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难之时喊师父 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二日】最近不断有同修离世的现象出现,有病业走的,有车祸走的,还有其它各种形式走的。这让我想起七二零后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最疯狂时期,邪恶就叫嚣对大法弟子“肉体消灭”的那一幕。我悟到:同修的意外离世,都是旧势力因素插手迫害造成的,以消减我们整体的力量,在起着干扰破坏救度众生的作用。

对此现象,大部份同修都认为主要原因是离世的同修有漏、人心太多、学法少造成的,因此表现出无可奈何。是呀!如果同修要能够做到平时注重实修学好法,当然什么问题都不会有,全都能在大法中善解,也就不会出现迫害了。

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谈一下我是如何走过危难闯过生死关的,又是怎样在师父的慈悲挽救中,否定了旧势力对我的“肉体消灭”,仅举几例:

一次我和八位同修夜间开车去偏远山村发真相,被恶警发现。当时车上只留下我一人,车上装有六箱《九评》和其它真相资料。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操控恶警,开着警车追我。恶警用高音喇叭喊我让我的车停住,我就是不配合邪恶。我那个时期法学的少,但心里还记着师父说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开着车只管往前冲。

刺耳的警笛声划破夜空,恶警开车追出四十多里地,数次欲超我的车,我就是不让道儿。这时空气都好象凝固了,我头脑中不知哪蹦出来的思想:“这小子不配做大法弟子,今天就要他的命。”黑夜变得那么的可怕!更可怕的是:我本性的一面感受到:黑色的夜空中,有一层浓浓的黑云笼罩着我;我意识到黑云上方站着几位正神,其中有的是道士打扮,仙鹤在焦急的盘旋,他们真的是显得束手无策的样子。

恶警看我不停车,就调来两辆摩托车来拦截我。我见迎面来阻拦的两辆摩托车,就直冲过去。他们被吓得把摩托车疾驶向路的两侧。恶警真是抓住我人心的漏洞和不符合法的地方,非得要置我于死地不可。他们又调来一辆大货车,一下子拦在路中间。结果在警车、摩托车的追阻下,由于我车速过快,没看见路中间突然出现大货车拦路,就听到“轰”的一声我的车撞在大货车上。

我不知道自己昏迷了有多长时间。苏醒时,记忆中有一朵雪白的莲花旋转着下降。恶人们围着我,我听到他们说:“这小子车上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呢?”一个恶人大叫:“这小子还有点儿气。”还有个人问我上医院吗?我说:“要开车回家。”他们忙说:“那就开你的变形车回家吧。”于是我满脸是血在同修们的配合下返回了家。

回来后深思查找了自己,为什么能碰到如此生死的大难呢?我找到是自己过份的执著情和男女间不检点,造成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那么又是什么原因使自己死而复生的呢?为什么六箱《九评》和其它真相资料在车里,那么多恶人被邪恶操纵,却没有发现呢?

回想起在我开车撞在大货车的一瞬间,我的本性一面大喊了一声:“师父救我!”就这一句话,我站在了法上,我的肉身生命和车上的真相资料才得到了师父的保护。如果当时我没喊师父,我真的是被旧势力“肉体消灭”了。自己那时正念不足,法学的少,人心还多,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是不可能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肉体消灭”的。我悟到:自己在生与死的危难时刻喊师父!就这一念是站在法理上的,真的能得到师父的保护。

此事让我知道了修炼的艰苦和严肃,也明白了学好法,按法的要求做,邪恶是不敢动的,同时悟到一个理:修炼人关键时,能不能站在法上运用法,能不能按法去做,能不能真正相信师父,这是修炼人的根本。在重大考验面前、生死关难面前,能不能想到师父和法,那真是人和神的区别。

几年过去了,我又经历了十几次的大难,都是第一念喊师父,使我闯过难关,化险为夷。

比如:一次在车毁人亡的一瞬间,我第一念就喊“师父救我”,结果车掉入六、七米的深沟,但人和车安然无恙。还有一次在夜间,我和两车相错后,一辆小车突然横在马路中间,我刹车已是来不及了,只有两车相撞了。就在这一瞬间,我第一念就是大喊一声:“师父救我!”结果奇迹出现了:我的车贴着路沟边儿,腾空而起绕过横在马路中间的汽车,安全落在马路上,车内五位同修安全无恙,又是一次死里还生。这些年十几次的生死大难,都是我第一念喊的是师父而避开的。

此文只是从单一角度所谈,旨在抛砖引玉。愿和同修共同合力在法上交流,破除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肉体消灭”的安排,达到整体的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