旱灾与冤屈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2010年的春天来临了,人们祈祷着风调雨顺,渴望着五谷丰登。然而在中国,历史罕见的旱灾正在中华大地蔓延。

据3月3日报道,“目前,中国西南、华南和北方部分省份的旱情仍呈发展态势。云南、贵州、广西、重庆、四川五省区旱情形势非常严峻,全国1500万人因旱饮水困难。由于遭受严重旱灾,目前,云南、贵州、甘肃三省受灾人口超过2630万。下一阶段保城乡居民饮水安全将是中国抗旱救灾工作的重中之重。

当前云南、贵州、广西、重庆、四川西南五省区旱情形势非常严峻,其中云南大部、贵州西部和广西西北部的旱情已达到特大干旱等级,人畜饮水困难尤为突出,给当地民众生产生活造成严重影响。据云南省民政厅报告,截至2月25日统计,云南全省有1380万人不同程度受灾,597万人、359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331万人因旱造成生活困难需政府救助。

近期,贵州、甘肃两省旱情不断发展。据民政部统计,截至3月1日,两省受灾人口达1257万人,350万人饮水发生困难。”

中国为什么发生如此严重的旱灾?是自然灾害还是天怒天谴?我们先来回顾二百多年前的一次旱灾。

1800年的春天,中国也是普天大旱,当时清朝的嘉庆帝亲自三坛求雨,虔诚祈祷而雨未至。他畏天敬神,想到了那个因为直言向他进谏,而他却借助皇权发泄私愤的洪亮吉。洪亮吉被抓捕、承受牢狱之灾后又被流放新疆伊犁。洪亮吉一片忠心却因言获罪,是被冤枉的。持续大旱,难道是苍天在谴责自己不内省,还加罪于忠臣?难道是失政失德才招致天谴殃及百姓苍生?嘉庆帝开始重新思考对洪亮吉一案的处理,决定还洪亮吉一个清白。于是嘉庆帝降旨释放,又亲自将圣旨手抄一遍,当抄到最后一个字时,嘉庆帝潸然泣下,泪珠掉在圣旨上,就在此时,一声惊雷响彻天空,大雨倾盆而至,旱情顿解,这就是《清史稿》中有名的“诏下而雨”。嘉庆帝的及时反省和改过,得到了神明的认可,普天降雨。

中国人自古敬天畏神,相信“天人合一”“天人感应”,认为如果世间发生违背天理道义之事,就会出现天垂异象、地现灾兆,这些都是上天在警示帝王,要他们修正自己,方能化解灾祸。古人认为:如果天子违纲悖纪,号令不顺,人心虚哗愦乱,刑罚妄加,欺师灭祖,滥杀无辜,则烈日高照,大旱连年。也就是:人有过天示警,不改过天谴至。那么,现今的中国一定也有刑罚妄加、滥杀无辜之事。

自从中共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组织以来,采取了集古今中外一切最下流、最恶毒、最无耻的手段,对待这些虔诚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中共不但在宣传上诬陷、诋毁、诽谤,而且还非法抓捕、酷刑折磨、杀戮他们,甚至还活体摘取这些修炼者的人体器官进行贩卖,这种惨绝人寰的行为被西方社会认为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截至目前,已经有三千多名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死。在劳教所、监狱等中共的黑窝里,四川的魏星艳被强奸,辽宁的高蓉蓉被电击毁容,黑龙江的王斌被活活打死……文明的古国成了人间的地狱,虔诚的信徒成了中共镇压的对象,成为罪人和囚徒。这难道不是千古奇冤吗?这难道不会招来天谴吗?为什么中国近年来的灾害不断?是中共的暴政、滥杀无辜导致的。

一个封建社会的帝王况且能够在旱灾面前内省、思过、悔改,为黎民百姓祈雨、为冤屈者平反。而自诩“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共,在连年灾害面前,在几千万人饮水困难,土地开裂、江河断流的大灾面前,为了国家和人民,有些什么悔改呢?不但没有一丝忏悔,而且还在背地里更阴毒地用药物致伤、致残、致疯这些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

中共历史上利用谎言、暴政和斗争杀害了八千万中华儿女,这是罄竹难书、人神共愤的罪恶。生活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是我们的不幸,及时地明辨是非、善恶,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才能不受中共牵连,给自己命运的未来以光明。