刻想着救人,师父就会把有缘人安排到我们身边听真相。

有一次我和同修坐车到乡镇去赶场讲真相,为能多救人,一斤小菜我分两个摊位去买。我看见一位老大爷面前只卖一小堆青椒,我问他生意好吗?他声声都抱怨、骂邪党的不好,我顺着他的想法给他讲真相,邪党贪官腐败,不管老百姓的死活,灾多难大,天要灭中共邪党等,让他退出中共邪党的组织才能保平安,我们老百姓不就是图个平安吗!他很高兴的退了。连声说:谢谢!这时又来了一位中年妇女,问青椒辣不辣?大爷很为难的样子,不回答。我就告诉他说:你就说真话,是什么样,就说什么样。那位妇女接过来说:对,我就喜欢真诚的人,法轮功就讲真话。我听后惊喜的对她说:你了解法轮功?她说:知道法轮功是好人。我问她三退了没有?她说:为什么要退?我就是这里的××干部,我说:不管你干什么工作,什么职务,咱们今天有缘,为了你的未来,我要告诉你真相。当初你加入邪党组织时,发过毒誓,把生命都交给它了,天要灭中共邪党,你不顺天意退出邪党组织,灾难来了能保你生命平安吗?生命是你自己的,你要做明智的选择,不要错过机缘。她恍然醒悟,急忙说:快给我退了,我什么都参加过了,太谢谢你啦!我说:你要谢,就谢我们师父吧!我给她真相光盘、护身符,她高兴的接过去并连声谢谢,还要给我钱。我告诉她:光盘不要钱,回去后你一定要告诉你的家人、亲戚、朋友,赶快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才能保平安。看到一个个生命得救后的喜悦,我们更要珍惜世人宝贵的机缘,不要错失良机,抓紧时间多讲真相,多救人。

在一次讲真相中,马路对面一位老大爷在垃圾桶前捡破烂,我刚要走过去讲真相,同修拉了我一下对我说:“别去了,你看他年纪多大了,肯定没上过学,也没入过党团队”。我对她说:“咱们讲真相救人,哪能分贫穷贵贱,老与少,生命都是一样的,别让他失去机缘。”同修马上说:“好,多谢你提醒,我们过去对他讲真相嘛!”。我们走过去轻言细语的给老大爷讲真相,耐心的一遍一遍的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大爷认真的跟着念后脸上露出笑容,不断的说:“谢谢!谢谢!”。珍惜众生的生命,带着真诚的善念去对待每个有缘人,才能有更多的众生得救。

3、用真相币救人

我讲真相救众生的又一个重要方法是使用真相币。自从师父肯定使用真相币讲真相后,我一直坚持用真相币购物。真相币流通面广,传递快捷,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震慑邪恶,解体恶党中起着巨大的作用。有的人因为看了真相币而找《九评》,看明白了真相;有的人因为看了真相币而做了三退;有的人因看了真相币了解真相后从此走上修炼之路。因此,我也很重视用真相币救人。如到菜市场去买菜,不同类型的菜可分到几处去买,甚至同一类物品也可分散在不同的地方买。比如我买一元钱的面条,就到两处去买,每处买五角钱。这样真相币流通面就要广一些,救人也更多一些。

十年来,无论是寒冷的冬天,还是炎热的夏季,救人的脚步不停,只要是正法救人的事,我都用心尽力做好,我经常感到浑身充满活力和愉悦。但与精進实修的大法弟子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在这正法的最后阶段,我一定要不断精進,不能放松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